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山海封妖师 >第95章、上古封印被激活


一股绝对压力从灰蒙空间的深处瞬间压来。

除了高木,楠云三人被一击挤压得趴在地面上。

“这是什么鬼!”楠兴邦不可置信的惊呼道,当他想再次站起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体内的山海力以及气劲都无法施展运行。

“我的身体,不能动了。”楠云从惊讶中恢复冷静,“高木,为什么你还能站着?”

四人之中就只有高木还有力量,只有高木能够维持站立。

“是不是你动了手脚?你想将我们留在这里?”楠兴邦立刻想到这个可能性,并且大声对着高木怒喝。一时间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力量,楠兴邦陷入极度恐慌之中。

高木此时也愣住了。

上一秒,他刚把第三颗兽珠中的神秘能量抽取出来,并且在封妖塔那里汇聚成一枚近似完成的兽核。

而下一个呼吸,其他三人就倒下来了。

“你们冷静点,这个空间不知道怎么了,你们应该是被夺走了山海力和气劲而已。”一边说着,高木试着跳跃起来,发现自己的力量也十之去一。经脉中的山海力居然停止不动,而且体内气劲都不再流动。

山海力和气劲都消失了?这怎么可能,而且这一股是什么力量?

高木感受到有另外一股不可名状的力量在自己体内缓缓流淌,没有山海力的威力,也没有气劲的源源不绝。就像是街边的小石头,那般普通。

“化蛇,这是怎么回事?”高木自己没有办法理解,只能求助化蛇。

化蛇此刻正在努力融合兽珠,听到高木的呼叫后才分出心神查看。仅仅是一缕意识的释放就让化蛇大惊失色,连忙躲回封妖塔中。刚刚分出了一缕意识已经没了一半。

“上古封印!?这里怎么毁存在上古封印?”化蛇不得不放缓融合的进度,风风火火的喊道,“小鬼,你这下遇到**烦了,这个空间中有上古封印的残留。很有可能是因为兽珠的能量被你抽取,这里高塔的封印崩坏,所以激活了上古封印。”

“什么是上古封印?听起来不像是简单的东西?”高木这下也没辙了。

“仔细听着,上古封印就是曾经的山海界界主留下的封印力量,那是一种绝对封印。传说中的最强封印之术。现在看来,曾经的山海界界主在这里封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了不得的东西?“这里不是封印了你的前世残骸吗?”

“就算我的前世突破至高境,对于山海界界主,那也不过是小狗狗而已。根本用不着使用封印术,而且,我的前世并非一开始就在这里的。应该是被某人鸠占鹊巢,用了这个上古封印术的力量来封印我的残骸。”化蛇喃喃道,“上古封印只能压制这里一段时间,迟早有一天会消散。现在,你要马上离开这个空间,马上。”

曾经的山海界界主?白泽说过山海界界主就是我的祖先。这么一想,高木就大胆的猜测出为什么他能够活动了。

因为我体内的高家血脉!这里的封印术并没有封印我血脉力量,所以我还能正常活动。

这么说来,就算我没有了山海力和气劲,也还有第三种力量。

理清事情的缘由后,高木站起来,走向楠云三人。

“我体内的山海力和气劲和你们一样,都被封印了。” 高木只能一步一步的行走,“我现在用的是我另外一种力量,但只能维持正常的行走。”

楠云看向高木,现在的她就像一个死人一般,如果高木有个丝毫的歹念,她没有任何能力反抗。

遥遥看向整个灰蒙空间,高木悠悠道,“这里的高塔是用来封印某些东西的,但现在已经被我们破坏,这里的封印力被迫激活,但仅仅只是压制。这里迟早会再度爆发,到时候,那才是真正的灾难来临。”

说罢,高木在楠云身前弯下腰。

“高木你想干嘛?我警告你,你要是敢动手动脚的话,我第一个撕了你。”楠兴邦沉声道,听得出,要是高木真的敢对楠云动手,楠兴邦肯定会拼命。

高木抱起楠云,全身无力的楠云如同棉花般依偎在高木怀里面。突如起来的男性气息让楠云手足无措。

“呼,还好你够轻,否则以我现在的体力抱起你可不容易。”

楠云脸上瞬间红了起来。从小记事以来,除了父母,没有人能够拥抱她,更别提像现在高木那般,公主抱一样将她抱起来。

“你要对我姐做什么?你这个该死的!!!”楠兴邦连转头的力气都没有,只能死死的斜看高木那边。

莫次在一旁看得是满眼羡慕,“别的不说,高木兄,你敢抱楠云,我莫次佩服。”

那可是楠云啊,整个徐州,多少天之骄子都倾倒在她的石榴裙下。高木这家伙居然说抱就抱,要是被外面楠云的追求者知道了,高木铁定会被千万人追杀。

“现在你们三个都没有力量出去,在这里只能等死。如果你想靠自己从这里出去的话,我可以不搭把手的。”高木笑说道。

说着便将楠云抱着一步步小心翼翼的往高塔下走去,因为阵法被毁高塔已经岌岌可危,稍微一些力量冲击都将它破坏掉。

“要是我能出去,我第一个将他揍趴下!”楠兴邦气得肝疼。

“唉,现在我们都是废人了,真不知道这个高木为何还有行动的力量。”莫次自语到,“最奇怪的,是他身上的力量的确只是普通人的力量。”

因为楼梯的破碎,高木只能将楠云抱得更加紧。两人肌肤之间的亲密接触让楠云忍不住心跳加速体温升高。

自从成为了封妖师,获得山海力之后,楠云就没有过这种感觉了,她死死的让自己平复下来。

“你怎么把头缩起来?”看到楠云把脸蛋埋进自己的怀中,高木奇怪问道。

楠云沉默了片刻,轻声道,“灰尘多。”

高塔之下,灰蒙空间内所有的人形雾气都消失不见,上古封印的力量直接将神秘能量也一并消灭了。还好他已经收集了足够的能量。

一路上毫无阻碍,两人就像是在湖边散步一样,有的没的在闲聊。没想到,原来凤青和楠云在以前还是闺中好友,但那件事情之后,她们两人便彻底撕破。

“这么说来,当时原本给顾岚雪前辈的丹药真的是被你抢走了?”

楠云直视高木的下巴,“不错,我爷爷生命垂危,只有那枚丹药能够救他。为了我爷爷,只好动用了家族的力量,要挟丹药师塔拿出丹药。”

当初凤青因为信任楠云,所以将找到治愈丹药的事告诉了楠云。可没想到,两天之后,楠云的爷爷在意外中神魂受损,肉体崩坏,几乎就要死去。楠云直接带着家臣去丹药师塔求药,丹药师塔不得不给。十名七品修士站在谷恒面前,你说给还是不给?

没有了那枚治愈丹药,顾岚雪体内的毒无人能解,最重要的一味药,只剩那么一份在治愈丹药之中。要想重新炼制,需要凑齐所有药草,需要等两年多的开花季。顾岚雪的命等不了那么久。

要不是凤青遇到高木,顾岚雪恐怕已经奄奄一息,失去符箓师塔塔主之位,顾岚雪也很难继续得到丹药。就算是金正喜出面,也不能。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楠云几乎杀死了凤青的妈妈。

沉默了一会,楠云轻声问道,“你,会不会觉得,我这人很冷血卑鄙?背叛了自己的好朋友,甚至还害死好朋友的母亲。”

高木认真想了想,点点头。

楠云的做法的确很卑鄙,凤青那么信任她,而楠云却这般对待凤青。哪怕出发点是为了救自己的爷爷,错就是错,卑鄙就是卑鄙,没有其它东西可以掩盖。

“···”

楠云久久不语,没人知道她此刻的心情是怎么样的。

“前面就是出口了,回到水裂谷之后你应该就能恢复力量。”高木加紧了脚步。

“原来出口这么近啊,”楠云奇怪的说道。

高木抱着楠云走到一处气流密集点,这里的山海力和外界联通,只要进入这个集点,就能被送出灰蒙空间,回到水裂谷。

“其实,你早就知道怎么出去的,对不对?”尴尬中楠云问道。

高木点点头,“不错,我很早就知道可以利用这个地方离开灰蒙空间,但我隐瞒了。”高木坦诚道。

“你是想要拖我们下来帮忙?”楠云疑惑猜测道?

“对,是的。”高木简单回答道。

楠云目光锁定高木几秒后,肯定的说道,“不,你骗我,你留下我们,根本不是因为我们的能力,或者说,在这几天的路程以来,你根本不需要我们三人的力量。你大可以自己在这里大展拳脚。”楠云仔细分析道。

高木内心一颤,这女人果然和凤青说的一样,城府极深,智慧一等一。

目光始终落在高木脸上,看到高木那闪躲的眼神,忍不住笑了笑,“你不是会说谎的人。好了,不管你的目的是什么,你并没有害我们。我也不想去追查了。”

“不过,我希望你能将兴邦带出来。虽然他经常冲撞你,但他不是个坏心眼的人。拜托你了。”楠云恳求道。

高木叹了一口气,“我知道,他老是针对我,就是因为我站在你身边而已。刚才我抱你起来的时候,他都要把我生吞了。”

“拜托你了。”

“你们楠家欠我一个人情,记住了。”高木说道,将楠云送到气流集点中。

一眨眼,楠云便被气流吞没,离开看灰蒙空间。

高木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凑近鼻子深深的嗅了一把,“唔,真是香啊。”

回到高塔顶部,高木蹲在楠兴邦和莫次身旁。

“怎样,你们两个要自己下去吗?”

楠兴邦一直在找办法,但根本没有任何力气,连从纳戒内那东西出来都做不到。

“你把我姐怎么?”楠兴邦冷声道。

“送回去了,现在你们两个怎么样?”高木戏虐说道。

莫次连忙道,“说吧,你想要什么?”

“聪明人,一听就明白。很简单,拿出让我心动的东西,我就将你们送回去。”

莫次连声道,“我看到你所用的长枪,我这有一样东西,可以让你的长枪威力大增。”

“说吧,是什么?”

“一个阵法,专门铭刻在兵器上的阵法,三品铭刻阵,‘唤星阵’。”

“铭刻阵?那是什么东西?”高木从未听说过还有这种阵法。

“那是阵法的另外一种用途,用在兵器护甲上的。不过很多的阵法师不愿意承认,在豫州却很受欢迎。”莫次解释道。

“那你怎么给我?”

莫次目光看向自己的怀里,“在我兜里,有一张兽皮卷,里面就有铭刻阵的记录。”

高木翻过莫次的身体,翻找一下不止是兽皮卷,还有很多杂七杂八的东西,“这些东西你居然揣怀里都不放在纳戒?”

莫次尴尬的笑了笑,“我纳戒中摆满阵法,轻易碰不得。”

看向楠兴邦,“你呢?拿出啥来说服我。”

“灵石,开个数吧。”

不愧是大家族的弟子,开口就是不一样。不过已经答应过楠云,高木也不会真的敲诈楠兴邦。

“两百枚灵石。”高木淡淡道。

“成!”生怕高木反悔楠兴邦斩钉截铁的答应下来,“只要出了去,我就马上给你。”

“说话算话?”

“我可是楠兴邦,我的名字可不止两百灵石!”楠兴邦真的要被高木气死,区区两百灵石这土包子居然怀疑他拿不出来?

卖你对这两个大男人,高木可就不会公主抱,直接扛在后背,搬麻袋一样抬下去。

将楠兴邦丢进集点后,高木转身看向莫次。

心里头有过一丝念头,扛起莫次,步伐慢了一些。

“喂喂喂,高木兄弟,我怎么感觉你在犹豫,难道你想杀了我吗?”莫次轻声问道,“我们无仇无怨啊。”

高木没有说话,走到集点处,随手将莫次丢进去。

到最后高木还是放过莫次,虽然他是风声木的人,但终究没有伤害过自己,还出手帮了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