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豪的人间实录 >第16章冰封神龙套


  ot酒吧全称是one third,位于XC区新天地二层。这家酒吧面积不算特别大但装修还不错,简洁大气的工业风一眼看上去就让人很是心潮澎湃。
  杜绍久赶到市区吃了个晚饭然后磨磨蹭蹭来到新天地时间刚过十点,这个时间对于普通人来说是该休息了,但对于夜店而言仅仅是刚开始,新天地门口只能零星可见几个去往夜店的玩家。
  杜绍久走到楼下没直接上去,而是给营销发了个消息,几分钟后一个顶着锡纸烫穿着利索的小伙子从楼上跑了下来。
  “呼…哥你今天咋一个人来的呢。”
  营销小李边喘着粗气边一脸笑意的招呼道,知道的他是从二楼坐电梯下来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从伊拉克跑来迎接的呢。
  不过杜绍久虽然对此心知肚明可依然颇为受用,闻言笑呵呵的回道:“嗯,今天就想自己乐呵乐呵。”
  听到杜绍久的话小李心思电转接话道:“好嘞,那咱们先上去吧。位置我给您安排好了,然后抵消的话您来的早就不说拍不拍了,我直接给您按五万算。”
  “行,麻烦你了。”杜绍久掏出钱包看也不看抽出十来张毛爷爷塞给小李。
  小李也不矫情,一脸真挚滴笑容谢过杜绍久然后麻溜的把钱揣到口袋里。
  按照以往的经验万圣节当天舞池卡不说拍卖到十万,七八万还是没有问题的,小李只要了杜绍久五万抵消算是打折了,所以千八百块的小费他拿的心安理得。
  当然小李对杜绍久卖好也不是做好人好事,他是在听杜绍久说今天是一个人来玩的后临时做的决定。
  毕竟就算是在夜店一晚上能消费十多万的人也仅仅只有那么一小撮,其中要么是几个小富二代一起AA,要么是请客户,要么是请朋友;而像杜绍久这样一个人来玩的……很明显就是人傻钱多。
  呸,顾客是上帝,不能说傻,但钱多是肯定的,所以小李已经按捺不住准备舔上那么一舔了。
  “哥这会时间还有点早,要不你先坐一会,我现在就去给你叫人。”小李引着杜绍久走到A1区的一张卡座坐下后大声说道。
  此时场子里正放着相对舒缓的音乐,五颜六色的灯光瞎几把照射着,杜绍久环顾了一圈冷清的气氛开口说道:“不用,先上酒吧,一会再说。”
  杜绍久一腔滚烫滴热血下班前被安淼浇灭了,现在还没缓过来,所以此时多少有点意兴阑珊,他要先找找状态。
  “好嘞哥,你看要喝点什么,来个神龙套不?”小李呲牙笑着递上酒单。
  杜绍久笑了笑没回话接过菜单划拉起来,翻了几下后看到标注¥38999的神龙套说道:“你们家神龙套比比人家贵不少啊。”
  所谓神龙套就是由六种颜色不同的黑桃A香槟组成的,价格是88888,但由于其中黑金色是限量版,所以一般没货的夜店神龙套都是五种颜色组成的神龙套,卖78888。
  当然这两种比较贵,所以夜店里经常说的神龙套是小神龙套,三瓶装(黄金、粉金、紫罗兰)。这种京城工体那边的夜店一般都卖四万多,杭城这边就两万到三万区间。
  “哥这跟普通的神龙套不一样,这是冰封神龙套,你看到这个装酒的盒子没,这个盒子是由英国设计师设计的,灵感来源于LOL冰霜女巫的R技能。”
  小李指着菜单上的图片咋咋呼呼的介绍道:“现在普通神龙套都没人点了,冰封神龙套才是主流。”
  杜绍久看着小李指的图片懵逼的眨了眨说道:“多了这么个盒子就贵一万块钱啊,怎么这是北极玄冰做的啊。”
  “哈哈,什么材质不重要,主要艺术是无价的。”小李看杜绍久不吃这套打了个哈哈回道。
  冰封神龙套确实是当下很流行的,但这玩意就特么是忽悠肥羊的,那个装酒的破比盒子京东促销六百块钱能买仨。
  杜绍久被小李的话说得一乐,笑了笑说道:“我俗人一个,欣赏不了艺术,给我来个麦卡伦25年雪莉桶,其他的你看着上。那些浮夸的阵仗都免了吧。”
  麦卡伦25年雪莉桶可以说是顶级的威士忌,在烟酒行买要两万左右,而在夜店……价格简简单单翻个三倍,比一些年份平常的路易十三还贵。
  而在夜店里点超过两万块的酒都会有一套非常有仪式感的上酒过程,一般都是众多穿戴的很有气氛的工作人员簇拥着硕大的酒柜和各种电子烟花狼哭鬼嚎的走上来。
  这个过程就是为了装逼,毕竟价格都特么翻着翻往上涨了,要给有钱人们一个心甘情愿被宰的理由嘛!
  但现在这个时间夜店里就大猫小猫三两只,装逼没人看,所以杜绍久就主动免了这一环节。
  小李闻言笑麻利的应了一声,然后招手叫过几个带着墨镜的黑哥们护住卡座四周后才离去帮杜绍久下单。
  过了没一会在小李领头下一排小姐姐端着冰桶、软饮、小吃果盘还有酒流水似的摆到了桌上。
  “哥,这两瓶酒是我送您的,还有小吃软饮你先玩着,不够跟我说。”小李手里拿着两瓶比较小众杜绍久没认出是什么牌子的香槟笑着说道。
  杜绍久闻言点点头表示谢过:“行,先把雪莉桶开了吧。”
  营销手里一般都有些招待额度,消费多了送瓶酒,签单一些软饮小吃,喝完散场了请吃个海底捞什么的这都是营销维护客户的手段。
  “哥那边有俩妹子要过来敬你酒,你看……”
  小李一边招呼人开酒一边趴到杜绍久耳边贼兮兮的说道。
  杜绍久顺着小李的说得方向看了过去,只见不远处两个画着血次呼啦万圣节妆容的妹子正透过站岗黑哥们向他这边看着。
  “棒子国万圣节的夜店都是性感吊带,国内万圣节的夜店真特么是过万圣节。”杜绍久撇着嘴评价了一句,然后拿起两杯刚到好的酒递给小李一杯:“走一个。”
  小李见状连忙弯下腰拿低杯口和杜绍久碰了一下,然后一饮而尽试探性的说道:“哥你今天怎么来,看你兴致不高?”
  杜绍久笑着掏出烟点了一根然后扔给小李一根:“我没事,你先忙你的不用管我,一会忙完过来喝点。”
  杜绍久这人嘴贱的厉害,看到不爽的就想逼逼几句,但他有一点还算不错,那就是他把所有人都当人,会给每一个打过交道的人以尊重。
  “好嘞,哥那你先玩着。”
  小李非常懂事的说了一句,随即转身离去,离开杜绍久的视线范围后小李裹着烟沉思了几秒,然后掏出手机找到分组A里面的一个女孩子发了一条消息:“性格特别好的年轻富二代,一个人,A1区03卡,别画鬼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