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豪的人间实录 >第7章EasyGirl


  “来杯HIBIKI 21年。”
  “威士忌酸去蛋清。”
  杭城的夜晚霓虹闪烁,隐藏在白昼之后的夜生活渐渐降临,形形色色的人走出家门融入到这花花世界里尽情欢愉。
  杜绍久和刘汉二人吃过晚饭后随便找了家清吧点上了两杯酒准备聊些朋友间才能讲的话。
  “从吃饭聊到现在,你恋爱了?”刘汉边把酒单递还给服务生边挑起了话头。
  杜绍久摆弄着手机随口回道:“我倒是想吃爱情的苦,可惜只配做单身狗。”
  “那这是跟谁啊,又要走肾了呗?”
  话说杜绍久这条咸鱼明明很想谈恋爱却嫌麻烦,一向只靠419维持生理需求,刘汉很了解这点。
  “你怎么这么俗呢,今天司白鸽带来的那个小姐姐加我微信了,交个朋友。”
  刘汉闻言嗤笑一声:“告诉你个秘密,她也加我微信了。不仅加我微信了,今天到场的几个人她可能都加了。”
  听到这句话杜绍久兴奋而淫荡的状态顿时一泄:“嗨,我还寻思从司白鸽墙角上挖两锹土呢。”
  “那你绝对是想太多,这小姐姐可不是一般人能拿下的,司白鸽就是舔狗而已。”刘汉说着点燃根烟,然后把烟盒摆到桌子上。
  杜绍久边把“周峻漫”三个字备注好,边好奇的问道:“感觉还不错吧,看上去挺好一姑娘啊。”
  刘汉摇晃着脑袋吞云吐雾宛若修仙飞升般开口讲道:“好不好咱不知道,但别以为人家玩游戏迷糊就真是傻白甜。”
  “你看她刚发的朋友圈,段位高着呢。”
  杜绍久不信邪的点开周峻漫朋友圈仔细观摩,半晌之后颇为丧气的念叨起搞不定搞不定。
  周峻漫九宫格朋友圈看上去正常无比,但仔细一看就能发现最后一张照片有意无意使用了女朋友视角。
  照片拍的是杜绍久和司白鸽质询的场景,司白鸽的侧脸完美入境,杜绍久站在对面充当背景板。
  这种角度怎么说呢,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如果不是站在司白鸽当事人的角度很难体会到那种感觉。
  她在默默关注我........她是不是喜欢我,她一定喜欢我........
  要说周峻漫有心计人家啥都没干,就是一张记录游戏瞬间的普通照片。
  说她没心机吧.......大概换成任何一个男人在喜欢的女生朋友圈看到这种关于自己的照片都有些遭不住。
  而且最戏剧的是周峻漫加了所有人微信,并且和杜绍久聊得很融洽,俩人都约好下次一起玩桌游了。
  明明杜绍久和刘汉俩人和司白鸽不对付,明明她和司白鸽的关系要更近一点。
  “现在这个时代套路太多了,单纯的感情很难遇到咯。”刘汉眼神看向杜绍久身后语气有些感慨的说了一句。
  杜绍久端起酒杯抿了一口不明所以的问道:“你看什么呢?”
  “那边有一对很有意思的小情侣,你看。”刘汉贼兮兮的说道。
  杜绍久顺着刘汉的目光回过头看去,只见身后隔着条过道距离的座位上有一对穿着JK制服年纪不大的小情侣,借着吊灯昏暗的灯光能看到男孩子高高瘦瘦蛮帅气的,言行举止明显有些放不开。
  而身材微胖的女孩则对这种场合很是熟悉,一直在引导着男孩喝酒吃小吃,偶尔还会有些身体上的接触。
  这种场景的确有趣,所谓‘情愫’大抵就是如此。
  “想当年我也拥有过甜甜滴爱恋。”
  刘汉说着端起酒杯隔空对正好看向这边的男孩敬了一下,杜绍久见状也端起酒杯跟着喝了一口。
  男孩腼腆的和女孩对视一眼,然后回敬了一杯,放下杯子后小情侣不知道说了什么,男孩站起身走出酒吧。
  “谁还没点故事呢,喝酒吧。”杜绍久点燃根烟吸了一口随口转移话题:“这酒吧黑人还挺多的。”
  杜绍久和刘汉二人是第一次来这家清吧,据说是杭城比较火的一家。
  “对,这家清吧很多黑人会来,据说是有点什么说法。”
  “什么说法?”
  “还能有什么,约......操他妈。”
  刘汉说道一半脸色忽然变得很难看,恶狠狠的骂了一句。杜绍久看着抱在一起从身边擦肩而过的男女很是错愕,接着也跟着骂了一句操他妈。
  从他身边走过的男女,男的是个身高一米七左右的尼哥,女孩穿着JK制服身材微胖,俩人边搂抱着边用英文交流着。
  酒吧嘈杂的歌声很好地屏蔽了俩人的交谈内容,以杜绍久二把刀都算不上的英语水平只听清了“fuck”一词。
  杜绍久和刘汉目送俩人进了厕所,然后相顾无言皆是沉默了下来。
  过了半晌刘汉一口喝光杯子里的酒长舒口气:“挺伽柏打脸,没看准。”
  “她俩刚刚说什么了?”杜绍久叼着烟眯着眼睛问道。
  “黑鬼说要艹死她,她问戴套行不行,一会男朋友就回来了。”
  刘汉回答完俩人又陷入了沉默,过了一会杜绍久干巴巴的说道:“走吧,不喝了。”
  杜绍久很想冲进厕所把黑鬼拎出来暴打一顿,可他没立场那么做。
  人家是自愿的,他冲进去不是见义勇为而是自作多情,所以只能默默的骂上一句‘他妈的’然后什么也做不了,最多就是眼不见为净。
  “再等等,等那个男孩回来。”刘汉招手叫过服务员点了杯酒。
  杜绍久闻言没在说话,斜靠在椅子上看向酒吧门口外漆黑的天空。
  十几分钟后黑鬼和女孩一前一后从厕所走了出来。黑鬼一脸满足的走出酒吧,女孩则是面色如常的回到座位上等待男孩。
  时间又过了一会,高高瘦瘦的男孩一手拎着蛋糕一手捧着花走了进来。
  身材微胖的女孩见状很是惊喜,俩人动作亲昵打开蛋糕插上蜡烛许愿,服务生适时送上两杯鸡尾酒。
  酒、蛋糕、鲜花.......
  除了女孩JK短裙下消失不见的肉色打底丝袜,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杜绍久和刘汉二人看完了整个过程,然后什么都没做默默离开酒吧。
  “我还以为你要做点什么。”出酒吧后杜绍久笑着说道。
  “我本来是想做点什么的,可一想自己都活的焦头烂额,何苦还自找麻烦。”
  刘汉自嘲的说道:“我们都特么是普通人,路见不平一声吼那都是故事里的情节。”
  听到这句话杜绍久笑了笑没在多说,刘汉叹了口气转移话题说起别的。俩人在酒吧门口等到杜绍久叫的网约车到后就此分别。
  灯光璀璨,夜色朦胧,放浪形骸的夜行动物们或三五成群,或一个人狂欢。
  回家的路上杜绍久看着车窗外擦肩而过的画面呢喃细语:“还是普通人吗?”
  “什么?”专心开车的司机师傅问道。
  “没什么,我说真美啊。”
  杜绍久边说边降下车窗,冷风卷进车窗司机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透过后视镜看着后排座上发丝凌乱嘴角上扬的年轻人司机没再接话,心里暗自诽谤这年轻人指定有点啥毛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