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豪的人间实录 >第4章开启美好新生活


  离开餐厅后杜绍久有些意兴阑珊,吃饭前还想着去喝点小酒现在也没了兴致,于是便叫了辆车径直回家休息。
  杜绍久租的房子是一个回迁小区带独立卫生间的主卧单间,房子另外两个租户都是女孩子,一个有对象一个单身。
  等他跨越半个城区从西湖回到家时间已经到了晚上九点多,隔壁有对象的那个姑娘房间里正断断续续传出男女交谈声。
  杜绍久听着很腻歪的暗骂晦气,心里琢磨着明天如果有钱的话搬家。
  现实生活中和女生合租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美好,相反在日常里会有很多的闲杂琐事,尤其是在租住的邻居有对象的情况下........
  每当对象来过夜的夜晚,总能听到一些不可言说的声音。
  杜绍久一开始还能理解,毕竟当代打工人赚点钱不容易开房钱能省则省,他带着耳机忍忍也就算了。
  可几次下来他发现隔壁这对情侣有点不太一样,正常人啪啪啪都是兴致来了直接开始。
  而隔壁这对每次都等到晚上十二点左右他特么睡着再干活,那种睡着了被叫床声喊醒的感觉着实不太好。
  而且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人家都特么一口气直接干完,隔壁是断断续续。叫个三五分钟把他吵醒就停了,等他刚酝酿好睡意又开始叫,每次都是如此反复持续接近一个小时才结束。
  杜绍久孤枕难眠时就会想也不知道是特么体力不好还是早泄。
  “叮咚”
  手响起的消息通知声拉回了杜绍久的思绪,拿起手机点开微信发现是一个名为‘杭城吃喝玩乐’的群有人在他。
  刘汉:明天的局你来不来?杜九岁。
  这个群是杜绍久刚来杭城无聊时在著名约炮神器——“豆瓣本地交友小组”加的群。
  当然约炮神器只是一种说法,具体有没有传说中的那么神杜绍久就不知道了。
  因为这群里面的人都是一些小白领文化人,人家说话张口美好生活闭口English。杜绍久只会喊‘窝草,牛逼’的粗俗之人在这里有些格格不入。
  平时大家偶尔组织个线下活动吃吃喝喝还行,要真的深入交流别人看不上他,他也看不上人家。
  再加上他22岁的年纪是群里最小,为数不多的几个能真正跟他做朋友的也都把他当小弟弟。
  所以私下里具体有没有一些喜闻乐见事杜绍久也不清楚。
  “明天什么局?”
  杜绍久边随手打字回复边爬楼翻看群内聊天记录。
  刘汉:“张总说明天去玩剧本杀,八个人的本子,现在加上你六个人”
  杜绍久看到前面报名人里有一个叫“司白鸽”的ID下意识撇了撇嘴:“明天有事你们玩吧,我不去了。”
  司白鸽其人真名叫什么不知道,但这人装逼水平和他的ID气质很符合。
  群里聚会大多数时候都能看到他的身影,动不动就整个活给大伙表演一番。而且这比是个地域黑,所以杜绍久很瞧不上他。
  “别呀,我好不容易放假休息,你来吧,正好明晚咱俩喝点。”
  就在杜绍久放下手机准备去洗澡时刘汉发来一条私信。
  杜绍久看到这条消息犹豫了一下,然后无奈的回了个好的。
  刘汉算是他在群里仅有的几个真朋友之一,这家伙是做现货钢材采购的,大多数时间都在华北地区跑来跑去,俩人坐到一块喝酒扯淡的机会不多。
  “行,明天下午一点准时啊。我还在酒局上就先不跟你说了,这有个钢厂的孙子一直想灌我,我非嫩死他。”
  杜绍久看到刘汉发来的消息幸灾乐祸的回了保重身体。
  现货钢材这行很多人都是草莽起家,所以他们行事风格和正常行业区别很大,路子挺野的.......说好听点就是比较真性情,喝酒是基本功。
  刘汉一个重本毕业的杭城本地小土豪在这行里摔打几年也未能幸免沾上了些许习气。
  不过也正因为是这样,刘汉才能和杜绍久臭味相投玩到一块去。
  回过消息后时间渐晚,伴随着耳边传来的靡靡之音和脑海中浮光掠影般闪过的种种片段,杜绍久艰难入睡。
  ……
  第二天早上一夜都没怎么睡的杜绍久睁开眼第一件事就是拿起手机打开手机银行。
  ¥200,
  “新的一天,开启美好新生活!”
  看到新到账十万块杜绍久宛若诈尸般嚎了一嗓子,然后扑棱一声跳下床冲进卫生间洗脸刷牙。
  虽然昨晚没睡好但他感觉自己现在精神矍铄,金钱滴力量充满全部灵魂。
  这要是在老家田边地头他都能一脚把牛踹开自己耕两亩地。
  可惜精神亢奋貌似只能维持一阵子,雄心勃勃准备晨跑五公里的杜绍久在吃了一顿丰盛的早餐后立刻萎掉,整个人哈气连天双眼呆滞。
  于是乎杜绍久重新爬上床睡起了回笼觉,晨跑什么的还是随它去吧……
  这一觉睡的无比踏实,睁开眼时间来到了中午十二点。
  杜绍久再一次从床上爬起随便换了身衣服后便匆匆赶往约好的地点会和,路上他还顺便私信了群里一个玩得比较好的小姐姐帮忙买午餐。
  群主事先定好的剧本杀门店在城西,从余杭过去差不多要四十分钟车程,杜绍久赶到时已经有三人到场正在休息区的沙发上闲聊。
  其中坐在沙发左侧身材丰腴皮肤白皙脸上架着副眼镜的姑娘看到杜绍久挥手招呼道:“这边,这附近也没什么好吃的就随便在金拱门买了点,你看看喜不喜欢吃。”
  杜绍久先跟另外一男一女打过招呼,然后一屁股坐到姑娘身边笑嘻嘻的回道:“甜姐就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没有之一!”
  杜绍久口中的甜姐全名叫田甜,杭城萧山本地人,是群里除了刘汉和他关系最好的。
  “土味,你怎么又油腻了”田甜闻言一脸嫌弃的表情说道。
  坐在对面沙发的的群主张卓调侃道:“你们俩下次能不能换种打招呼的方式,每次都一样我们都看腻了。”
  “就是就是,要不你们俩就在一起吧,天天打情骂俏多让人误会。”坐在群主身边的女孩子脸上写满了暧昧俩字。
  听到两人的话田甜大大方方的挽起杜绍久一只胳膊:“这不是在一起了吗,你们份子钱赶快交上来。”
  一旁的杜绍久听着几人开玩笑也不插话,打开汉堡默默吃了起来。
  他和田甜关系好众人皆知,但俩人不可能在一起大家也都很清楚。
  因为田甜是个律师,入行两年接触了几十起离婚案件的民事律师,她现在对所谓的爱情婚姻很反感,甚至因此还抑郁割腕过。
  而对于杜绍久来说,田甜人确实很好,但不是他喜欢的类型。
  或者说的浅显些,田甜不够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