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追风年代 >第214章萌新2


  “还几百万呢,这不过是个小极品,卖不起高价。不过对前期的小武士还有点作用,你戴着太浪费,交易给我吧。”云如海说道。
  “你一个死人妖还想着嫁人呢,真系凑不要脸,你就别去祸害好人了,生而为人妖,好好享受生活吧,悲催的童年,屈辱的少年,快活的青年,纵情的中年,凄惨的晚年……”花漫天讥笑道。
  “哼,要你管!”沈小奎说道。
  “见鬼的,玩游戏能不能安静点,吵死了。”云如海不满的说道。
  “噢,我打了一瓶中杯加冰的金创药。”花漫天说道。
  “给我给我,我刚刚被怪物呼了一巴掌,正好加点血。”沈小奎赶紧说道。
  “噢,我已经不小心喝下去了。”花漫天砸吧着嘴遗憾的说道。
  “我们一起开全体模式,打死这家伙好不好?”沈小奎气愤的问道。
  “哥表示完全同意,甚至还略带赞赏。”钱重笑道。
  “为什么要打死漫天哥?”王启年问道。
  “这家伙太损了,明明知道我没血了,还抢药喝。”沈小奎说道。
  “什么叫抢,这药可我打到的,而且我哪知道你这小人妖身子板这么脆,我也挨了怪物不少响亮的巴掌,一点事没有,还有点火辣辣的爽。”花漫天笑道。
  “那是你变态!”沈小奎愤然道。
  “你才变态,你是不完全变态的过渐变态小人妖!”花漫天反唇相讥道。
  “天打雷劈的!总有一天我会修改攻击模式,把你们俩都弄死!”云如海说道。
  “我觉得那一天不会太远了,就在不远的将来。”钱重笑嘻嘻的说道。
  “哼!”花漫天与沈小奎互相瞪了一眼,专心玩自己的游戏人物去了。
  “哦耶!我又打到了个特别的铁手镯,准确+3,算是极品吧?”王启年问道。
  “哼!是极品,自己拿着!”云如海面沉似水的说道。
  “我等级够了,是现在戴上,还是先放在包裹里呢。”王启年问道。
  “……”云如海默不作声的玩着游戏。
  “阿海哥,你怎么了,怎么不说话?”王启年问道。
  “我还能说什么,我特么蛋疼,快要疼爆了。”云如海郁闷的说道。
  “阿海好像不大高兴呢,他怎么了?是不是今天不小心也踩到香蕉皮,还摔了一跤?”王启年看到云如海一脸不爽的表情,低声问旁边的沈小奎。
  “我哪知道,大概是见我们总打到极品,他却没打到,面子上有点挂不住。”沈小奎低声说道。
  “我说你们两个,悄悄话有那么大声的吗,我都听到了,生气,好恼!”云如海掏出一支烟点上。
  “冇得事冇得事,我跟漫天不也没打到极品吗。”钱重摆摆手说道。
  “就是,没打到也没什么的,何必打肿胖子的脸让他充胖子呢……”花漫天也安慰道。
  “漫天!”钱重愤怒的喊道。
  “干啥?”花漫天把身体挪到安全位置问道。
  “砂锅大的拳头尝过吗,很好吃的。”钱重举起手问道。
  “小时候经常吃,有点硬不好消化,口味重了点,血腥气有点反胃。”花漫天笑道。
  “别看我行动不便,可打起来人毫不手软,以后少拿胖爷开涮。”钱重不满的说道。
  “好的好的,以后有你在场的时候,我尽量控制我唧叽。启年你最近好像运气不错嘛,赶紧给我们多打点极品,不然可没好果子吃,我已经编了很多与你有关的笑话,随时都会喷薄而出。”花漫天说道。
  “漫天,你说的笑话一点都不好笑,只让人觉得尴尬。为了缓和气氛,我不得不配合着假笑,弄得我脸部假笑肌肉经常抽搐。”沈小奎说道。
  “那是你没有被戳中笑点,多听听就没事了。”花漫天说道。
  “你的冷笑话大多都是不合时宜的,冷得蛋蛋都缩到丹田里去了。”钱重说道。
  “我的运气一向很好,小时候经常在放学的路上捡到钱,有时等好久都没人来认领,只好自己走去派出所把钱交给警察蜀黍。”王启年说道。
  “我小时候总是莫名其妙的丢钱,怎么就没见人给我送回来呢。”花漫天说道。
  “那是你长得丑,人家不愿来见你。”钱重说道。
  “大家快来!这里有个好丑的怪物,还拿着根骨头棒槌,凶巴巴一副不好惹的样子,还嘟囔着叫人听不懂的话:什么兽人永不为奴,除非包吃包住!力量与荣耀!鲜血与雷鸣……”沈小奎喊道。
  “这是半兽人,大家围上去,多重攻击让它不断后仰没有机会还手。”云如海说道。
  “真是不知羞耻,穿个虎皮围裙还想假扮齐天大圣呢。”王启年说道。
  “果然好丑,比我小时候丑多了,揍他丫的!”花漫天说道。
  “肌肉很发达,就是有些呆头呆脑,跟你很像哩。”钱重笑道,在众人的围攻下,半兽人发出低沉的吼叫倒了下去。
  “这么难打的怪物,居然什么都没爆,真是小气,好歹也带瓶药水在身上啊。”沈小奎抱怨道。
  “这里半兽人刷得快,我们人多,就在这里练练级,把身上的药水用完再回去。”云如海说道。
  “那边刷了几个,正闲得无聊四处瞎逛呢。启年,小奎,你们买点地摊上的化妆品,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去引怪,记得要面带尬笑。”花漫天说道。
  “最好把衣服脱了,光着膀子去,那些五大三粗的半兽人就好这一口。”钱重赞同道。
  “本姑娘秀外慧中贤良淑德卖艺不卖身,坚决不去伺候那青面獠牙獐头鼠目的异族人!除非他们霸王硬上弓,把生米煮成锅巴,那我也就没办法了。”沈小奎说道。
  “傻丫头,那些半兽人大爷虽然长得寒碜点,可心地善良个个都是款爷,瞧见他脖子上那串人牙项链了没,能值好几百万呢。你若是从了他就能跟着吃香喝辣顿顿山珍海味,出门有车坐回家有人伺候,还能解决城市户口,一家人都跟着你享福,一人妖得道鸡和犬升天,你咋就这么不懂事呢?”花漫天劝道。
  “你扮演的老鸨子真是惟妙惟肖,叫人忍俊不禁。”钱重鼓掌笑道。
  “你咋不去!你这恶心鬼!”沈小奎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