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九个阴阳师姐姐 >第1343章死亡游戏

    胡三辉和毛翠娥也太不是东西了,真是忘恩负义。
    他们一边花着胡大祥的钱,还一边虐待他的女儿。
    他们这么做,只会自识恶果。
    片刻,胡三辉在前面停下了车。
    我给龚月和许婷两张符纸,让她们俩和神仙姐姐在车里等我。
    毛翠娥那里,我一个人就能搞定。
    走了二十多分钟。
    在一片空地前停了下来,眼前是一个新坟包。
    “胡先生,毛女士,你们就把胡小果葬在这里?”
    “啊,这里清静啊,小果啊是一个特别喜欢安静的女孩,墓园里太吵了,而且墓园集体生活,万一有鬼欺负她怎么办?这里安静,就她自己,会很安全的。”
    毛翠娥说的可真好听。
    “胡大祥先生留下那么多遗产,难道给胡小果买个独力的墓地都买不了吗?”
    “这……”
    “哎呀,现在的墓园太能砸人了,一块差不多的墓地就要几十万,这样吧,如果保险的钱到账了,我马上给小果挪坟!”
    天慢慢的阴沉起来,周围的空气也突然凉了。
    阴风阵阵,树上的乌鸦哇哇的惊叫着飞了起来。
    “那,那个,张律师,墓地也给你看了,我们先回去吧。”
    “你急什么,刚来怎么就要走啊,我还没问她话呢?”
    “什么?你问谁话呀?”
    毛翠娥脸都白了,紧张的问。
    “当然是问胡小果了!”
    “张律师,你别在这装神弄鬼的,别吓唬我们啊。”
    我走到胡小果的坟前,从兜里拿出几张黄纸。
    然后在上面画了一张引魂符,扔在坟前。
    “嘿嘿!”
    “咯咯!”
    毛翠娥和胡三辉一听,吓的抱在一起。
    从包里掏出一沓黄纸和符咒,就往天上扬。
    “小果啊,我和你二叔平时对你也不薄,现在死了就别来找我们俩了,我们也不容易。”
    “嘿嘿……”
    凄惨的鬼叫声越来越大。
    毛翠娥把脖子上的大蒜往地上一扔,拔腿就跑。
    可是奇怪的是,她怎么使劲跑,都跑不出去。
    就在空地上打圈。
    胡三辉都吓的尿了裤子。
    “媳妇,你往哪跑呢?”
    “别追我,别追我,你的死和我无关啊,我可没杀你,是你自己死的,你要是觉得那头钱不够花,我可以多给你烧点,千万别来找我啊。”
    “你害的我好惨呀,我死的好惨呀!”
    一阵阵凄惨声后,一个穿着蓝色校服的女孩从坟包里飘了出来。
    “妈呀,鬼!”
    胡三辉和毛翠娥吓的魂不附体。
    女孩高高瘦瘦的,一张带血的脸,以看不清五官。
    她飘到毛翠娥身边。
    吓的毛翠娥连滚带爬,拿着旁边的树枝胡乱的挥舞。
    “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你不是说最爱我的吗?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小,小果,二婶知道错了,你就放过我们吧,你想要什么,我都满足你,要是不喜欢这里,我就送你去风景好的墓园,别在来缠着我了。”
    女鬼伸着胳膊就扑向毛翠娥。
    我拿出铁针甩到女鬼的身上,定魂!
    女鬼不动了,发出刺耳的鬼叫声。
    “本官是阳间摆渡使,有何冤屈和本官说吧,你到底是谁?怎么死的给我一五一十的说清楚,要不然,就让你去地府的油锅里滚一滚。”
    “小鬼拜见摆渡使大人,小鬼叫胡美,是毛翠娥和胡三辉的大女儿。”
    原来死的人,真是胡大美,也就是说,胡小果并没有死。
    这下,胡三辉和毛翠娥傻了。
    “不可能,你一定是骗我的,张律师,这个胡小果阴险的很,做鬼了还要咒我。”
    “我是你的女儿大美啊,你不认识了吗?”
    “小果,二婶知道错了,明天我就让大美来给我陪罪,行吧。”
    “毛翠娥,你连自己女儿都认不出来了,都是因为你,我才死的这么惨,你居然把我的尸体烧了,还埋在这荒郊野外,让野兽陪我,你怎么这么狠心。”
    毛翠娥捂着脑袋,慢慢的转过头。
    看到那个没皮是血的鬼脸,吓的又把头缩了回去。
    “你别骗我,我女儿大美留学了。”
    女鬼把胳膊上的衣服一拉,露出一块鸡蛋大小的红色胎记。
    “你看我到底是谁?”
    毛翠娥睁开眼睛一看,惊呆了。
    这不就是她女儿大美的胎记吗。
    胡小果身上没有这东西,毛翠娥惊慌的又看了看女鬼的后腰。
    她女儿大美不但胳膊上有一块胎记,后腰上也有一块。
    这下毛翠娥彻底傻眼了。
    “你是大……美!”
    “我是你女儿大美啊!”
    “啊……我的女儿大美,你怎么变成这个鬼样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胡美跪在我面前,哭着说:我一个多月前,在国外呆不下去了。
    得罪了那头的黑帮,就偷偷的回国了。
    拿着爸妈给我的生活费,我出入各种酒吧夜店,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
    突然有一天,我在酒吧看到了胡小果。
    本来我们两个就不和,我瞧不起她,就找了两个炮友,去约她。
    谁成想,胡小果那么保守,不就是被两个男人给强奸了。
    至于要死要活的吗?
    哼,胡美在国外生活,私生活混乱,当然不理解胡小果的心情。
    胡小果拿了一把水果刀就要和胡美拼命。
    结果被那两个男人给拦住了。
    还抢过水果刀,把胡小果给胖凑了一顿。
    那天,胡小果突然找到我,说要和我玩个刺激的游戏。
    我这个人就是喜欢刺激。
    于是就问她,什么刺激游戏。
    她说,如果我能混进她的学校,并且在宿舍住上一晚的话。
    就把半年的零花钱输给我。
    我说外加一条,让她当我的奴隶,想怎么使唤就怎么使唤。
    没想到,胡小果一口答应。
    因为和我胡小果身材相仿,就混了进去,那天晚上,我就鬼使神差的自杀了。
    本来我想把一切真相告诉我爸妈。
    可她们根本不给我机会,连尸身都不看一眼。
    拿了学校的赔偿,就火急火燎的把我给焚烧了。
    还把我葬在这里,胡小果说的没错,这都是报应,报应啊。
    我妈对胡小果那么苛刻,而这一切,居然让我来还,凭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