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豪的人间实录 >第20章豆浆油条


  杭城西子湖四季酒店,位于西湖景区一隅。
  这家酒店营业的年头不短了,现在经常会被人诟病硬件设施不好,但它凭借着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和装修一直还是国内顶级的酒店。
  酒店本身就是一座供人欣赏游玩的中式园林,所有房间错落有致与园林景观融为一体,整个园林内部没有超过两层的建筑。
  远处灵隐寺传来阵阵钟声,不远不近处雾气缭绕在白墙灰瓦间,近处怀中姑娘说着吴侬软语……
  “推开窗就是江南啊。”
  一大早上杜绍久穿着睡衣颇有闲情雅致的站在窗前呼吸新鲜空气,躺在床上睡眼朦胧的鑫鑫娇声说道:“景色比我好看呀?亲爱的我冷,你来抱抱我。”
  杜绍久闻言被吓得菊花一紧,轻咳一声装模作样的说道:“别睡了,去叫她们俩起床吃饭。”
  杜绍久现在特别佩服包头吕布,人家吕布战三英打了一百多个回合才落败,昨晚他杭城小纯洁战喝完酒带着鑫鑫、橘子和舒予三女到四季酒店只战了五个回合就被干躺了。
  硬是起不来,那特么出汗出的都醒酒了,现在还腰酸腿疼脚发软呢。
  “她们不起来就是不想吃咯,不用去叫。”就算经过了昨晚亲密无间的合作,鑫鑫还是看不惯舒予。
  杜绍久抬起手腕看了看十点半的时间,轻飘飘的说道:“听话,去叫她们起来,吃完饭出去逛逛。”
  杜绍久订的是御湖轩别墅套房,昨晚多人运动过后舒予和橘子两位运动员因为看鑫鑫不顺眼,而且一张床着实有点睡不下就没大被同眠,就去隔壁房间加了张床。
  听到杜绍久的话鑫鑫眼睛一亮,昨晚辛苦一晚上不就是为了这句话嘛!当即心情不错的应了一声从床上爬起去隔壁房间叫舒予、橘子二人起床。
  鑫鑫出去后杜绍久想了一下拿出手机给安淼发了个消息让她帮忙请假,安淼言语八卦的问杜绍久是不是昨晚累到了,杜绍久很不要脸的吹逼说自己是一夜七次郎云云。
  “亲爱的我们叫room service吧,她俩说不想出去吃。”鑫鑫踩着拖鞋啪嗒啪嗒走了进来。
  杜绍久闻言无所谓的点头说好,吩咐了句要吃中式的,然后便走进卫生间洗澡。
  二十多分钟后杜绍久洗完澡出来,餐桌上已经摆满了精致的餐食,鑫鑫正坐在餐桌前找各种角度猛拍,橘子和舒予二人则穿着睡袍站在阳台上摆出矫揉造作的姿势拍照。
  杜绍久见状笑了笑,大刺刺的做到主位上:“吃饭了,一会再拍。”
  “嗯,马上过来,你们先吃。”橘子边说着边又咔嚓咔嚓给舒予拍了两张照片。
  她们之所以说不想出去吃就是为了多拍照片,接近两万一晚的酒店哪怕是天天混迹于各种所谓富二代身边住的次数也不多,这次多拍些照片,短时间内就不缺发朋友圈的素材了
  “亲爱的,你尝尝这个黑布丁,很好吃的。”鑫鑫坐在杜绍久身边宛若嗓子得了糖尿病一样说道,边说着边切了一点黑块状的东西放到杜绍久盘子里。
  杜绍久斜眼把黑布丁插到嘴里:“你好好说……呸,这啥玩意。”
  “黑布丁呀。”
  “这不就是猪血吗。”杜绍久砸吧嘴一脸便溺表情的说道:“你把那个小笼包给我拿来。”
  四季酒店的早餐一直到中午十一点半才结束,常规的早餐是半自助形式的。但也可以在酒店旗下米其林星级中餐厅“金沙厅”,和西湖厅的西餐叫客房服务叫早餐,这种是单独收费的。
  刚刚鑫鑫叫餐时得到杜绍久说随便点的许可后,自然没省钱的打算,把中餐西餐各种想吃的、想拍照的都叫了个遍。
  鑫鑫动作优雅滴切着熏肉说道:“这是很经典传统英式早餐呢,你不喜欢吃嘛。”
  “你是哪里人?”杜绍久斜眼看着鑫鑫问道。
  “哎呀,这跟哪里人没关系啦,这是一种饮食习惯而已。”
  “那我肯定就是这辈子都离不开豆浆油条的饮食习惯了。”杜绍久吸溜着碗中的粥土强土强的说道。
  话音刚落舒予和橘子二人走了回来,舒予笑着问道:“什么习惯呀?”
  不等杜绍久杜绍久说话鑫鑫率先开口回道:“没什么,刚刚我们再说一会去哪逛街。”
  舒予闻言毫不掩饰的皱了皱眉然后和橘子对视一眼:“我和橘子一会还有事,就不去逛街了。”
  杜绍久抬起头看了看舒予,没什么反应的说道:“行,那一会加个微信吧,以后有机会出来玩。”
  “是约人了吗,没事一起去逛逛呗。”鑫鑫心里明明恨不得舒予两人现在就滚蛋,面上却很绿茶的说道。
  舒予拢起头发简单的扎了个短马尾:“呵呵,还要回去上班,跟你比不了的呀。”
  杜绍久听得心烦,语气不爽的说道:“吃饭,一会凉了。”
  俩人见杜绍久不高兴了很有逼数的没再多说话,一顿时间接近中午的早饭在杜绍久的镇压下终于安静下来,几人老老实实吃过饭后,舒予二人加了杜绍久微信然后先行离去。
  “你想去哪里逛街。”
  杜绍久边在微信上给舒予和橘子每人转了两万块钱边问道。
  平时如果是在夜店玩完了俩人happy一下可以说是各取所需,妹子喝酒没花钱然后舒服一下,男的花点钱开个卡舒服一下。
  但像昨晚杜绍久这样一龙好几凤的结束后买点礼物或者是转账就是题中应有之意了,毕竟这些玩咖妹子虽然比较随便,但人家不是卖的也不是本身就重口味喜欢多人运动。
  说得直白点就是,简单啪一下大家互相舒服,搞多人运动是几个姑娘伺候你。
  当然了这事也是靠自觉,也有抠抠搜搜的觉得老子夜店开酒已经花了那么多钱了,而且啪之前你也没说什么,那我就不给。
  杜绍久原本想着转账会把几人的关系搞得过于直白粗俗,所以才委婉表示带她们出去逛街买点礼物,可既然舒予和橘子先走了那就只好转账了。
  说到底他杜某人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但在某些方面做事还是比很多人强的。
  “亲爱的我们去银泰吧,我都好久没去逛街了呢。”鑫鑫站在洗漱镜前化着妆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