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豪的人间实录 >第2章消费


  杭城大厦是杭城地标性的购物中心,来自世界各地的奢侈品牌汇聚于此构成了鼎鼎有名的销金窟。
  网上曾有个脑洞问题‘如何在一天时间内花光一千万’,如果是在杭城那答案很简单,到杭城大厦扫圈货就能花光。
  浑身沾满雨水稍显狼狈的杜绍久到达杭城大厦后随手把伞递给保安,然后丝毫不顾保安有些异样的眼神步履从容直奔巴宝莉专卖店。
  风衣是男生秋冬季节穿衣搭配很万能的一个选择,而巴宝莉家的风衣江湖地位算得上是扫地僧那个级别的。
  不仅版型经典,而且还防风防雨结实耐操,除了容易起点褶皱外少有属于奢饰品的娇气,所以杜绍久最先想到的名牌就是这个。
  “先生您好,请问有什么能帮到您的吗?”杜绍久刚走进巴宝莉专买店就有一位面容姣好的柜姐迎上前招呼道。
  杜绍久双眼漫不经心的略过柜姐看向一排排衣架:“看看风衣。”
  “好的,您这边请。”柜姐面上笑盈盈的应了一声,眼神不动声色在杜绍久身上打了个转:“外面是下雨了吗。”
  “小雨。”
  柜姐闻言轻轻点头:“您先看看有没有喜欢的,我马上回来。”
  说完冲杜绍久笑了笑然后转身离去,过了不到两分钟柜姐一手拿毛巾一手端热水走回来:“看您头发湿了,现在天气冷容易感冒。”
  杜绍久见状愣了愣然后笑着说了声谢谢接过毛巾擦头发,柜姐站在一旁柔声介绍每种风衣的不同。
  奢侈品柜姐看人下菜碟的情况确实存在,但没有人们说的那么无脑。
  吹牛逼都要讲究基本法,装逼打脸自然也要,柜姐怎么可能傻逼逼的做npc让人打脸刷剧情。
  人家看顾客是讲技巧滴,大概会通过几个方面来判断顾客是否有价值。
  首先是logo,如果顾客浑身打扮的跟奢饰品移动展柜似的,那不用说肯定有消费能力要好好服务。
  其次是看客户外貌,妆容、皮肤、体态,这几方面都很优越的客户,一般来讲也都很有消费能力。
  毕竟普通人能养活自己就不错了,那有那么多闲工夫花费大量精力保养身体。
  最后就是看顾客性格,例如杜绍久这样宛若面瘫惜字如金的顾客怎么看也不像是冒雨出街不买瞎逛的主,所以柜姐机智滴决定好好服务一波。
  而她这一波操作理所应当的把杜绍久好感度直接拉满。
  杜绍久擦好头发接过热水抬手指了指面前的风衣开口说道:“谢谢,你帮我拿一件那个我能穿的。”
  “好的,您稍等。”
  柜姐也不问杜绍久平时穿什么尺码,应了一声后精准取出件大小合适的风衣摆到一旁,然后伸手帮杜绍久脱下外套穿上风衣。
  整套动作那叫一个行云流水动作有素,杜绍久看着围着他打转,左抻一下衣摆右整理一下衣领的柜姐心里暗自感慨有钱真好。
  平时在某宝买衣服客服回个消息都特么得等半天,如今漂亮小姐姐一对一服务,美滴很呐。
  “帅哥你眼光真不错,这个系列的衣服很多人都撑不起来,但你穿着刚刚好。”
  柜姐不经意间转换了称呼,杜绍久闻言嘴角扬起一抹笑容没说话,移步到镜子仔细打量镜中的自己。
  一张消瘦清秀的脸因为经常熬夜皮肤有些暗沉,半干的发丝蓬松凌乱,此时搭配上巴宝莉最经典的卡其色中长款风衣还挺帅,而且还颇有几分文弱感。
  额,文弱感是因为杜绍久身体有些单薄,176的身高只有115斤,肩膀位置有一点点撑不起来。
  “帅哥这个没关系的,我们可以免费为您小幅度的裁剪一下。”
  柜姐站在一旁打消杜绍久最后一点疑虑,杜绍久闻言脱下风衣:“那就这件,裁剪要多长时间?”
  “因为我们要把衣服送往魔都进行裁剪,所以一般要七到十五天,不过你要是想早点穿到的话,我帮您加急,三四天就能拿到。”
  柜姐说着对杜绍久露出个“我和你是一边‘的笑容,杜绍久会心一笑点头说好。
  这招平时都是他对客户用,没想到有一天居然会有人对他使出来。
  “对了,帅哥咱们家现在消费满两万可以积分,你看要不要在选点别的。”
  心情不错的杜绍久自无不可的点头答应,然后在柜姐介绍下开始挑挑选选。
  可惜巴宝莉家自从换了设计师后风格逐渐偏向潮牌,除了风衣系列没什么能拿得出手的单品,杜绍久最终只选了条银灰色围巾和格纹双折钱包。
  风衣一万六、围巾四千,钱包三千;勉强凑够两万成全了一点柜姐的业绩。
  结过账两人互加微信杜绍久离开巴宝莉,走之前柜姐还很热心的建议他买衣服可以去dior和范思哲。
  杜绍久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也没细问为什么,离开巴宝莉后上上下下把杭城大厦里的大牌服装店逛了个遍后才发现柜姐的建议是对的。
  lv、爱马仕、古驰这几个牌子的秋冬装对年轻男人很不友好,要么特别老气要么特别花哨,那花花绿绿的大logo生怕别人不知道衣服贵。
  反倒是夏装夸张到不行的范思哲和纪梵希在秋冬装上即朴素又不失年轻人的活泼,让杜绍久这个立志低调装逼的家伙很是喜欢。
  左手巴宝莉、纪梵希,右手dior、范思哲。
  杜绍久提着大大小小七八个购物袋穿行在杭城大厦内,走过之处引起众人侧目。
  大佬出街扫货这种事常见,可大多数都有跟班帮忙拎着,像杜绍久这样赤膊上阵的还真不多见。
  不讲究,太不讲究了。
  这不像是大佬扫货,反倒像是代购进货。
  但不管别人以为是代购还是大佬,杜绍久在各家专柜享受到的待遇都不是散客能比的。
  “先生您好,欢迎光临格拉苏蒂。”
  一位机灵的柜姐远远的看到杜绍久走来连忙迎上前接过杜绍久手中的袋子,还不忘露出职业笑容欢迎道。
  杜绍久长呼一口气直截了当的问道:“谢谢,我想买一块偏心月相有现货吗?”
  逛街是个体力活,杜绍久现在有些遭不住了,手表是这次购物之行最后一项早买完早结束。
  柜姐闻言略微迟疑的点点头:“有是有……但不知道您想要那个型号,咱们家现货只有一款玫瑰金偏心月相。”
  “格拉苏蒂原创”在国内的知名度不算太高,但其实这是一个逼格比劳力士还要高上几分的高奢德国表品牌。
  杜绍久之前就在网上关注过这个牌子。
  尤其是他们家‘偏心月相’系列,跟宝玑、积家这些品牌的入门级撕吧起来不分上下,所以大多数时候一些最受市场追捧的型号都没货。
  “行吧,先看看再说。”
  杜绍久边说着边在心里算账,今天买衣服一共花了七万多,他原本计划想买的偏心月相白底手表要八万多,而玫瑰金的话至少要加价5万……
  这样算下来就是二十多万,也就是说还能剩下几万块钱,还算可以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