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豪的人间实录 >第14章您有熟悉的技师吗
    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神豪的人间实录纵情年代 第十四章 您有熟悉的技师吗( ..)    “我们提到高端吉他第一时间总是会想起马丁和泰勒,但在这之外其实还有诸如老邓(lowden)一类专攻高端市场的手工琴品牌存在。”
    “刚刚也听杜先生说了您是玩指弹的,所以如果在价格方面没什么问题我建议您可以试试老邓的吉他。老邓吉他六根琴弦分离度要比一般的美式琴高,很适合分解弹旋律。”
    店员小姐姐在了解到杜绍久不是价格敏感型消费者后当即很专业的推荐了一款顶级吉他。
    老邓是北爱尔兰爱一位制琴大师和他家族搞起的小作坊,他们家的琴在国内知名度不高但在英国和欧洲有很多受众。
    这个牌子的吉他好是好,但就是贵,死贵死贵的。随随便便一把就要三四万,其中老邓本人做的琴更是要提前预约交定金然后在做,一把琴没个十来万都下不来。
    “可以,那帮忙拿一把我试试看。”对吉他不甚了解的杜绍久从善如流点头表示同意。
    店员小姐姐闻言小心翼翼的从玻璃柜中取出一把标价48000的琴递给杜绍久:“这款是老邓f35型号,整体由北美云杉和印度紫檀制作。”
    “这琴还可以,但就是有点丑,深色背板白色面板搭一块土里土气的。”
    杜绍久接过琴稍稍试了一下就把琴递还给店员,说着指了指一旁深红色颜值很高没标价格的缺角吉他继续说道:“这把琴我能试试吗。”
    “好的,您稍等。”
    店员微不可查的迟疑了一下,然后拿出钥匙打开玻璃柜取出琴介绍道:“这款琴是老邓f50c高端系列,红杉加巴斯通胡桃木制作。”
    “说起来这把琴还是我们老板之前去欧洲玩亲自背回来的呢,国内所有琴行加起来可能都没有几把现货。”
    听着店员言语中的暗示杜绍久无所谓的笑了笑,然后轻轻拨动琴弦。
    四万八的他都看了再贵点又能怎么样,买把吉他能花几个钱!
    “八万八,这款琴的价格是八万八。”店员小姐姐嘴角噙着笑意温柔的报出了价格。
    杜绍久闻言心中略微思量了一下然后开口说道:“好,那这么贵的琴,变调夹、拨片、琴包什么的是不是要送我套好的。”
    乐器这玩意一分钱一分货,十分钱三分货。以杜绍久的技术水之前试的那把吉他和现在要买的这把用起来并没啥区别。
    可问题是他杜某人是个颜狗,不管是女人还是物品他都很在乎颜值,所以多花点钱就多花点钱吧,谁让他有钱呢……
    不得不说老祖宗说过的由俭入奢易绝对是天大的真理,杜绍久虽然理性上还想着攒钱,可随着花钱越来越多明显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趋势。
    就在杜绍久瞎几把感慨的档口,店员小姐姐麻利的装琴收钱,动作一气呵成。
    这么容易卖出去一把好琴的情况可不多见,她生怕杜绍久下一秒就会反悔。
    于是乎还没等杜绍久感慨完他就被小姐姐恭送出了琴行。
    离开琴行杜绍久看时间接近中午就没直接回公司,而是转向去了紫薇厅吃午饭。
    酒足饭饱后杜绍久打开手机查了半天攻略,然后顶着十月末的午日阳光一路溜达着走向位于餐厅附近一家档次很高的spa会馆。
    他觉得自己有点吃撑了,要消消食……
    隐匿于某栋高端商务写字楼占据一整层面积的spa会馆装修内敛而又奢华。
    站立于电梯两侧迎宾的服务生、前台吊顶巨大的水晶灯、还有隐约传来的阵阵幽香无一不在诉说着“贵”这个字眼。
    一位非常富有胸前别着经理名牌的中年女人看到杜绍久第一时间迎上前问道:“先生您好,欢迎光临xxx公馆。”
    杜绍久收起一贯的和气面无表情惜字如金,漫不经心的点了点头就算是表示知道了。
    中年女人丝毫不以为意,笑盈盈的在次开口说道:“先生不知道您想要做什么项目?”
    杜绍久眼神扫过菜单,看着其中最贵也是大众点评上没有的一个名为“花开并蒂法式精油spa”的项目心里猥琐的想着什么按摩能特么要两千多。
    表面上却一脸正经的扬了扬下巴示意到:“就这个。”
    杜绍久今天就要见识见识这班王八蛋要如何腐蚀他这个五好青年的灵魂!
    他要代替那些没来过这种场所的工人爷爷们探探路,但凡有一点腐蚀的不到位他都要好好宣扬出去!
    中年女人闻言柔声应了声好,然后引着杜绍久走向vip区域,昏黄灯光映衬着大理石地面,不知那里安放的音响传出阵阵宁静悠然的音乐声。
    在这种环境里杜绍久澎湃滴内心都不免跟着安静了下来。
    走进房间杜绍久一眼望去心里颇为惊奇,几十平米的房间里客厅、淋浴、浴缸……可以说这除了缺张两米的大床和五星酒店套房也没啥区别了。
    不过从没床这点杜绍久也明白过来今天大概是不能把他腐蚀了。
    “可要是没点带颜色的活动凭啥要两千多哇?”杜绍久百思不得骑姐,小小的脑袋里大大的疑问。
    “先生您一会泡好澡拿起电话不用播直接讲话就行,技师会马上到。”
    给杜绍久弄好玫瑰花瓣牛奶浴的中年女人说着指了指客厅里样子古典的摇号老电话。
    杜绍久点了点头说了声好的,中年女人叫人送进来壶龙井还有一个硕大的果盘后悄然退却。
    半晌之后杜绍久泡完澡按照中年女人说的拿起电话说了声好了,电话那边一个女声柔柔的回了声您稍等。
    然后过了不到三分钟外面就响起了敲门声,杜绍久声音不大不小的喊了声进。
    “贵宾您好,68号、88号技师为您服务。”
    杜绍久看着眼前两位穿着特制中式短打服装,手捧托盘长相标致的年轻姑娘懵逼的眨了眨眼睛:“你们俩是……”
    “先生您要做的项目是花开并蒂吗。”
    “是啊……”
    “花开并蒂就是两个人一起给您按摩呀。”
    没出息的杜绍久听到这个解释无言以对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
    两位察言观色一流的技师见杜绍久没说换技师不动声色的对视一眼走上前脱掉杜绍久的浴袍。
    于是乎从来没见过这种阵仗的杜绍久迷迷糊糊的就趴到了spa床上任由两位技师施为。
    杜绍久忽然明白了古代皇帝为啥出昏君……不夸张的说这种俩人按摩的感觉3p都比不了。
    3p只是**,而这种被多人尽心尽力服侍的感觉是立于人上。
    杜绍久边由两位小姐姐按摩边有一搭没一搭地用微信撩忙到飞起的周峻漫。
    这种生活美滴很呐!
    杜绍久乐不思蜀的在市区玩了一整天,直到吃过晚饭才想起他现在还特么是个打工仔,还没升天呢。
    想到这点杜绍久急匆匆的赶在晚上十点前跑回公司打了卡,挽救了差点被扣掉的一天工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