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个体育生的惊天逆袭 >第158章张玉香


  “我叫张玉香…”短发男生恨恨的报出个女生名字,接着斜扫了蹇亚男一眼,又补充道,“我是苏山中学的高二学生,带队老师是曾宇凡。”
  有了学校名字就好办,苏山中学的位置在三号看台,保安赶紧跑出去找人核实。
  苏山中学的人来得很快,气势汹汹的一大群,项远眼尖,马上看到了人群中间的刁兵…
  这真是冤家路窄!事情越来越好耍了。
  “你们于尘一中啷个回事?想污蔑我们苏山中学的名声吗…赶紧给老子放人。”一个瘦削精黑的中年人进来就是咄咄逼人要干仗的架势。
  “只放人还不行,你们喊周季出来给我们学校道歉!”刁兵没有看到项远,只顾着趾高气扬的指责孙琪和蹇亚男。
  “你们苏山中学是猪八戒变的哦,男生跑到女厕所耍流氓还敢倒打一耙!”
  “放人可以,你们苏山中学要先道歉赔礼!”
  于尘县来的同学和老师都愤怒起来,包括三中的黑铁塔等人,大家此时一致对外,共同抗议苏山中学混淆是非,蛮横无礼!
  “大家不要吵了,真可能是场误会!”
  马爱华和一个保安走上来,保安手里拿着个学生证递给孙琪看,上面写着张玉香,性别女,照片正是这个男生的样貌。
  一堆人发出倒吸冷气的声音,天下之大真是无奇不有,居然还有长得比男人更“男人”的女生…
  “长见识了,真是长见识了!”孙琪摇头喃喃自语。
  她之前就听说有的学校为了提高女生体育成绩,私下滥用雄性激素,没想到这么快就见到了用激素催生出来的真实例子。
  蹇亚男像个犯错的小孩,将手中扭着的张玉香轻轻推开,一声不吭地退回到项远身边。
  “草尼玛,给老子道歉!”张玉香不依不饶,反身冲上来要打蹇亚男。
  项远摇头苦笑,拉着蹇亚男连退几步…
  知道这个短发男生是货真价实的女儿身后,他心里就多了一丝同情,这尼玛以后还怎么嫁人啊!
  也怪不得这个女生脾气如此暴躁,能好好活下去已经需要很大的勇气了。
  “刁兵,你们这些龟儿子是在犯错,我们可以向这个女生道歉,但你们也要摸着良心想一想,这是害了别人女孩的一辈子啊!”周季推开人群,面色严肃的站了出来。
  给女运动员服用睾酮类雄性激素是杀鸡取卵的可耻行为,后遗症数不胜数…
  长喉结与胡须之只是外在的大致表现,以后还有伴随终身的各种病痛,甚至还有不孕不育。
  在依靠力量和耐力的运动中,男性运动员通常比女性运动员多上10%—15%的优势。
  这正是雄性激素在性别中起到的重要作用!
  男性体内的睾酮(雄激素中最重要的一种激素)浓度比女性高15倍以上,这种激素可以对肌肉和骨组织起到强有力的合成代谢,可以刺激红细胞生成,有利于运动水平提高。
  而且女运动员使用睾酮雄性激素,以目前的兴奋剂检测手段,还很难检查出来…
  那名叫张玉香的假小子听到周季的话后…不自觉地停下了追打蹇亚男的脚步,脸上开始露出迷茫的表情。
  其实这种进女厕所被误会的尴尬情形,不是第一次在她身上发生了,有两个队友也碰到过这种难堪……
  莫非曾老师给我们吃的药真有问题吗?
  “玉香回来,我们这次不和于尘县的土包子一般见识!”瘦削精黑的中年男人招手喊话,这人正是张玉香的指导老师曾宇凡。
  “运动员就应该只看赛场上的成绩,你们这些土包子永远都搞不懂,啥子叫科学与训练的有机结合!”刁兵依然是那付嘲讽讨打的口吻。
  项远不由得哑然失笑…
  这还真有点科学的感觉,把女人都变成男人了,变性嘛,果然够科学的…
  看来金庸只是把东方不败从一个大男人写成女人,还是太过保守了!
  听过刁兵的话后,张玉香的眼神又逐渐凶狠起来,她昂首挺胸的走到蹇亚男面前,甩下硬梆梆的一句话,“有本事我们在赛场上见个高低!”
  ——
  意兴阑珊的众人回到看台上。
  苏山中学足球队毫无意外的拿了足球比赛冠军,南首县中屈居第二…
  终于到了吃午饭的时间。
  上千人在体育馆吃饭,学生都是外订的盒饭,份量少不说,卫生也不太过关。
  用来装饭菜的是劣质白色发泡塑料盒,散发着一种刺鼻的化学味道…
  项远闻了闻就坚决扔掉,宁愿拉着蹇亚男和马老师等人去体育馆后门老街吃豆花饭。
  蹇亚男和杜芯月情绪都很低落,两女在小餐馆里咕哝了半天,突然跟马爱华说,这次运动会过后,她们不打算再做体育特长生了。
  想想以后有可能会变成张玉香那雌雄莫辨的可怕模样,就让蹇亚男与杜芯月不寒而栗…
  何况两女的文化课成绩都还可以,做体育特长生一是因为喜欢运动,二则是想拿到“二级运动员证”!这可以在重大考试中加分。
  “那你们这次比赛要加油跑出好成绩,争取能把二级证给办下来。”孙琪吃了口腐竹,一点都不打算劝蹇亚男她们改变主意。
  马爱华心里也憋闷得厉害,如果这几个学生真的要走专业运动员的路子,以后保不准就会碰到刁兵和曾宇凡这种龌龊教练…
  各级体校与省体院的水也是深不可测。
  有些人为了出成绩,恨不得把手底下的运动员骨髓都给压榨出来,至于你们以后会不会因此产生后遗症…
  那就是老天爷的事情了!
  “蹇亚男,那要不要来瓶酒帮你庆祝一下,这么年轻就可以退役了!”项远笑嘻嘻的开玩笑,招手让饭店老板又加了两盘梅菜扣肉。
  女生担心服用睾酮雄性激素变丑,项远倒没有这个担忧,因为男生嘛,嘿嘿,天生就有用不完的雄性激素…
  “哼,我退役后天天负责监督你训练…跑得慢了就要挨我的竹鞭子抽!”蹇亚男夹起两片梅菜扣肉,朝项远示威般咧出雪白精致的小虎牙,恶狠狠的一口咬下去。
  “听说项远你周末在思远琴行当吉他老师,我也去学乐器好不好…”杜芯月的心情也轻松起来,想着以后不训练了得另外找个爱好才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