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山海封妖师 >第16章、募集手下

  
路府,徐州关西森林地带的最大势力,路家府主路学溪修为达到武斗师四品巅峰,虽然突破不了五品,但他的实力就是面对五品也不落下风。
关西森林的情况和荒原林极为相近,高木估计自己是使用了过多的山海力,所以才会传送到比荒原林差不多而又更远的地方。
饭桌前,各种美味佳肴轮番而上,高木陷入苦战,刚清完一盘鱼香肉丝,又来一盘炸虾球,让人越战越勇。
旁边的路娜看得目瞪口呆,眼看着高木将一碟又一碟的菜倒进嘴巴了,她想不明白高木是怎么塞得下这么多东西的,难道他的肚子里面有个洞?
高木也奇怪,自己的饭量怎么增长得这么多,难不成是因为天地合一法?这是高木唯一想到得原因,自己修炼天地合一法后经常会饿得难受。这种饥饿感不止是口腹饥饿,更多的是身体饥饿。
吃下去的食物被分解成力量精气,然后迅速被四肢百骸所吸收。就像是高木吸收山海之力的时候,山海力会环绕身体走一圈,然后身体抽取三成左右。
这种同时经脉和肉体兼修的法子真是划时代的绝唱。要修炼这功法必须要对经脉以及山海力有非常高的控制力,否则山海力根本走不完全身,也不会被肉体吸收。
肉体再山海力的滋养下变得越来越厉害,同时也需要更多的能量,食物就是一种很不错的能量来源。
感受着身体不断被充盈,真是太舒服了。
在饭厅后的木雕墙后,杨林和一名中年男子已经在那看着高木吃饭看了好一会。那中年男子身材有些发福,圆头肥耳,鼻头像个小钩子,眯着眼睛观察高木。
“杨教头,那青年就是你说能击退紫三娘的人?”路学溪原本是打算等高木差不多吃完再上前去交谈的。不料高木怎么吃都不够。
杨林也没看出来高木这么能吃,那桌上的饭菜都够他和他手下十几号人吃一顿了。
“正是他,高木,我估计高木至少是三品武斗师。就算紫三娘使出红落三千都上不了高木。”杨林把之前高木一脚踢破红落三千的情形告诉给路学溪。
路学溪点点头,“紫三娘这么多年来对我一直怀恨在心,没想到再见面她居然已经是三品武斗师,倒是我看走眼了。”抬眼看向大口大口喝汤的高木,路学溪有了自己的打算。“红落三千这种鞭法,想要破解必须要有足够的眼力,厚实的山海力。这高木能做到,那就证明实力远超一般三品。”
实力远超三品,也只是三品,路学溪有绝对的把握吃下对方。眼下他最缺乏的就是高端战力,高木能够得到杨林的肯定那自然有其了得的地方。
终于,高木停下碗筷,舒坦的坐在椅子上,缓缓喝上一口热茶解解腻。
“哈哈哈,这位就是高木少侠了吧。”路学溪开怀大笑,快步走向前去。
高木看家主出来了,笑着站起来迎合一下,毕竟吃人家的嘴短。“你好,多谢款待。”
“唉,这一顿饭菜的算是什么东西,高木少侠若是不嫌弃,随时过来都可以,多添双碗筷的事。”说着路学溪请高木坐下,自个儿也坐回家主位。
饭桌上的碗碟迅速被换走,重新摆放了不少水果。
“真的非常感谢高木少侠仗义出手,否则我家闺女怕是会遭人毒手。”说罢路学溪向高木举杯,“这一杯路某敬少侠你的。”
高木很少喝酒,随便拿起茶水也学着喝上一杯。“举手之劳而已,而且路小姐也承诺了我要求,既然路小姐已经完成了承诺,我也不是贪得无厌之人。吃完这一顿就会离开。”
“慢,高木少侠这是什么话,我闺女的命又岂是区区几百白银和一顿饭能抵消的,这要是说出去别人还不会说我路某这个当父亲的冷血无情。”路学溪可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高木。“说吧少侠,你想要什么,我可以作为报酬。”
重头戏来了,高木看得出路学溪想拉拢自己,高木没有立马拒绝就想知道路学溪拿得出什么。
“路府主这样说,我倒还真有需要之物。”高木拉长的声音,
路学溪微微笑着,好整衣裳,“但说无妨,”
“兽核,”
兽核?路学溪目光中闪过锋锐,不止是他,一旁的杨林瞬间亦升起一股气劲。虽然不多,但高木对外界的气息变化很敏感,还是捕捉到了现场不寻常的味道。
路学溪哈哈一笑,“兽核不难,只是好奇,少侠拿那东西有什么用?难不成少侠还会阵法或者符箓之术?”
高木没有表明,“那玩意值钱。”
一个疑问不由涌上心头,为什么路学溪只说兽核用来阵法和符箓之用,却不说修行呢?
路学溪不再追问,“兽核价值不菲,路府上能拿出来的只有一枚二品兽核。若是高木少侠不嫌弃,这枚兽核就送你了。”
高木没想到在家伙还真舍得送,而且一出手就是二品。
“对了,还不知道高木少侠是哪里人,听你的口音,不像是马甲屯这边的。”
“我是从青州来的。”
“青州?你是青州来的,我最喜欢青州东都了,你一定去过东都吧。”一旁的路娜听闻高木来自青州好奇的小眼神瞬间亮了起来。
“唉,小娜,女孩子家的怎么说话。”路学溪稍稍说了路娜一句,回过头继续问高木,“青州距离这里可不近啊,少侠不辞万里赶来关西森林是为什么呢?”
这家伙在试探我的口风,高木有些疑惑,但可以肯定路府不简单,路学溪也隐藏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这也是没办法,家师吩咐我到这里野外修炼,他老人家把我丢在这里就飞回青州去了。”
飞,飞回去?路学溪抓住了关键地方,高木口中的师傅是飞回去,而一般来说能够飞行,那就是六品啊。
高木接着说道,“收集兽核就是家师给我的任务,什么时候收集够了,就激活灵符接我回去。”高木说得很随意,语气中还带着嫌弃和抱怨,似乎来这里吃苦他也不喜欢。
路学溪只是笑笑,随后道,“我这里倒是有一件事情,正好需要少侠你这样功夫了得的人,报酬也是一颗二品兽核。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还有二品兽核?这路府是生产兽核的不成?
“什么事情,说来听听。”
路学溪抛出来的诱饵不可谓不大,高木的确太需要兽核了,哪怕会有危险他也得咬下。
“帮我们护送货物到关山森林南部,两趟来回,路府就给少侠一颗二品兽核。如何,算是个美差吧。”
“这么简单?”
路学溪摇摇头,“不简单,路上山贼凶徒不少,其中不乏高手。我们已经在这条路上损失太多,但那是路府的血脉,不能断开。”
就算真的危险,也总比跟一群二品山海兽打来得容易吧。而且野外得二品山海兽一只比一只狡猾,感知道危险就会逃走,高木追都追不上。
思考一会,高木拍桌子,“行,就这么定了,我帮你们护送,你们给我二品兽核。”
“哈哈哈哈,如此甚好,那就有劳少侠了。”见高木答应条件,路学溪也是高兴,“这样,高木少侠这段时间就在路府住下来,好好休息,明天就可以出发了。”
夜里,路学溪的书房,轻轻敲响。
“路府主,是我杨林。”
“嗯,杨教头进来吧。”
杨林轻轻带上门,站在路学溪的前方,“府主,高木他回房后就直接睡着了,看起来没什么怪异。”
“嗯,这年轻人可不简单,颇有城府,对我也是多加戒备。”路学溪喜欢在睡觉之前练字,能够让他更好的思考和放松。
“将他留在府上,会不会影响到府主的计划?毕竟他实力不弱,真要捣乱,那动静也不小。”
“无碍,计划的事,我还想将他拉进来。光靠我们几个,把握不大。”路学溪冷冷道,“二品兽核虽然珍贵,但对于我的计划,都是小事,而且兽核最后落在谁的手里还谁不准呢。”
**闻言心头一惊,“府主,难道你?可是高木他救了小姐。”
“如果他不贪心,我不会害他,但他展现出贪婪,如果后面他参与到我的计划中依然如此,那就怪不得我了。”路学溪那憨厚的外貌下可有着不简单的手段。
“可是,他的师傅呢?他说他师傅会飞翔,那可能事六品高手啊。”
“这等虚张声势的东西岂能尽信,年轻人终究是入世太浅。退一万步说,他的师傅真有六品实力,但只要我拥有了那样东西,成为六品不过是弹指之间。”路学溪何有自信,面对六品的自信。
杨林还要说些什么,却被路学溪打断,“夜了,杨教头还是多加休息吧。”杨林只能点头退下。
路学溪一人在房,手中的笔停下,走出桌子,来到窗前,看着空中明月。
“紫三娘啊,这么多年了,还是没有原谅我吗。”
经过一晚上的恢复,高木实力再度精进,他清晰感觉得到肉体更加结实,哪怕不用气劲覆盖,单纯的一拳都能杀人。
路府这府邸可不算小,而且有不少高手,二品,三品武斗师都有十数人,这个规模在民间府邸也算高级。
挂掉胡子,梳理好头发,换上绣有路府象征的衣服,高木整个人焕然一新,充满活力。
杨林差点没认出来高木的样子,两者前后的变化实在大。衣衫整洁,双眼有神,步伐沉稳有力。特别是高木的身上有一种莫名诱惑力,一丝邪魅。
“早上好的杨教头,”
“高木兄,换了套衣服后,整个人都不一样了。来我先带你去组建的队伍,路府刚召集了一批人,高木兄,可以从里面挑选十五人,成立自己的小队。”
两人来到路府大门前,几十号人在那里等候,其中不少都是穷凶极恶之辈,看样子都不是善类。
“这些人很多都是逃亡的犯人,或者被人追杀的。在关西森林,只要是路府的人,就有特权,受到路府庇护。所以才会有那么多人过来投靠。”
居然靠这个来召集手下?高木不得不佩服路学溪的聪明,不用什么付出就能获得大量的战力。
人群中不少人认识杨林知道他的身份,纷纷看过来。
杨林走到人群前方,朗声道,“既然大家选择来到这里,想必也很清楚路府的规矩。”
有人说道“能够成为杨教头的手下,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其他人也点头称是,看来在这群亡命之徒的眼里,杨林的形象还是很不错的。
杨林朝他们拱拱手,“这次前来并非杨某召集各位,而是这位高木。”
众人把目光落在高木身上,而高木同时也扫视众人。拉帮结派这种事情高木非常乐意,只是眼下这些人似乎对自己并没有什么好感。
一个单眼龙壮汉大笑道,“我还以为那小鬼是给你捧鞋的呢,要我听这小鬼的话?不知所谓。”
“就是,”
“还是你来当领队吧杨教头,我可是冲着你的名气来的。”
一时间那几十人都开始呼喊**的名字。
这让杨林很是尴尬,“各位,·”
“不用说,杨教头,”高木阻止了杨教头,“这点小事都要你来出面,以后我这支队都不知道该听谁的。”
说罢高木径直走上前,一一打量那群人,寻找适宜的。
那些中年男子自然看高木不顺眼,愣是站在前面挡住了高木的路,满眼的不屑。反而叫嚣道,“杨教头,你让这家伙来当队长,我可不想在战斗的时候还得看着一个娃娃。”
“哈哈哈~就是。”不少人也过来起哄。
那些人似乎想通过贬低高木然后来讨好杨林,因为这里的人都知道,当杨林的手下最安全,因为**是个三品武斗师,实力强大。其次是杨林名声在外,那些同道中人都会给他面子。
如果跟着这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小鬼,怕是刚出门就被其它山贼给围上来乱杀一通。他们是亡命之徒,可不是啊不要命的。
高木看着眼前这个人,除了力量强些,脚步漂浮,下盘不稳,练功不到位,太差了。
“喂,饭桶,你知道什么是棒打出头鸟吗?”
那个叫嚣的壮汉怒目而视,“你喊谁饭桶?菜鸟。”
“抱歉,我的队伍里面,不需要饭桶,以及蠢货。”
话音刚落,高木一击上勾拳,壮汉拔地而起,离地直飞三米高,以优雅的抛物线坠落,晕死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