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重生太稳健了 >第542章送你个公益项目

  马昀的电话说了快半个小时,才匆匆结束。
  对话的内容只有他一个人知道,连他的助理也猜不出来通话对象到底是谁,反正马昀是黑着脸挂断的,不过看的出来,他好像做了什么重大决定。
  与此同时,方启博在办公室里也接到一个电话。
  “您好……请问您是方启博方先生吧?”
  方启博回道:“是我,你是哪位?”
  对方尴尬的笑了笑,说:“您好方先生,我是王陵,是王冉冉的父亲。”
  听到手机传来的声音就让他眉头一皱。
  居然是王陵,那个在皇朝酒店他决定要弄垮的王家掌权人。
  这几天他通宋月茹的汇报知道王陵已经被搞得鸡毛鸭血,生意、生活一塌糊涂,可是还有有一股力量在帮他周旋。
  例如许晓璐,那个嚣张跋扈的女人,只是拘了七天,就出来了。
  这一点让他感叹王陵的背景不简单,可以在孙运杰的手底下捞人出来,还可以搞到自己的联系方式,说明他背后的力量足够强大。
  他皱起的眉头更深了一些,在想王陵打电话给自己做什么?
  再一想,应该是为了解决事情来的,毕竟他的公司现状已经没有任何挽回余地,而且最近宋月茹也汇报说他的公司正在清盘,如果不搞定自己,下一个公司也一样开不下去。
  于是,方启博冷声问他:“找我有什么事?”
  王陵说:“我打电话给您是想代表晓璐和冉冉向您道歉,那天在皇朝酒店,她们对您多有得罪,还希望您能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们家的过失。”
  方启博心里思考着,以王家那对母女的性格,王陵在最绝望的时候居然会选择将公司清盘都没有讨饶,现在会主动打电话给自己道歉的可能性几乎为零,虽然自己不太清楚他到底是什么目的,但可以肯定的是,他忽然打电话跟自己道歉,绝对是有所求。
  于是,方启博有些不耐烦的问:“你有什么事就直说,不然就挂了吧。”
  王陵急忙说道:“方先生您千万别挂电话,我们全家都意识到那天做法实在是不应该,我也一直责怪她们,我代他们跟您道……”
  没等他把话说完,方启博直接把电话挂断。
  这种说辞几乎是满嘴跑火车,一听就知道完全是在瞎扯淡,以他家里的这种处事方式,会主动认错并且道歉的可能太小了,一定是受到了什么不可以逆转的事情,需要得到他的原谅才会打电话过来。
  所以,现在方启博直接把通话挂断,就是不想听他在那里铺垫,啰啰嗦嗦讲着言不由衷的话语。
  王陵此时在燕京的一家茶馆,他没想到方启博直接把电话挂了,正发着愣,一旁的叶少兰便说道:“再打一个,跟他直入主题,问他怎么样才能满意,么样才能让纪老爷子和孙家的人收手,不要兜圈子了。”
  王陵点了点头,又给方启博打了过去。
  方启博看着手机响了十几秒,才接通电话,问他:“你到底想说什么?”
  王陵语气十分怂蛋的说:“方先生,实话跟您说,我们确实知道错了,也特别想能跟您道歉和解,您看您有什么条件或者要求,尽管提出来,我们一定尽量去满足,等事情解决之后,也希望您能高抬贵手,放我们家一条生路,我们已经决定迁居南方了,以后也不会参与商场,只求可以安安稳稳地过日子。”
  方启博虽然听的有些云里雾里,但还是从对方的话中得到了一些讯息。
  看来王陵的公司是开不下去了,而且也没有心思再开,不过即便是这样,似乎还有什么事情他们解决不了,所以才来找自己说和,可自己并没有对她家里人怎样呀,所以最大的可能就是孙运杰或者宋月茹在替自己做这件事。
  于是,方启博说:“这件事情我不需要你的道歉,你真正该道歉的是那些被你们操作顶掉录取资格的学生和家人,得到他们的原谅,这件事情才算解决。”
  话说完后,方启博再次把电话挂断,继而给孙运杰打了过去。
  能有这个能耐,把别人公司给整到没有活路的,估计也就是他了。
  果然,方启博随口一问,孙运杰在电话里坦率承认:“听说皇朝的事后,我跟宋总寻思着帮你出口气。”
  随后便把大概的情况跟方启博说了一下。
  方启博听完笑道:“挺好,这样才能让王家长点记性,也能告诉其他还在盯着教育资源的人,不要伸手。”
  孙运杰说:“不过我跟宋总的意思是不要赶尽杀绝,王家的公司已经清盘了,他们以后只能夹着尾巴做人,当个平民百姓可以,还想做生意就不行了,他们会找到到你求和,是因为许晓璐的事情还没有解决,真要弄她,起码进去待上小几年。”
  方启博问:“那你的意思呢?”
  孙运杰说:“你不是说让王家去给西部建设添砖加瓦吗?我看就让王家留下点养老的钱,其余的家产都捐出去吧。”
  方启博笑着说:“他的身家大约有多少,你有了解吗?”
  孙运杰回道:“保守三个亿吧,你让他捐三亿五千万,应该差不多了。”
  “人家总共就三亿,你让人捐三亿五千万?”
  “这样才能最大程度把他的资产给榨出来嘛。”
  “也对,那行,就找你说的办吧。”
  挂了电话之后,方启博把黄芸芸喊了进来。
  黄芸芸一进来就看见方启博的手机在桌面上震动着,于是提醒了一下。
  方启博说:“别管他,你的老家那边目前需要什么公益建设吗?”
  黄芸芸想了想说:“硬性设施没有什么需求,我们老家讲究的是原生环境,那些钢筋混泥土的建筑什么的,我们都不需要,真要说有什么需求的话,就是清理下游客留下来的垃圾,这可是一项大工程,而且没有收益。”
  方启博打了个指响,“就搞这个公益项目,三亿打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