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乾隆四十八年 >第571章各有所需

  跟着雷神号来北海镇的人里,无论是广南使团还是琉球使团,亦或是林氏父子,见赵新是他们此行的重要目的之一。问题是赵王爷一时半会儿根本回不来,眼下他正带着后勤部队朝乌里雅苏台进发,毕竟对于北海镇来说,拿下外蒙才是今年最重要的事。
  琉球使者倒不是很着急,既然是谢恩那就得做足姿态,无论如何得见赵新一面。更何况他们对北海镇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希望充分了解一下“新大腿”的实力。鉴于作为使团正使的“三司官座敷”郑章观曾在北京国子监留学三年,于是陈青松便让江藩出面,先带他们去各地参观一下。
  至于广南使团急于和北海镇敲定诸多合作细节,所以在休息了两天,大致在西拉河东岸转了转,便迫不及待的就要求展开会谈。陈青松无奈,只得吴思宇出面应付。
  作为阮福映的代表,黎文悦一上来就对北海镇的兵强马壮、民生安乐大大恭维了一番,接着就提出希望再获得一笔北海镇的无息借款。
  吴思宇愕然道:“2月份不是刚给了贵方一笔50万两的无息贷款吗?”
  黎文悦摆出一副非常为难神色的道:“嘉定和平顺二府屡遭战火,民生艰难。五十万两除了向暹罗购买金属打造农具,还要购买船只,打造军械和大炮。另外平顺府沿海要地还得增设炮台,加强防御,以防西山伪朝反攻。”
  跟着黎文悦一起来的邓陈常补充道:“之前邓提督校阅我广南兵马时,说士兵的火枪训练次数太少,建议吾王命五军都统府将每年的训练次数提高两倍。”
  吴思宇好奇的道:“敢问你们的士兵以前训练,每人打多少发子弹?”
  邓陈常道:“六发。”
  “一年训练几次?”
  “之前是一次,邓提督跟吾王建议后,改为三次。”
  我去!吴思宇听了满脑门的黑线,心说这不是玩闹呢么,难怪打不过西山朝。不过在他看来,一年三次训练打十八发也不多,平均一个月还不到两发。北海军现在每个月光是步枪的实弹射击训练就是10发,更别说其他武器了。
  可是他不知道的是,这年月不管是广南还是西山朝的军队,士兵的主要武器并不是火枪,而是剑槊、马刀以及铜制大炮。由于财政上的窘迫,阮福映对火枪的使用非常苛刻,每队50人中只有5人拥有鸟铳,士兵每年进行一次射击演习,只允许使用六发子弹,超过数目得自掏腰包。
  要知道广南当地没什么矿产,纺织技术又不行,能用于贸易的只有大米,不管是铅还是硫黄、硝石,都得从暹罗和缅甸购买。邓飞的建议让阮福映多花了好几万银子,把他心疼的不行;好在广南的火枪兵因为训练次数大大增加,整体射击水平也随之显著增强,数次打退了西山朝的反扑。
  事实上广南使团这次来除了要钱,还希望向北海镇购买一批军火。去年雷神号协助他们攻打藩切城的过程中,雷神号上的大炮给阮福映君臣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他们这才明白,法国人的青铜炮跟北海军的大炮比起来就是个屁屁!
  开什么玩笑,122炮是北海军的镇国利器,本时空暴打一切刺儿头,绝对不会外销!吴思宇随即向他们推荐了“87式”12磅钢制前装炮。
  当听说12磅的钢炮居然要五千两白银一门,黎文悦和邓陈常顿时倒吸一口凉气,心说可真够黑的。不过得知这种炮的最大射程竟然超过了四里,最高射速可以达到每分钟四发,邓陈常马上就提出要亲眼见识一下。
  吴思宇笑道:“这个简单,后天下午如何?”
  邓陈常大喜道:“感激不尽。”
  在另一时空历史上大放异彩的M1857十二磅炮已经很不错了。虽说属于滑膛炮,可在使用公斤的标准发射装药时,可以将标准的12磅炮弹以5度的射角精确地投射到1480米的距离;当射角为10度时,则可达到1911米。
  而北海军的“87式”仿制型由于采用了高强度锰钢,使得壁厚更小,将炮身的重量从公斤减少到了500公斤,全炮组合--即全炮加上前拖车和附带弹药箱的重量不超过1400公斤。另外就是北海镇出产的炮用黑火药由于采用了最佳配比,并使用了高纯度的硝酸钾,其威力远超同时代的其他黑火药。
  眼下“87式”前膛炮已经销往多个地区。除了哥萨克酋长国,阿伊努王国和岛国也买了不少。比如江户幕府就买了一百门,而仙台藩因为是北海镇的最佳狗腿,也毫不相让的贷款买了八十门;至于长州藩因为地小人穷,实在不能跟前面两位比,咬着牙象征性的买了十门。
  这天底下最赚钱的生意就是卖军火,要知道卖军火可跟卖萝卜不同,买家买到的不光是武器本身,更是一种标准。俗话说“上船容易下船难”,用了北海镇的武器,训练、弹药、零备件更换和保养都要花钱,妥妥的一本万利。
  广南使团这边被说的心痒难耐,而跟他们一起来的伯多禄因为是受了法属东印度公司的委托,所以要单独另开一场谈判,负责接待他的是于德利。
  虽说身为“巴黎外国传教使团协会”的一员,伯多禄为阮福映的复国大业可谓操碎了心,然而他在阮福映政权中的地位并不高,甚至想当尴尬。
  别看这位传教士曾带着阮福映的儿子阮景去巴黎转了一圈,甚至还见了路易十六,可除了一份干巴巴的协议,干货半点没有。
  这位在广南政权的正式职务叫“达命调制战艚水步援兵监牧上师”,不过由于法国政府连一个援兵也没派,纯粹是徒有虚名。同时由于他热衷传教,引发了基督教文化与儒教文化的冲突,在广南政权里并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
  事实上伯多禄不知道的是,广南政权里如今有不少人都想干掉他,甚至还向阮福映上疏请杀之。不过眼下阮福映还谈不上强大,又正在用人之际,只好劝慰手下,把事情给压了下去。
  其次,由于北海镇的出现,阮福映如今更倾向于巴结这个将会替代满清的汉人政权,因此伯多禄的“皇子老师”的地位也受到了排挤。因为见识到了江藩和钟怀这样的人物,如今世子阮景的第一老师是儒家学者范文仁,其地位远高于伯多禄。
  传教士阁下面对如此局面,痛定思痛,觉得根源还是因为法国政府太不给力。在他看来,法国政府的疲软直接体现在了东印度公司支持力度不足;而后者的问题除了受摇摆不定的海外贸易政策影响,最主要的就是英国东印度公司的咄咄逼人。
  于是当他收到勒克莱尔总督的信后,立刻就向阮福映提出一同北上。只要法属东印度公司强大了,对广南的支持力度就会加大,而自己的地位自然会水涨船高,由此更可实现法国和北海镇共同主宰南中国海和南亚大陆的美梦。
  “尊敬的于先生,这是我受勒克莱尔总督所托,代为拟定的一份双方合作协议的草案,请过目。”
  于德利原以为对方是用法文书写的,心说这我哪看得懂。可谁知打开一看,上面居然是法汉两种文字的对照版。他随即掏出眼镜戴上,一目十行的略过开头的废话,寻找到关键条款,只见第一条就是请北海镇派船派兵去法国,救出路易十六一家子,而出兵的人数要求至少是三千。
  看来法国人是真着急了。于德利想到这里,随即对伯多禄道:“这件事我方内部已经讨论过,考虑到雷神号的荷载能力,我们最多能出动五百人......”
  “阁下,这远远不够!”伯多禄一听就急了,五百人够干嘛的。
  于德利道:“阁下,五百人足够了!五百名北海军完全可以抵三千人用!”
  他心里补充了一句,要是赵新也跟着去,估计等能顶五千人。
  “我们这次除了出动雷神号,还会有一艘大型炮舰随行。您看这样可以吗?”
  “我代表总督和我本人向您表示衷心的感谢!”伯多禄闻言大喜,北海一号的火力他可是见过的。
  伯多禄和勒克莱尔之所以急于这样,主要原因就是两人一是天主教士,一是贵族。
  贵族拥有诸多特权那就不必说了,而天主教僧侣更是高高在上,不仅不用交税,还要向农民征收10%的“什一税”。
  事实上国民议会上台后,一直在和法国教会进行斗争。他们的政策是神父和主教必须通过选举产生,这从根本上打破了罗马教会的权威,实质上是要将法国教会一举转变成新教;即使教义上一时无法做到,至少形式上要完成这一转变。
  如此一来,大批忠于罗马教会而反对新教的教士对国民议会愈发不满,伯多禄也是其中之一。而救出支持天主教的路易十六,自然就成了他的首选目标。
  “那么关于本地治理方面......”
  于德利大致看了一下后面的条款,除了支援武器,派遣作战人员,还有就是双方利益的划分。在这种事上,他觉得为了以防有诈,还是拿回去让精通法文的邓飞看了更稳妥。
  果不其然,当陪老婆在家的邓飞在反复看了几遍伯多禄的草案后,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对于德利解释道:“他们还真把咱们当傻子了!”
  “怎么说?”
  “光让咱们出兵出力帮着抵御英国人,打下的地盘怎么划分一句没提!海得拉巴我们可以不要,可马德拉斯港口那里我们必须得分一杯羹,要不以后我们的船从马六甲出来连个补给点都没有。老于,你给赵新发个电报吧,看看他什么意见。”
  于德利盯着邓飞看了好一会,直到把对方看着浑身发毛,这才问道:“你原来是个挺平和的人啊,怎么去了一年南洋回来,竟也成了个鹰派分子?”
  邓飞呵呵笑道:“什么鹰派鸽派。要不是赵新想在欧洲搞事,我才懒得想这些呢。以后船出了马六甲海峡到欧洲这一路,无根无萍。斯里兰卡、马尔代夫、塞舌尔群岛、马达加斯加,沿着印度洋这一路,没有几个据点真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