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都市仙尊 >第3472章无可匹敌
老四临死前的爆发,封印了创世戟!
此刻妖师鲲鹏眼眸倒竖,手中一探那是他的一根羽毛,化作了无比锋利的长剑。
长剑犀利霸道!
“真以为你们几个是个角色了?”妖师鲲鹏挥手间,轰隆!
可怕的剑光袭来,飞速而至!
击杀万世一般,铿锵!
锐利的剑气几乎无法阻拦,哐当一声,此刻居然刺透了一切虚无,将老六和小七洞穿了!
小七此刻没有任何痛苦,他在等,一直在等,等这样一个契机。
这个契机来了,这一击他挡住了,贯穿只是假象,因为他背后有天碑!
所以他倒在了地上,和老六一起倒地!
“抹杀你们太过容易了。”妖师鲲鹏此刻没有注意到,而是继续出剑,这一剑袭来,斗神和昆吾岩的王倾全力在抵挡!
但是就在这一刻,小七和老六出现在了妖师鲲鹏的身旁,然后小七举起手中葬龙雀,狠狠的一刀砍了下去!
哐当这一刀几乎完全砍的结结实实的。
只是这一刀下去,妖师鲲鹏的脖子坚硬无比,而老六身上爆发出来了无数道劲气才是大杀器!
无数劲气打入了妖师鲲鹏的体内!
“这是?”妖师鲲鹏眉头一皱,然后体内的力量居然在被消散。
“天命!”妖师鲲鹏蓦地一声怒吼。
也在这一刻,他猛地一掌打出,小七先去挡住了,然后小七撞击在了老六身上!
但是老六差点炸开了!
也在这一刻,老六的露出了真容!
洛无极!
刚刚的趁爆炸那一会儿,洛无极变成了老六,老六变成了洛无极,短短瞬间,诸王就商量出来了一个对策!
洛无极变成老六出手,同时小七和老六等待妖师鲲鹏一击,然后装死。
接着瞬间偷袭,同时真正的老六负责把他们运送过去。
战神七兄弟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特殊能力。
老大的时间倒流,战神的天碑,老四的封印,老六和真龙类似,也是关于空间的能力!
此刻完美的配合这一波打出了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结果。
这个意想不到是双方都意想不到。
妖师鲲鹏没有意想到对方的这个战术!
而小七他们没有意想到妖师鲲鹏这么能抗!
这样的一击居然都无法将其诛杀!
而小七挨了这一掌,天碑挡住了,但是依然被妖气带飞了。
即便是小七挡了九成的伤害,洛无极整个人身躯也炸开了!
他毕竟不是王级肉身的强度,能够和之前妖帝真龙打到那种程度,已经算是极限了。
妖师鲲鹏的一击如果刚刚直接打中他,就是他是天命模拟的也会瞬间被活活打死,然后天命重伤!
但是即便是这样一成的冲击力,洛无极身躯也碎裂了。
妖师鲲鹏的攻击力天下无双!
随意一击,洛尘自己本体都被打碎了。
这种力量上的差距实在太大了,妖师鲲鹏这个生灵实在太恐怖了!
而且还没有结束,小七虽然有有天碑挡住了,但是小七依然受伤了。
毕竟天碑主要还是来无效术法,而不是纯粹的物理攻击,小七胸膛炸开!
鲜血飞溅,也在这个时候妖师鲲鹏猛地一脚落下!
这一脚下来,小七根本挡不住!
也在这个时候老六再次出手了!
“还敢来?”妖师鲲鹏甩手一掌过去,直接覆盖整个区域,老六还没有转移成功,就被范围攻击直接击飞!
然而也在这个时候,天刀落下!
昆吾岩的王瞬间一刀落下!
铿锵,这一刀火星四溅!
一只巨大的翅膀挡住了这一击,同时一根根羽毛激射而出,像是利剑一样,直接将昆吾岩那个王浑身穿透的全是窟窿,他横飞了出去!
而斗神紧随其后,同时发动的攻击,但是一样打在了妖师鲲鹏的翅膀上,然后直接被弹飞了出去。
太惨烈了!
一波袭击下来了,几乎瞬间要团灭了一般。
那一脚落下来,小七肯定扛不住的!
但是再在这个时候,老六再次出现了!
小七和老六换了位置!
砰!
老六顷刻间四分五裂!
“六哥!”
“不能输,老子先走一步了!”老六此刻和原地的妖师鲲鹏像是要消失了一般,空间开始扭曲了!
他要把妖师鲲鹏一起带走,脱离时间通道!
同时他也自爆了,而且因为他是老六,所以他的自爆是集中在一点的!
轰隆!
没有炸裂,虚空之中,妖师鲲鹏一个踉跄出来了!
“杂碎!”妖师鲲鹏暴怒!
因为此刻他不在原地了,无法支撑那个构建的通道了,通道在开始崩溃了!
洛尘在还在分析,刚刚藏龙雀没有伤害,而昆吾岩的王一击,妖师鲲鹏却挡了,这是为什么?
因为只有真正的武器才能造成伤害?
包括老大那把秋水剑,其实也只是模拟的,不算真实的!
而且那个时候,真龙为何要把他弄出时间长河?
为什么不留下他?
另外一边,老六无声无息,已经没有了!
“啊!”小七怒吼!
但是还没有起来,老大和老五的攻击就到了!
只是这一次妖师鲲鹏显然生气了,老大和老五还没有靠近,就被一道利剑直接贯穿了,直接定在了虚空之中!
这个局面几乎是要团灭了,或者说离团灭只差一步了,六王加一个准王级洛无极居然都要被团灭了。
显然,腾出手来的妖师鲲鹏是极其可怕的,战力呈几何式的方式往上增长。
太让人绝望了,太让人觉得无敌了。
根本不是对手,无法战胜!
这就是那种哪怕是王这个层次也无法应付的生灵!
妖师鲲鹏杀意沸腾,冷冷看着六王,霸气滔天,拥有绝对的实力,镇压一切!
很难想象,当年战神是如何杀死比这个还可怕的妖师鲲鹏本体的!
但是也在这个绝望的时刻,时间长河翻涌,那是一口巨大的棺材,红色棺材上站着一个人。
他身上有伤势,但是伤口上全是头发!
身后是一只巨大的孔雀!
锐利的目光袭来,他站在红色棺材上,于时间长河杀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