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诡秘者的摩登时代 >第107章顿悟的学者求推荐和谢谢


  看到杜克被白焰照亮的眼神,肖恩的肾上腺素疯狂分泌,让他心跳陡然加快。
  如果换做普通人或者经验更浅的探秘者,此时可能已经吓到双腿瘫软或者拔腿就跑。
  神根的光芒抚慰着肖恩受到冲击的灵魂,这才使他不至于在巨大的震惊中迷失自我。
  灵质触角瞬间将枪袋中的M1920左轮手枪塞进肖恩的手中,弹巢中有三发普通子弹,三发灵质子弹。
  恶毒利刃也已经在肖恩的身旁释放着危险的锈色。
  “没有用的……迷雾先生。”杜克已经转过了头,在火机的光芒中,他的五官一片模糊,“他是你无法想象的存在……”
  肖恩听到身后的黑暗门扉中,传来一种令人作呕的声音。
  像是雨天穿着橡胶鞋踩在泥泞地中发出来的声音,像是巨型绞肉机不断翻搅肉糜的声音。
  那声音低沉巨大,正在滚滚而来……
  左轮手枪指向杜克,肖恩的眼神变得冰冷:“那是什么?”
  杜克低着头咯咯笑着:“那是……究极的智者,知晓一切答案之人……
  “顿悟的学者?”
  “他行事非常小心,所以即使在这探秘者最为密集的地方,也没有暴露,只存在于流言之中……”杜克推了推眼镜片,“作为踏入这里的一个无知之人,我被他抓住了。不过,我接受了一个交易——引诱九个灵魂到这里供他享用,以换取我的自由……”
  杜克教授露出心满意足的笑容:“迷雾先生,你正是第九个灵魂
  “你可能很生气,但我还是得谢谢你的帮助……”
  一声巨响,M1920的枪焰在黑暗中格外明显,子弹准确无误地集中了列文·杜克的胸口。
  杜克教授被子弹震得后退一步,不过子弹就像是打在稻草人身上一般,可以看见洞口,却没有血液流出。
  教授看着身上的伤口,摇摇头:“没用的,我曾尝试过自杀,没有用——我的死亡被禁止了……”
  门扉后面,那种诡异的声音越来越响,那声音像是有人将棍子伸进头颅搅拌脑浆。
  唯一的出口,正是巨大威胁袭来的方向。
  肖恩意识到他将直面一个非常可怕的事物。
  绝境再次激发了他心中的胆气,肖恩用灵质举起唯一的光源,甩开弹巢,塞入了一颗带有“恶毒”属性的灵质子弹。
  他朝着这个大厅深处的黑暗走去,深沉似迷雾之海的面具朝向杜克:“谢谢你的故事。
  “还有,虽然你将我引入狼穴,但我还是会还你以自由。”
  名为“迷雾”的Jack级探秘者没入了浓重的黑暗之中。
  杜克眼神冰冷,倒退着往门扉走去。
  黑暗之中的分离,象征着两人真正的决裂。
  “首先要解决的,是视线问题。”肖恩转身面对远处的黑暗门扉,针对即将到来的战斗进行分析。
  面对恐怖的事物,最重要的就是冷静。肖恩在经历了暗流街之行后,明显又成长了许多。
  灵质触角飞速地从书架上卷下来几本大部头,肖恩用打火机引燃悬浮在空气中的书籍,当做临时的火炬。
  “这是亵渎知识和传承的行为……”肖恩微微有些心痛地想着,“不过,上苍可鉴——我无法盲着眼进行一场战斗。”
  灵质触手远远地擎着打火机和“书籍火炬”,照亮了大厅中央,肖恩自身仍潜伏在黑暗之中。
  终于,那个传出奇怪声音的存在缓缓“涌入”了这间只有一个出口的大厅之中。
  通过火光,肖恩看清了“顿悟的学者”……
  他像是涌入大厅的潮水,不过这潮水却是由不断跳动的大脑组织构成的。
  肖恩有种幻觉——仿佛那黑色的门洞是创世巨人头颅上被打开的创口,巨大的脑子从那创口中流了出来。
  一股外科手术时才会闻到的独特臭味弥漫在大厅中,肖恩用力咬住牙齿,腮帮高高鼓起,才扼制住自己的呕吐冲动。
  八个身穿黑袍的身影,他们的膝盖之下淹没在齐膝的“脑浆河流”之中,随着那无定形物的涌入而平行移动着……
  “被杜克引诱的八名无辜者……就像是被顿悟学者强行控制的求知者一般……”
  杜克此刻瑟缩在门口的角落,用狂热中带着恐惧的目光注视着那已经无法用语言描述的“顿悟学者”。
  肉眼可见的电流在脑中闪亮,八个身影摘下了兜帽。
  肖恩看见他们鼻子之上的头部都不见了。
  八名求知者接受到指令,四肢触地,从地面、书架,甚至是颇高的天花板上,手脚并用、以令人不安的速度向着肖恩爬来,火光映照得他们影子跳动,显得格外的突兀和怪异。
  顿悟学者,这由脑组织构成的潮水继续往前涌动,滚滚而来,粘连濡腻的声音,光是这声音都足以让人发狂。
  不可名状、没有定型的恐怖事物彻底堵住了肖恩逃走的路。
  “地面作战没有胜机。”肖恩判断,“只能采用立体机动战术。”
  如此想着,肖恩的灵质触角,如同绳圈一般往上方书架甩去。
  肖恩忽然发现自己甩出的灵质触角明显延长了,勾住了之前绝对不可能勾住的高度。
  他皱眉:“为什么?”
  肖恩刹那间明悟:“这是清明梦!”
  人在做清明梦时,能随心所欲地操控梦境,包括让灵质轻松延长到超出极限。
  肖恩用圣纹匕首划伤手背,疼痛让意识突然清醒。
  梦境碎裂,肖恩看见一名求知者已经站在了自己面前,凶狠地咬向了自己的脖子。
  恶毒利刃瞬间贯穿求知者的身体,将其钉在了书桌上,牙齿徒劳地狠狠咬合,发出不甘的磕碰声。
  “好险!”肖恩猛然吸气,“我要确保自己不会陷入噩梦之中!”
  他知道“神根”有着很高的位阶,能确保他不会轻易陷入梦中,于是将部分心神凝聚在“私人博物馆”中央的那个符号之中,让神根微微发光。
  “这样的话,起码不会在不知情的情况下陷入噩梦……”
  又有一个求知者沿着侧面的书架攀爬而来,猛然一跃,双臂前伸,抓向了肖恩。
  肖恩的灵质已经卷在高层书架上,猛然一跃,高高跳起到空中的同时,手中左轮连连爆响,黑暗中突然接连闪现的枪焰,映出肖恩腾空而起的剪影,扑了个空的求知者打成了筛子。
  肖恩往上升起的同时,从天花板接近的求知者从上方扑了过来,肖恩的头偏了偏,空中燃烧着的书籍火炬撞中了它,让它嘶叫着、燃烧着坠落到了地上。
  火光闪烁间,求知者的嚎叫中,肖恩再度燃亮了一团书籍火炬。
  地上的顿悟学者已经接近,伸出了一团满是回沟的触手袭向肖恩,回沟中电光闪烁,肖恩觉得身体一麻,肌肉抽搐,从空中跌落。
  “电击效果!”肖恩咬着牙,在空中甩出灵质,勾住满是灰尘的吊灯,如同猿猴一般,用看不见的藤蔓荡过地上那一堆无定型之物。
  被拔掉引线的圣光弹在地上炸裂,顿悟学者发出了一阵怪异的啸叫,如同被伤害的棘皮类生物,浑身猛然瑟缩。
  肖恩在空中连开几枪,枪焰照亮了他坚决的脸,一名在原地等待,想要抓住肖恩的求知者从书架上坠落下去,肖恩则攀附在了它原本的位置。
  两名求知者在墙面凶悍跃起,两束闪烁着锈迹的灵魂利刃更为凶悍地将它们钉回了墙面。
  肖恩再度转移位置,堪堪避过顿悟学者一道电击,在空中吸了一缕嗅盐,他感受到入梦的能量袭来,但神根抗拒了那股力量。
  这次他保持了清醒,无意间看到了学者在动用入梦力量之时,似乎敞开了自己的一部分……
  肖恩的意识中灵光一闪,他眯了眯眼:“掌管梦境的邪神、能让人陷入噩梦的顿悟学者……”
  他忽然意识到刚刚自己一直忽略的事情:“顿悟学者拥有那个邪神的‘神羽’!”
  如果说“无意识入梦”只是它所拥有神羽的普通效果的话,肖恩相信顿悟学者能用神羽做到非常可怕的事……
  “所以它施以电击,希望我能坠地,拉近我们之间的距离……
  “坠地之后,我恐怕会陷入非常可怕的梦境之中。”
  肖恩甩出弹巢,将剩余的所有灵质子弹装入弹巢,在空中荡向另一个方位的同时,朝着地上的顿悟学者连开数枪。
  无论是灵质子弹还是普通子弹,似乎都没有对那一大堆脑质造成有效的伤害。
  “他一定有一个核心……”身边,又有一个求知者接近,肖恩的灵质卷着圣纹匕攒入心窝,狠狠将袭击者掼向地面。
  顿悟学者只剩下一个喽啰,肖恩的灵质也消耗巨大,战斗陷入了僵局。
  肖恩还在思索着如何解决对方的时候,顿悟学者的触手伸入杜克教授所躲藏的角落。
  杜克发出了惨叫声:“不!这和我们约定的不一样!”
  没有了足够数量的喽啰,顿悟学者轻易地就打破了自己的诺言。
  脑组织中伸出利齿,直接扎入列文·杜克的脊椎,杜克教授眼泪、鼻涕、口水齐流,惨叫着四肢扭曲地爬上了书架。
  他的身体严重缺乏锻炼,根本就承受不了这种高强度的动作,他痛苦至极的嚎叫响彻大厅。
  惨叫着的杜克,配合另一名求知者夹击肖恩,肖恩丝毫没有理会孱弱的历史学教授,用灵质将一颗圣光弹塞入求知者张大的嘴里,身后的灵质弥漫如惨红的雾气……
  在圣光弹被遮掩大半的光芒中,“悲痛迷雾”渗入杜克的神经,让他陷入了莫大悲痛的状态,这与学者下达的强迫命令形成莫大矛盾,让可怜的教授浑身抽搐着坠地,发出不止一处骨骼断裂的惨烈脆响。
  为了躲避席卷而来的触手,已经解决了所有求知者的肖恩再度在高空中转移了位置,他猛吸了一口灵能嗅盐,眼神中透露出了看穿迷局的森然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