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开启我的小大招 >第3章想要个弟弟


    毕竟大多数老板想要的都只是效率,哪有时间给你去学习?
    有这个时间,和老板谈一谈自己曾经对这个行业的了解,或者在这个行业做过什么成就,不是更有效果吗?
    尤砚无奈的想着,手里却是没有落下半分。
    一张张简历从他的手里滑落,轻飘飘的落在了桌子上,仿佛天使背上被折断的翅膀。
    很快,不过二十几张简历便被尤砚全部看完。
    他无奈的摇了摇头,忍不住靠在轮椅的椅背上,只觉得左脑微微开始疼痛……
    “怎么了?儿砸,是没有合格的嘛?”
    尤楠……也就是站在旁边的男人皱了皱眉,开口关切问了一句,随后开始推着轮椅往外走。
    尤砚见状,也是默默地拿起了被一张张简历压在下面的书。
    两人一边朝着外面走着,一边交谈。半晌之后,尤砚长呼了一口气,把合上的书重新翻开。
    正当尤楠以为男孩不想回答的时候,只听坐在轮椅上的尤砚缓缓开口:
    “没。合格的还是有的。其中有几个人的工作经验,工作面貌都很优秀,甚至一半以上的人都合格了。”
    “那怎么还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呢?”尤楠好奇的问着。
    “嗯……为什么会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尤砚沉吟了一会,目光透过铁质的栅栏,穿过了整齐的绿化带,看向了对面奔跑的小孩。
    刹那间,他忍不住呆了一下,眼神里闪烁着莫名的光芒。
    不过似乎是察觉到自己的失神,他晃了晃头反应了过来,半晌之后才无奈的说了一句:“这个……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只是单纯的心情不太好吧。”
    话音刚落,尤楠无声的点了点头,似乎想到了什么,朝着尤砚刚才看过去的方向看了一眼,也看到了那个孩子。
    阳光下,那孩子手里拿着一个飞机模型,随着孩子轻轻一掷,模型便划过一条弧线飞了出去,飞了很远之后,机头便带动这整个机身扎在了草坪里。
    男孩捡起了模型,有些可惜的擦了擦机头上的泥土,又对着吹了口气,好像能飞的更远一样。
    他刚要把模型掷出去,突然,似乎感觉到一道目光看向自己。
    男孩扭头一看,乌溜溜的大眼睛眨呀眨,只见一个推着轮椅的蜀黍正直直的盯着自己。
    即便是个成年人被看个十五秒也会心里发毛,更何况是个孩子了?
    男孩吓得赶忙低下头,手里的模型也不知道放哪里。
    ……
    应该就只是巧合吧?
    对,那个蜀黍看着我一定是巧合!
    毕竟麻麻都说了,小区里的人都和粑粑一样忙,怎么可能会有人闲的蛋疼,一直盯着我看?
    咳咳……
    男孩低着头,看上去好像某个地铁上被麻麻打断回城的幽怨小孩一样。
    下一秒,他斜着眼睛又朝着尤楠的方向瞟了一眼,却见尤楠此时依旧直直的望着他。
    只是瞬间,男孩就感觉一股冷意直冲头皮,一股锋芒在背的感觉让他打了个哆嗦!
    转身,迈步……
    开始的时候男孩还走的很慢,似乎想把自己表现的有种若无其事的样子。
    不过走了两三步,男孩似乎腿抖得不行,一个踉跄摔在地上。
    那声响把尤砚的目光吸引了过去,便看到刚才还在草坪上撒着欢玩飞机的男孩从地上爬了起来,头也不回的朝着门口跑去,连地上的飞机模型都来不及捡。
    ????
    尤砚愣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便听到一道声响又传了过来。
    等到他把视线移过去的时候,只见到男孩又从地上爬了起来,这让尤砚皱了皱眉,不知道发生了些什么。
    “他拌在门口的台阶上摔倒了……”身后的尤楠虚着眼,有些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
    此时尤楠不由得有些怀疑,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有那么吓人吗?应该……没有吧?
    “妈!妈咪快开门!”另一边,男孩从地上爬了起来,甚至被吓得口齿清晰了不少,声音里带着明显的哭腔!
    他想要开门,不过因为个子不高的原因,连门把手都碰不到,只能不停地拍着门!
    有时还回头看一眼,似乎身后有两条野狗追着他一样!
    不过半晌,一个女士便打开了房门,把男孩带了进去,这一系列的过程让尤砚呆了呆,许久都没有反应过来。
    他面无表情的推了推自己的眼睛,不知道该怎么把刚才工作的话题接下去。
    半晌之后,只听尤砚无奈的笑了笑,道:“这还真是个很怕生的孩子啊……”
    “是,是挺怕生的。”尤楠嘴角微微的抽动着,不知道说些什么。
    而此时坐在轮椅上的尤砚似乎也听出了他语气的变化,忍不住回头看了他一眼,随后又若无其事的把头扭了回去。
    不过……他总觉得对面那个孩子回去的有点蹊跷,但是还真就说不出来什么。
    “外面有点冷了,我想回房间了。”尤砚缩了缩脖子,只觉得自己应该去买条围巾。
    “好。”尤楠应了一声,点了点头。
    他走到门前,因为没有拿钥匙的原因,只能摁下门铃。
    叮咚~叮咚~叮咚~
    不过三秒的时间,一个面容靓丽的小女仆便打开了房门,恭敬的把他们两个人请了进去。
    “小梅啊,晚饭好了没?”尤楠随口说了一句。
    话音刚落,只见那个被称作小梅的女仆呆了一下,脸上甜美的笑容瞬间崩住。
    ????
    我淦!!!
    “主人您说笑了,太太也是刚刚才吩咐厨房做饭的,现在估计才在准备材料。”
    “好了,我知道了,那你就先把少爷送去房间吧。”尤楠耸了耸肩,把尤砚交给了女仆,自己则朝着二楼走去。
    ……
    “老婆。”
    庄秋妍此时正在收拾自己的衣服,听到声音回头一看,便见到尤楠推开房门走了进来。
    “怎么了?”她疑惑的问了一句,手上依旧不闲着。
    “我怀疑,我是说怀疑啊……咱们家小硯,他可能想要个弟弟了。”
    庄秋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