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此岛生物竟有血条 >第64章雨夜伏杀3


  盘点了下他目前所拥有的秘技法宝,江宇打算动手了。
  移山倒海的确威力巨大,但就像火灵香说的,在这狭小的空间,如果真的施展这大范围攻击秘技,如果殃及到他自己那可就太愚蠢了。
  而从熊洞获得的斩空匕首也不错,但是容易被躲避,因此用在偷袭最好。
  那就只有江宇在灵剑派书阁无意获得的《阴阳大法》了。
  此功法,并不只是通过采补女性阴源运转阴阳大法来加快灵气吸收转化,里面也有秘技术法。准确来说,共九重,一重一妙法,江宇目前学到了第二重。
  “你们确定要动手么?这一招,我自己都没见识过。”
  江宇说道,权衡后决定先施展《阴阳大法》里的秘技试验下威力。
  “小子,大言不惭!还不乖乖束手就擒!”
  药无邪说完,如炮弹般掠向江宇。
  “呲”
  只见江宇一口咬在右胳膊上,顿时鲜血流淌,紧接着一掌拍在地面上。
  “以血为祭,死门,起!”
  顿时,嗡,一圈气波以江宇染血的手掌为中心扩散,竟逼停了四境五层的药无邪。
  随后,一个洞穴似的黑土包从江宇的正前方升起,洞口黑洞洞的,高度大概只到人的腰部位置。
  “吼”
  低吼的声音很快在众目睽睽下,从洞里传出,紧接着,一只深绿色的手从黑洞中探出,仔细看去,五指指缝间竟有薄膜连结,好像蜥蜴的脚蹼。
  随后,一只蛙头从里面钻出,腮帮不时鼓起。
  “怪,怪物!”
  有心态不稳的寒水阁弟子失声道。
  很快,那蛙头怪物从洞穴里爬出,随后站了起来,成年人的正常高度。浑身赤裸,坑坑洼洼的皮肤呈深绿之色,手脚趾尖带噗,蛙头腮帮鼓着泡,舌尖分叉……而且,竟然还有着很完美的六块腹肌。
  众寒水阁弟子惊奇之余手脚冰凉。
  “邪术!绝对的邪术。”
  一长老在一道闪电电光的照耀下,完全看清那蛙头怪物的模样,脊背发冷地嚷道。
  “这……莫非是召唤术?可但凡是召唤类的术法,不都是天阶功法么?那家伙……”
  肖肃惊奇道。
  “哼,果然是魔头,不可以修为低末的一境小修来看待,药长老,小心!”
  苏寒剑看着那蛙头人身的怪物,沉声道。
  另一边。
  ‘妈呀,这么丑!’
  江宇也被自己施展的术法召唤出的这怪物吓了一大跳。
  艾玛则躲的远远的,捂住嘴巴,猫头鹰卡洛蓝冠雀白雪也紧紧贴着她,显然也被吓到了。
  只见药无邪压住心中愕然,连忙摘下左腕银色手镯,随后丢向那蛙人。
  在蛙人抬起头好奇注视下,银色手镯突然变大,随后直接圈住那蛙人,收拢,将它双臂束缚在身体两侧。
  “邪物,受死!”
  药无邪叫了声,随后右手食指探出,上面绿芒闪动。
  “哦?是药老的修罗指!”
  肖肃羡慕道。
  那《修罗指》,乃玄阶上品功法,是几年前寒水阁参加无夜城的一场拍卖会,老阁主以大价钱拍得!后赠给为门派兢兢业业、呕心沥血的药无邪,不知羡慕了多少人。
  “得手了!”
  那蛙人在刚刚被那手镯吸引而扬起脑袋,再到重新看向药无邪时,寒水阁的大长老此时已经近在咫尺。
  那蓄全力的修罗指直接朝它的面庞戳去,手指带起绿色流光。
  随后,便见那蛙张大了嘴,一口包裹住药无邪的右手和一半手臂。
  “哼,果然只是怪物,如此愚蠢。”
  肖肃冷笑一声,众长老执事眉头也略有些舒展。
  “轰”
  只听一声闷哼的炸响,那蛙头瞬间变形膨胀,随即从鼻孔和唇缝中升腾起浓浓黑烟。
  “敢吞我修罗指,简直是……啊……啊……”
  药无邪本来想要嘲讽,但是随后面色突变,突然剧烈挣扎起来,拼命地要从那蛙嘴里拔出手臂。
  气氛顿时又冷了下来。
  “霹!”
  惊雷伴随着闪电。
  照亮药无邪痛苦扭曲慌张的面容,以及那蛙人毫无感情散发着淡黄幽光的凸眼。
  “爹……”
  内心发寒的莫梨直接投入莫顶天的怀中,寻求安全感。
  莫顶天一瞬不瞬盯着那从洞穴里爬出来的蛙头人身的怪物,表情凝重。
  “呀”
  寒水阁的大长老药无邪终于还是将他的手臂拔出,挥洒出一道血线,而他的右前臂,此时已经消失不见。跌跌撞撞地在地上脚蹬着,朝同门那边狼狈蠕动,早已没了战意。
  那蛙人此时嘴角溢出的鲜血流淌到下巴随后滴落,丑陋中有些凶残,只见他的手臂肌肉突然鼓起,随后只听“铛”的一声脆响,那手镯直接被挣断报废。
  “竟把药老的本命法宝给……”
  一长老惊讶道。
  有些修士会选择一件天级法宝作为本命,多年使用它战斗,小心呵护保养,时刻不离身边,有一定机率慢慢生灵,成为灵级法宝。
  而那银镯,便是药无邪选择的本命,陪伴99年,此时却轻易被摧毁……
  “啊,我的胳膊,我的右手!阁主助我!”
  药老声嘶力竭悲鸣着!
  “医者救治!敢伤我派长老,邪物,死来!”
  只听苏寒剑大吼一声,随后朝那怪物射去。
  江宇见那蛙人逼的那苏寒剑直接出手,便知道这邪物的霸道,心中震惊之余有些无奈。
  如此丑陋的蛙人,自己都不得不承认是头怪物,而且竟然还吃人手臂,不是邪术又是什么。那他魔头的身份,岂不更加巩固。
  那边苏寒剑直接欺身上前,电光火石间到达那蛙人面前。
  却见那蛙人突然张大了嘴,直接朝苏寒剑的上半身连头带身子吞去,而且竟然真的吃到了!
  “掌门!”
  “不!”
  ……
  但下一秒,露在外面的苏寒剑的双腿迅速消失。
  “在上面!”
  江宇喊了声。
  但已经迟了,苏寒剑直接双手相握,随后向刚刚因为吞吃苏寒剑而弯腰的蛙人后脑用力砸去。
  手上草绿色灵元流动,强化了手锤威力。
  “咔!”
  似乎是骨裂的声音。
  “什么!”
  众人看的真切。
  刚刚苏寒剑的手锤落下时,那蛙人直接抬起了左手,靠着前臂硬生生抗住那苏寒剑的双手重击。
  “呱”
  蛙人喉咙里发出一声蛙叫,似乎有些愤怒,只见他突然扭转身子,提起右拳,便朝苏寒剑打去。
  苏寒剑自然也不是吃素的,反应很快,翻身避开,随后落地,蛙人擦着水花逼近。
  “嘭嘭嘭”
  两人短兵相接,拳脚碰撞,从地上打到天上,身形在雨幕下不断闪现,纠缠又分开,看得人目不暇接。
  就这样靠肉体过了几百招,终于分开,苏寒剑退回门派众人那边。
  蛙人此时浑身浴血,双膝跪地双手撑在地上大口喘气。
  喉中“呱呱”的声音也有些微弱。
  另一边苏寒剑,紫袍也有十几处破损,与乞丐无疑,眼青脸肿流着鼻血,右手手骨呈青紫色,是刚刚肉碰肉对拳所致,而且隐于袖袍中的左手不断有血珠滴出。
  “阁主,看那怪物,除了吞吃,似乎只会些拳脚功夫,而且从伤势来看,它比阁主你弱的不止一点点。”
  有长老分析道。
  江宇看着因为喘气而不断起伏的那蛙人健美脊背,此时心里也有些没底。
  若这怪物死了……
  而死门,一日仅能施展一次。
  ……
  “爹,那怪物似乎不行了,咱们是不是该出手帮一下那小哥哥?毕竟拍卖行的玄龟可是他提供的,单就那一下就赚了好几百万,如果出手助他或许会有丰厚回报,也许对宗门的发展也大有裨益。”
  莫梨说道。
  “等等,你怎知那青年没有后手。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再等等。更何况,摸不清对方是何势力,要再谨慎些。”
  莫顶天这般道。
  “哦,可别迟了让那小哥哥被杀就不好了。”莫梨说完又摇了摇头,“能在白天那臭乌龟手上活下来,应该没那么容易死。爹爹说的对,是我着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