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豪的人间实录 >第11章庸人自扰
    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神豪的人间实录纵情年代 第十一章 庸人自扰( ..)    化妆品一万八+手拿包两万八+香氛蜡烛一万二+家居用品七万二......
    “貌似钱花的有点快啊,也没干什么怎么就没了呢。”
    杜绍久吃过晚饭回到家和父母视频聊了会天后边算账边忍不住挠头。
    经过算账他发现这两天几十万块钱一撒手便宛若流水般花了出去,还没感觉怎么着银行卡里就只剩不到20万了。
    看着手机上显示的余额杜绍久很是为难的自言自语:“夜店去还是不去呢?”
    他原本还想着今晚叫上刘汉去夜店好好happy一回,可看到缩水严重的余额心里多少稍微有些犹豫。
    倒不是杜绍久舍不得和朋友一块出去玩花钱,主要是他这个疑似神豪系统的东西忒不智能,很让人担心这个龟毛系统那天会消失不见。
    今天有天降之财去次夜店花个一万两万的他不心疼,可万一明天要是没了他还是挺心疼的。
    说白了他杜绍久就特么一市井小民,那怕现在有神豪系统他脑子里想的也都是些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生活,永远都是狗肉上不了席面的主。
    哦不,不会永远。
    其实杜绍久内心深处也有属于理想主义的那股矫情劲,但穷怕了。
    与俩馒头吃三顿的日子比起来,什么伽柏理想主义都要靠边站,昨天租房砍价只小刀一下而不是祭出屠龙刀已经是他现在能做出最理想主义的事了。
    所以也许等神豪系统给的钱达到财富自由那天,他就可以真正活的行止由心,不去为那些所谓的‘鸡毛蒜皮’的小事而思考。
    “啾——嘭。”
    窗外传来的烟花炸响声打断了杜绍久的思绪,他随手扔下手机站到loft落地窗前看向窗外这座城市华灯初上时的景色。
    不得不说商业综合体中心带落地窗的高层看城景简直就是一绝,夜色中五彩缤纷不断绽放开的烟花刚好与视线平行,不远处欧美金融城写字楼灯火辉煌,商业购物中心各家店铺的巨型logo宛若火树银花。
    这一切组合在一起像比辛弃疾《青玉案·元夕》写到的景色还要美。
    杜绍久静静的站在窗前观赏着,loft干净的落地窗面在璀璨灯光照射下隐约倒映出他的的身影。
    过了一会烟火渐入尾声,杜绍久神经质的对着窗子里自己的影子扬起一抹笑容,然后笑骂了一声‘庸人自扰’。
    杜绍久忽然发现与写字楼里那些周日晚上七点多还在一边吃快餐一边加班的奋斗者们比起来,他已经要好上很多了,至少他现在可以做点自己喜欢的事。
    比如弹弹吉他什么的。
    想到这里杜绍久转身回到客厅抽起地上的摊子铺到落地窗前,然后取出他那把三手的马丁d28吉他。
    没错,就是三手。
    马丁d28原价两万多,杜绍久最早学吉他用的就是这把琴,后来家里最困难时他把琴转卖给了同学。
    再之后工作赚钱了他就在闲鱼上买了现在用的这把已经有十年琴龄的老款马丁d28。
    这把老琴用到现在不能说非常顺手,只能说是老掉牙了。
    那个音质、那个音准、那些个擦碰的划痕;杜绍久每次打板的时候都生怕它直接报废了。
    而且最关键的是他玩的还不是弹唱,而是指弹。
    所谓指弹吉他就是单用吉他演奏出完整的曲子,就像大提琴、钢琴一类的独奏一样。说的在直白点就是只弹不唱。
    相比于弹唱来说指弹的难度更大,因为不需要人声的配合所以指弹更讲究技巧,一把吉他玩出一个乐队的感觉。
    所以指弹从某种意义上讲要比弹唱对吉他品质的要求更高,毕竟弹唱搞人家都看你唱的怎么样,有把吉他能鼓捣出声做伴奏就行。
    而指弹嘛,你要是拿把烧火棍.......能弹得特别牛逼的人也有,但杜绍久肯定不在此列行列。
    “换琴!明天上午去公司打完卡就去买琴!”
    杜绍久一边想着一边抱起吉他缓缓拨动。
    《sunflower》
    指弹吉他大神孙培博的作品,是无数指弹狗的入坑曲,也是杜绍久曾经用一个月时间把手指弹烂才学会的曲子。
    琴声清脆,泛音渐起,杜绍久的思绪也跟着慢慢走远。
    多年前他在学校文艺汇演上演奏这首曲子成功博得了那个姑娘的关注........那个姑娘在台下和男朋友一起为他鼓掌。
    然后啊,表演结束了那位姑娘问他为什么只弹不唱,姑娘学弹唱的男朋友指出了他十多处指法错误........
    杜绍久回忆起这些倒不是是因为那位姑娘,而是想起了玩弹唱的家伙有多可恨。
    那些王八蛋不仅抢妹子,还要带着妹子跑到眼前来装逼。明明老子的技术难度更高,可偏偏妹子就觉得弹唱高级。
    “当啷。”
    微信消息提示音响起,杜绍久甩了甩有些疼的手指拿起手机点开微信看到是公寓租客群里一个备注为“19——01室”的人在他。
    秦先生:“住我楼上的兄弟吉他弹得不错。”
    杜绍久抬手看了看时间然后打字回到:“不好意思哈,一时兴起,这就准备收了”
    秦先生:“真的觉得你弹得好,我正在喝酒,刚好听着你弹音乐也是一种享受。(附带一张喝酒照片)”
    杜绍久点开照片看到贴着“山崎十八年”硕大酒标的酒瓶心中了然原来这大哥是为了装逼,随即便失去了说点什么的兴致,随手回了个谢谢了事。
    拍照装逼这种事情讲究一个自然,一张照片里面不能要素过多,不然很容易会被人看出来装逼的目的。
    单纯拍酒一点毛病都没有,但谁家特么自拍喝酒照片还能入画一只带着绿水鬼的手腕。这踏马恐怕只有把手撑在桌子上的同时然后崛起屁股,把身体摆出个u型才能把这么多要素一起收入镜中。
    “兄弟,会弹成都吗,弹首听听呗”
    杜绍久不想多说唐先生却不是一般的自来熟。
    看到这句话杜绍久顿有种想吐血的冲动,对指弹玩家说“会弹成都吗”算是伤害不高但侮辱性极强的典范话术之一。
    诸如此类的还有你会弹《南山南》吗、会弹《真的爱你》吗、会弹《十年》吗。
    “我只会弹棉花。”杜绍久手指连点回复了一句。
    这句话一出群内冒出了十多个潜水的人连发666,周峻漫也在其中。
    杜绍久看到周峻漫空闲心思一转点开私聊发送消息:“这会在干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