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生命的最后两年 >第242章被人找茬


    于是他讪笑着将自己写的药方递给罗大夫道:“师傅,我虽然把这个药方记住了,但针对这个小女孩的体格,需要用多少药量,我就有些吃不准了。
    还有就是我写的字太难看了点,拿出去有点丢人。”他说完,又嘿嘿一笑。
    罗大夫看着姜小宝写的药方,笑道:“字确实难看,不过药方中、药的种类你还记的挺准的,不错!剂量嘛……小孩子用量当然是要比大人少一些的。”
    罗大夫说着,就拿起笔将剂量做了调整,然后又将那个小女孩叫到身边,又重新给她诊断了一番。
    随后又在处方上填上了女孩的姓名年龄等个人信息,这才将复写底联撕下来交给女孩的妈妈。
    同时对小女孩的母亲道:“小宝诊断的没错,药方我也做了调整,把这个药抓两副回去,吃了就没事了。”
    见罗大夫说的肯定,年轻女士也是满脸欣喜,虽然对药方上的字迹不敢恭维,但只要能尽快治好她女儿的病,那其他的就都可以忽略了。
    收了这名女士的诊费,高山又向她指定了他们家的药店,这才将这对母女送出。
    随后,罗大夫就一直让姜小宝坐在他身边,等自己将每个患者的症状问清楚、并把脉确认无误后,便再让姜小宝把一遍脉,说说这个病情的起因和治疗方案。
    在这个过程中,姜小宝虽然对大多数患者较为复杂的病情都说不出门道,但对于一些比较单一的、《伤寒论》和《金贵要略》中提到的症状,还是能对症下药的。
    虽然对于书上现有的部分药方,姜小宝还没记住,只记得药方名称,但他能有这样的表现,罗大夫还是比较满意的。
    毕竟这小子从自学中医开始也才经历了大半年的时间,能有这样的进步速度,已经非常不错了。
    就这样又过了一个多星期,姜小宝每天上午都在诊室了跟罗大夫学习医术,下午和晚上就在自己房间里看书并消化罗大夫讲过的那些医案。
    因此他医术方面也取得了明显的进步。
    在这段时间里,姜小宝的毒瘾也只发作了两次,每次发作的症状都比之前减轻了很多。
    现在每次发作的时候,他除了会感觉到身体稍微有些痛痒不适之外,其他的症状都已经基本没有了,甚至都不影响他正常活动。
    这天晚上,姜小宝正在看书,突然接到了四哥巩金波的电话。
    电话接通后,巩金波立即语气凝重的道:“小宝,不好了,有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的人来我们酒吧突击检查了,他们现在正在查酒吧,等一下还会查楼上的酒店。”
    “虽然我们酒吧不怕他们查,但这次他们查的非常仔细,已经挑出了几个小问题,看样子似乎是有人故意指使他们过来找茬的。
    三哥让我问你,看你在政府有没有认识的熟人?让他们打个招呼,给个面子。”
    姜小宝闻言顿时心里一紧,随即道:“我在政府方面也没什么关系!
    不过你们别着急,只要我们没什么大问题,我想在那些微不足道的小问题上,他们应该不会太过为难我们。你们先应付着,我现在就马上过去,咱们一起想想办法。”
    说完姜小宝便挂断了电话,随即叫上高山一起朝酒吧赶去。
    等姜小宝到了酒吧之后,这些检查人员已经查完了二楼,正在向肖飞云他们指出问题并勒令整改呢。
    姜小宝见状,连忙上前跟这些人打招呼,并询问具体情况。
    只听其中一个叫聂保平的带队小领导说:“你们酒吧在卫生和食品安全方面还算可以,但还是存在一些小问题,这些问题我们都记录下来了,你们就立即停业整顿吧!”
    姜小宝接过聂保平递过来的问题记录看了看,然后道:“这点小问题也要停业整顿吗?我们现在马上就能全部解决掉的。”
    聂保平见姜小宝心里有所不服,便板着脸皱着眉头道:“我说停业整顿,你们就必须照做,哪来那么多废话呀?是不是想被吊销各类证件啊?”
    姜小宝见对方确实是一副前来找茬的架势,也没再和对方争辩,心想:这件事肯定是有人在背后搞鬼,如果不托关系找熟人的话,估计以后就无法清净了。
    可是他除了认识几个警察之外,在其他政府部门也没认识的人啊!能找谁帮这个忙呢?
    这样想着,姜小宝突然想到了齐恒安。
    他觉得齐家在博阳市经营了几十年,现如今又是博阳市排名前几的大财团,他们家应该会在各个部门有很多关系,找他们或许能帮自己解决此事。
    这样想着,姜小宝就让那几个检查人员稍等片刻,然后他走到一边掏出了电话,找出齐恒安的号码拨了过去。
    电话接通后,姜小宝直接了当的道:“恒少,现在在干嘛呢?”
    齐恒安见是姜小宝的电话,便有些诧异的调侃道:“姜小宝,你今天受什么刺激了?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姜小宝听齐恒安这么说,也不生气。
    因为他们俩从一开始认识就是对头,后来虽然因为张雯雯和夏冬春夹在他们中间,使得他们的关系缓和了很多,两人还相互帮助过。
    但他们两人说话总会带着一些火药味,似乎这样才是他们俩的正常交流模式。
    所以姜小宝对齐恒安也没有多少客气,开门见山道:“我是有事找你帮忙才会给你打电话的,要不然,你以为我这是闲的?”
    齐恒安闻言笑道:“你没搞错吧?求我办事还这么豪横?你脑子没坏吧?”
    姜小宝因为心急,所以也不在这方面纠缠,于是直奔主题道:“你在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有没有认识的关系?帮我疏通一下,这会儿正有几个人在我们酒吧挑刺呢!”
    齐恒安呵呵一笑道:“是吗?这方面的关系我倒是有,不过你得求我我才会帮你!”
    姜小宝闻言也毫不客气的道:“齐恒安,你别忘恩负义啊!去年你们集团年会的时候我可帮了你大忙啊!现在让你帮我这点小忙,你就开始拿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