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鬼谷神谋 >第708章螳螂捕蝉
  第七百零八章螳螂捕蝉
  齐都郊外百里,这里有一座山峰,十分雄建,后面延绵不绝,该是从西中延伸到这里,却又与大海相连,像一个在大海之中吸水的龙影。
  月色之下,更显苍劲有力,而且形状也十分明显,若说平明日里难与看出,可在夜色之下,这一条巨龙之头,到让人见之肃然起敬。
  一处别院就藏身在此山之中,平时怕也少有人能知,现在夜色之下,更是与群山无异,成为群山身影的一部分。
  别院的大堂之中却显得不一样,气氛十分紧张。
  离魂尊主端坐正中,堂中却站着三人,正是孟赢与田氏二姐妹,都有些不安的看着离魂尊主。
  刚才他们在王禅的客栈里,一无所获也就罢了,可反而让王禅戏耍了一番,而三个女人则因为离魂剑法之事而险些内斗,这让离魂尊主也是颜面尽失。
  此时离魂尊主坐在堂中,却是闭目思虑,并没有理会堂中三人。
  “尊主,刚才我设局引鬼谷王禅进去,与他比试,不想却还是被这小子耍了,看起来我并没有伤到他,可他的那些血又是怎么回事,属下也十分疑惑,实让尊主失望了。”
  孟赢见离魂尊主缓缓睁开眼睛,还是首先向离魂尊主承认自己的过失,这样会减轻一些罚处。
  “无妨,你本就不是他的对手,而且鬼谷王禅的智谋若是你能斗得过,那么你也就不会来齐国了,现在你该已是梦魇尊主了。
  你们三人都不是他的对手,就连老夫也险些被他骗了。”
  离魂尊主叹了一口气,也自嘲一笑,缓解了三人紧张的气氛。
  “师傅,是我姐妹俩坏了师傅的大计,我姐妹俩愿意受师傅处罚。”
  南海婆婆到也硬气,也不说什么理由,知道刚才若不是他们内斗,那么或许结果不会如此尴尬,而且此时她也不敢再提离魂剑法之事,怕会再引起离魂尊主的更大愤怒。
  虽然三个女人都一把年岁了,可在离魂尊主面前,却还都像是孩子一样,说完之后,连正眼都不敢看离魂尊主。
  “大计,并没有什么大计,你们真以为鬼谷王禅如此聪明之人,为何会在齐宫无故显露三件圣物,难道是还觉得他像几年前一样自负,也喜欢别人高看于他,追名逐利吗?
  非也,此子聪慧无比,做事看似无规无矩,可却带着深藏的目的。
  他这是有恃无恐,在布下鱼饵,在等鱼儿上钩呢。
  今夜之事,本尊本也没有报多大希望,也只是想试一试这个鬼谷王禅而已。”
  “师傅,刚才纵然是鬼谷王禅未真的受伤,可若凭我们五人之手,应该可以一举拿下鬼谷王禅,只要拿住他,就不愁拿不到三件圣物,可师傅为何却忽然离开,难道真的是因为我与姐姐搅了师傅的谋算吗?”
  田淑雅还是有些怯生生的问着离魂尊主,毕竟刚才他竟然还想依靠王禅来制约于孟赢,显然是立场不坚定,所以此时才会趁势来问,就是想表明自己也不会再顾及王禅的生死。
  “淑雅呀,你是本尊最小的徒弟,可你也五十有余了,这么多年来,你本是最聪慧的一个,可现在看来,你竟然也不如淑惠,还有孟赢公主,可见你有的时候还是不能忘己。
  鬼谷王禅曾救过你一命,也对青裳与青苹两个丫头十分照顾,算起来他与你有恩无怨,现在让你与师傅一起对付于他,你心里多少有些放不下,所以谋算也总是考量不足。
  师傅也不怪你,可你轻视鬼谷王禅也就算了,可你却也把师傅当作蠢人吗?”
  离魂尊主本十分温和的在说着话,此时却忽然之间提高语气,像是发怒一样。
  三人一见,立时就地跪了下来,连大气都不敢喘。
  “刚才我已经说了,显露三件圣物,就是鬼谷王禅布的局,他想借此引出我,还有齐王,甚至是盗婴妖人,那么随着鬼谷王禅到了齐国,你觉得今夜只会是我们一方想得到三件圣物吗?
  不,若我猜得不错,在我们进入院内之时,还有一人就藏在其中,而且精通隐身之术,连我也不能感应到他真正的身位,而且气息十分微弱,若有若无,可见其内力之深,已在臻境。
  而鬼谷王禅的天问九式并不忌讳于人多人少,你们三人纵然武技也不错,可在天问九剑一剑九式上千变换面前,毫无还的手之力。
  纵然我与他可以不相上下,可若是硬拼,那个潜藏着的人就会在关键时候出手,那老夫不就真的成了蠢人了。
  为他人作嫁衣,你觉得这是本尊会做的吗?
  而且刚才我也感应到一股妖气,说明那个盗婴妖人确实也对此三件圣物感兴趣,所以若我们拼个你死我活,到成全了那个盗婴妖人,我离魂尊主一世英名,难道就要因为如此莽撞就尽毁吗?”
  离魂尊主此时才把心里的顾忌说清,让堂中三人听了也是自愧不如。
  若当时真的动手,那么鬼谷王禅必然会尽力而为,若一施展天问九式,那将是惊天动地之事,这一点三人都十分清楚,她们三人都见过王禅的剑法威力。
  几年前的忘欢峰,王禅一剑就把整个山崖劈得山崩地裂,而楚国端午盛会大江之上,王禅一剑六式,力战大江水怪,就连千年修为的水怪都被大禅降伏,她们深知天问九式剑法的威力。
  而现在王禅已可以一剑九式,尽得天问九剑的精髓,就更不可想像了,所以说人多并没有用,纵然是千军万万在王禅天问九式的剑下,也近不了身。
  而像离魂尊主所言,还有两拔人在窥视着,若真的动手,那离魂尊主不就成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了。
  如此看来,还真是会让离魂尊主颜面大失,所以三人一想,也都知道为何离魂尊主此时会勃然大怒。
  是因为王禅已算计好,非是只有一拔人,而这些窥视之人,也成了相互的牵制,这样王禅反而可以在这些人中游刃有余。
  所以此时的离魂尊主也不得不佩服王禅,虽然王禅把自己置身于危险中心,可这也正是最危险的地方,才是最安全的地方。
  “你们也不必惋惜,刚才本尊说过,只是试探于鬼谷王禅,而且目的也达到了。
  我们迅速抽身而去,你觉得那藏身之人又会如何,那个妖人又会如何,这怕也可以让鬼谷王禅睡不着觉了,既然我们不做那捕食的螳螂,自然要让别人去做了。”
  离魂尊主也是拿得起放得下之人,虽然今夜白忙一场,不仅被王禅当场揭穿身份,可他却能在关键之时及时撤离,不做那捕食的螳螂,现在反而又回复主动的优势,可以做山观虎斗,成为最后得利之人。
  “尊主高明,只要我们撤离,就依然可以谋得优势,也就成为那些人不得不顾忌的因素,而也避免了与鬼谷王禅硬拼,保存了实力,待鬼谷王禅与那两拔人斗得两败俱伤之时,也就是我们收网的时候了。
  只是孟赢请示尊主,接下来我们又该如何?”
  “接下来,你有那么急切吗?
  鬼谷王禅此次来齐,除了要抓捕盗婴妖人之处,应该还有他的目的,你就放心吧,他一时半刻是不会离开齐国的。
  而且你们手中不是还有他所顾忌的棋子吗,为何此时竟然想不到了。”
  离魂尊主话说完,孟赢也不再问了,她知道离魂尊主口中的棋子就是青苹与青裳两人,所以她脸上到也洋溢着得意,毕竟此事还得由田淑雅来出面了。
  “师傅,青裳这丫头自三年前来过一次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现在也不知在何处。
  青苹呢,师傅也清楚她此时的状况,至于王禅不知还有没有用。”
  “此事不用你操心了,明天我会公告出去,你与孟赢就在此山之巅决一死战,想来青裳那丫头自然会来,至于青苹,你也不必操心,我自会安排。”
  离魂尊主说完,三人也是一惊,未曾想离魂尊主竟然也会用如此手段,若说于青裳而言,一个是与他相处七年的师傅孟赢,一个是她的生母,当然不愿两人再次敌对了。
  而且若说决一死战,那么落败的一方必然会没有生机,这也正好可以引出青裳,就算不能引出青裳,王禅知道了也不会袖手旁观,正是引蛇出洞之计。
  而且此计还可以算作对孟赢与田淑雅争执而让离魂尊主颜面扫地的处罚,两人生死决斗,自然必有一死。
  而这一箭双雕之计,却是用牺牲自己的徒弟与属下来实现。
  由此可见离魂尊主也非善类,处事之阴险也是让人不齿。
  “师傅,孟赢学了离魂剑法,这对淑雅不公。”
  南海婆婆熟悉离魂尊主,知道今夜之事一定会有处罚,可刚才离魂尊主竟然未提处罚之事,现在看来是早就有了谋算,而从形式上来看,就是想让田淑雅死,所以她顾及姐妹情深,还是马上提出异议。
  “哼,你们姐妹之间早就没有感情,也不该有感情,这是本尊多年前就教你们的,你难道忘了吗?
  若说你还有感情,那么你与吴国的你两个妹妹又是如何,你还不是一直想让她们死。
  现在你为何会忽然关心起淑雅来了,这与你平时作风可不一样。
  再说了,她们两人本就有仇怨,我不想因此而误了本尊的大计,你们当中只有一人能活,若你们比拼不出结果,本尊也会亲自动手。
  不管是离魂剑法还是其它剑法,这个世界上一直都是强者生弱者亡,技不如人,也就别怪别人。
  就这样了,这三日你们就自行修练,不准私斗,谁若有违本尊之令,那就是找死。”
  离魂尊主说完,拂䄂而出,也不理三人。
  而三人此时也是体会到离魂尊主真正的无情与冷漠,对于孟赢而言,虽然占得优势,可她心里却也不敢大意,她不弄不清楚,是不是离魂尊主觉得她与王禅真的有联系,这才想借田淑雅之手清除于她,而她也不敢大意。
  对于田淑雅来说,她知道她的师傅不想她对王禅还有感恩之心,这会影响到离魂尊主的将来的谋算,所以清除她也是势在必行,她的师傅从来不会讲情义,只会讲利益,这一点她十分清楚,心里也是十分漠然,也十分失望,却又不想青裳与青苹因此而卷入此事,心里也是矛盾重重。
  而南海婆婆则事不关己,只是若说少了田淑雅,那么将来她与孟赢合作,又会少了一个帮手,她此时也是谋算着,如何能保得自己的小妹,毕竟算起来亲妹妹总比一个外人强。
  离魂尊主的一计,也是一石激起千波浪,每个人的心境都在震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