笔趣阁 > 阴阳大神官 >第249章方洁的2大爷


    猜不到。
    我便不去猜。
    如此,我只好问:“道友,我猜不到,还请明说。”
    他摇了摇头,说道:“猜不到就算了,都无所谓,总之,你不必上峰,请回吧。”
    现在看来,这家伙是知道我的,但他说我不必上山,难道他知道我要找巽季道人方巽,这不太可能呀。
    今天是带着目的来的,现在,达不到目的,我自然不会轻易这么离去。现在,他不让我上峰,自然要给钱个满意的回答,不然,我就要上峰,他能奈我何。
    如此,我道:“道友,你光是不让我上峰,总得给我理由吧,你也知道,我千里迢迢从扬州赶过来,你一句话让我不要上峰就把我打发,这似乎不太可能吧。”
    他顿了顿,这才说道:“你七情六欲不清不静,没有归心,上去也是白上。”
    这怎么扯到七情六欲去了。
    我也不知道这家伙到底是怎么知道我的,也不知道他为何拦我,难道他知道我要找巽季道人吗?
    就算知道,难道他就知道巽季道人一定不见我吗?
    他和巽季道人什么关系?
    想到这些,我尝试问:“你和巽季道人什么关系?”
    他又笑了起来,说道:“自然是有关系。”
    他承认有关系,但又不说是什么关系,真不知道他是什么想法。
    不过,这倒让我明白了一些东西,方巽肯定是隐世高人,实力不说半圣,怕也差不多了,所以知道我会来华崇山倒也不稀奇。
    当然,他知道我这么一个人会来华崇山,但怎么知道这个人就是我,毕竟,不管是方巽还是这中年人,恐怕也是第一次见我呀。
    难不成他们也见过我父亲陈亭光?
    虽然我没见过老爸是什么样子,但当初林姨光凭我的长像就认出我是陈亭光的儿子,这证明我和老爸是非常像的。
    除了这个理由,我想不明白。
    随之,我又问:“你认识我爸?”
    “认识。”
    他没有否认,随之又道:“不但认识你爸,还认识你爷爷。”
    想来也是,方巽和爷爷是有渊源的,说白了,以前肯定是老关系。
    可是,这我就不明白了,又问:“既然如此,那么,为什么不让我上峰?”
    中年人再次重申,说道:“我刚刚说过,你的心还没有归一。”
    不懂,就问:“我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他神色间有些犹豫,似乎有些不太想说。
    他不说,也无所谓。
    正所谓不到黄河心不甘,今天,不见到巽季道人我肯定不会罢休,随之绕开他继续上峰。
    这一下,他再次拦住了我。
    说道:“巽季道人姓名方巽,有一个侄孙女叫方洁,这你总明白了吧。”
    这!!
    我当场就……
    方巽姓方,方洁也姓方,我怎么没有想到呢?
    但是,只是同姓而已,我怎么又能联想到呢?
    再有,方洁也不知道我要来华崇山,连我来京都她都不曾知道。
    还有,方洁的二大爷是方巽,按道理他的命理方面,有方巽在的话,哪里轮得到我的爷爷来安排?
    不对。
    我突然想到一个可怕的问题,当初爷爷把我和方洁换魂,这么大的事,方巽不可能不知道。
    再说,爷爷和方巽是老交情,虽然不知道他的交情有多深,渊源有多深,但想来也不是泛泛之交。
    如此一来的话,我有一个非常大胆的猜测,那就是爷爷把我和方洁换魂是得到方巽认可的,是他同意这么做的,方巽支持爷爷的做法。
    这怎么看都觉得不可思议。
    实在是想不通。
    对了,这又让我想到一件事,当初在盘山脚下,苦一道人在见到方洁之后,称方洁为小方洁,对方洁敬让三分,这苦一道人是不是知道方洁的二大爷是方巽,所以这才敬方洁?
    我想,应该是这样的,不然,苦一道人怎么说也是玄门一流的大家,除了像方巽这种超越一流大家,甚至离半圣不远的人物,又有谁能让苦一道人如此卑躬屈膝。
    同时,这也侧面印证了方巽的不简单。
    这一刻,我的思绪是非常乱的。
    用了少许,我这才定神,现在,一切基本都通了。
    不过,我还是不明白心没有归一是什么意思 ,我再次问:“心没有归一,指什么?”
    中年人说道:“因为你的心里还有别人,等哪一天你和方洁结成连理之后,再来华崇山吧。”
    这!!
    我心跳得特别的厉害,这已经证明了我之前的猜测,方巽知道,或者说同意爷爷把我和方洁换魂。
    以至于到了今天,方巽仍然坚守了爷爷对我的安排,便是和方洁结为夫妻。
    不然,他也不会提出这个要求。
    对于方洁,我很想帮她,抛开爷爷的安排,这是单纯的从朋友角度出发,方洁人不错。
    但,我喜欢的是秦妙雪,秦妙雪也喜欢我。
    再有,正值秦妙雪性命攸关的时候,我又怎么能弃秦妙雪而去。
    总之,我不能。
    我虽然也很想救方洁,但我无法做到抛弃秦妙雪。
    这一刻,我隐隐体倒什么是:世间安得又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思绪有些乱。
    但我知道,今天没必要上峰了,即使是见到巽季道人,他也不会帮我。
    我也终于知道,老爸为什么斗不过爷爷。
    老爸为什么斗得过呢,呵呵,连方巽这样的人都要帮爷爷,老爸想斗得过,简直就是扯淡。
    而爷爷究竟有什么样的魅力,能让方巽同意并且支持爷爷把我和方洁换魂,我不相信只是有交情这么简单。
    然而,真相是什么,我不得而知,猜也猜不到,甚至,猜测对爷爷和方巽来说,是一种亵渎。
    罢了!
    罢了!
    我心里明白,现在放弃秦妙雪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也没有必要再上峰去见方巽,虽有不甘,但也无可奈何。
    不过,既然来都来了,在准备离开之际,我道:“既然上峰的路不通,我也就没有必要再上,不过,我走之前,想请教一个问题,中了阴毒,何解?”
    中年人却是笑了笑,说道:“自有解时终会解,无解之命终无解,看各人之命!”
    去他丫的,这不等于没说吗。
    心里不爽,再问下去也没有意义,我转身下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