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为什么高中不能有趣 >尾声3

  天空仍是阴沉沉的,却不是因为半空的云朵,天渐渐黑了,夜晚即将来临。没有夕阳的傍晚少了几分遐想,整个天空是单调的灰色,灰中带蓝,是无际星空的颜色。那蓝又不似蓝,反而是透露着黑的气息,如一个个深埋的秘密,奋人追寻其中的隐秘。
  冬天的夜晚总是来临的快,夏天到下午七点左右,即使太阳沉入西天后,天可能还亮着,冬天五六点钟天就全黑了。只是对我这样的高中生而言,天黑的时间晚或慢并没有多大区别,不是在来学校路上天黑,就是再见教室里呆望着天空慢慢变黑。我们高一是需要上三节晚自习的,据说高三要上五节晚自习。
  教室里没开灯,显得有些暗,光线依旧足够看清周围。从放学到现在,不知不觉间已经过去半个多小时。
  “算他还识相。”宁秋月双手环胸站在原位,脸上倒也没有高兴的表情。他指的是胡云龙,识相说的是胡云龙主动当面向布亚男道歉。
  “我去洗手间,在停车场等你们。”
  宁秋月对我们说,迈开步子前往厕所。
  “好。”我说了句,宁秋月朝后挥挥手表示待会见。宁秋月身体一拐就消失在我的视线中,只能听到宁秋月渐行渐远的脚步声。
  教室内外都没有人,快步走到悦晴和王霸身边,我立刻道。
  “我知道宁秋月为什么事生气了。”
  王霸立刻抬起头。
  “是什么!”
  王霸的脸色似乎轻松了不少。悦晴给书夹上书签,抬头看着我。
  “因为,因为我对宁秋月撒谎了,她知道我在骗她。还记得昨天下午在街上捡到的那只鞋子吗,我知道是胡云龙的。宁秋月问我的时候我说不知道是谁的,但宁秋月早便知道了犯人是胡云龙,也知道鞋子是胡云龙的。”虽然不太好意思说出口,但正值危急时刻,我也顾不上隐瞒。我可不想学校变成废墟,我还在学校呢!
  “原来是这样。”王霸若有所思的点头。
  “你脸色看起来好了不少,空境什么情况?”我问王霸。
  “一开始愤怒战魂异常狂暴,我和其他几个同事难以招架,损害面积不断扩大。好在某一刻愤怒战魂狂暴状态不知为何变弱了许多,现在的愤怒战魂破坏欲望并不强烈,我们的压力也没那么重了。”
  “那个时间点正是胡云龙同学向布亚男同学道歉之后,再根据你的猜想,我认为让宁秋月同学生气的事不只一件,必须解除宁秋月同学的所有烦恼,战魂才会消失。”王霸流利的说出他的猜想,有理有据。
  “这样说的话只要我向宁秋月道歉让她不再生气,愤怒战魂就会消失!”我说。
  “没错,如果你猜想正确的话。”王霸提醒道。
  “呃,应该——不会有错吧?”拉长音,我突然没了底气。
  王霸只是微笑,从他的脸上我看不出他是什么想法。
  “我这边会努力拖住愤怒战魂并且修复战魂造成的损害,平复宁秋月同学心情的任务需要你完成。”
  我刚想回答,一阵铃声在我前方响起。是一段沉重感极强的纯音乐,我没听过。我是没带手机来学校的。
  “抱歉,是我的手机响。”王霸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手机,看了一眼联系人,然后对我们说。
  “是符瑾柔同学打来的。”
  王霸没有开免提,把手机放在耳边接听。
  “你好,符瑾柔同学。”
  电话那头似乎在说话。
  “是。”王霸回道。
  “是。”
  “什——我明白了,我会转告的。”王霸脸色微变,但他很快隐藏起自己的情绪。
  “阿水同学吗,是的,他在。”
  ……
  “好。”
  王霸将手机放于我的面前。
  “符瑾柔同学有话对你说。”
  点点头,我接过王霸的手机,快速的瞄了眼手机屏幕,通话的名称是“瑾柔”。
  真亲切。
  心里嘟囔了句。
  “嗨,瑾柔同学。”我语调轻松的说,等待着电话那头传话。
  “是阿水同学吗?”符瑾柔小心翼翼的甜美声音响起。
  “是我。身体好些了吗?”我回答。
  “谢谢关心,已经没事了。”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符瑾柔以任谁都能听出忧虑的语气说。
  “阿水同学,我现在很担心。”
  “我明白。”
  “撒旦——宁秋月同学现在的情绪很不稳定,被封印的力量苏醒了一部分,再继续下去,撒旦很快就要冲破封印。我作为天使,不能坐视不管。”符瑾柔语气坚决。
  “我已经找到了宁秋月心情不好的原因,等我一下,马上就能让她的心情好起来,请相信我。”我说。
  “真的吗!”符瑾柔惊喜的说。
  “只要符瑾柔同学情绪恢复正常,撒旦的本源力量便会安定下来,天使们能重新布好被撕裂的封印。这样撒旦不会觉醒了!”
  但她的情绪很快就低下去。
  “阿水同学,我相信你能做到。只是天界有顾虑,当撒旦本源封印被突破到百分之十时,会采取必要的手段阻止撒旦的进一步觉醒。”
  “什么手段?”我问。
  符瑾柔犹豫了,轻吸一口气道。
  “手……手段是……击杀宁秋月,中断封印解除。”
  听到符瑾柔的解释,我脑子一片空白,竟是忘了做出反应。
  击杀……宁秋月?
  身体的温度似乎都下降了几分,我的大脑停止了思考。
  把我从呆滞状态下拉回来的是悦晴清冷的话语。
  “我会排除对宁秋月大人的任何威胁,拼上本源。”虽无感情,却能察觉到话语中的决心。
  我并没有开免提,但悦晴的话是回应符瑾柔所言。悦晴盯着我,给我的感觉像是和另一个人说话。
  “天界的决议,我作为天界炽天使撒拉弗,绝不会退让。”符瑾柔透过手机听到了悦晴的回答,如此说道。
  心绪紊乱,我太过于震惊符瑾柔透露给我的消息。天界为了阻止撒旦的觉醒,做出任何事都在所不惜,即使是杀人!察觉到了我的沉默,符瑾柔语气柔和的说。
  “对不起,阿水同学。天界的决议,我只能执行。如果事情真到那一步,我不得不利用天使的力量,出手击杀宁秋月同学。”
  情绪稳定下来,我大脑开始运转,思考着符瑾柔的话,很快出声问。
  “符瑾柔同学。”
  “在。”
  “强大的天使和恶魔在宁秋月身边出现,会引动撒旦的力量,导致撒旦的觉醒对吗?”这是我在悦晴口中得到的信息。
  “是的,所以我自我封印本源,以符瑾柔的身份待在宁秋月同学身边。”
  “你想击杀宁秋月,要用天使的力量,反而会让撒旦觉醒不是吗?”我试着说服符瑾柔放弃行动。
  “我直接动用本源力量击杀宁秋月同学,出现这个情况的可能性很大。”
  “那——”
  “借人类之手击杀宁秋月同学,可以规避撒旦觉醒的风险。”
  寒意由脚底直冲脑门,我感到一股深深的恶寒。自己不出手,而是借人类之手完成。天使的强大之处不只是本身的力量,还有在人类世界中的影响力。我知道为什么符瑾柔给王霸打电话,天界想借助王霸,或者说是他背后的守护者组织,来完成它们所不能完成的事!
  我近乎呆然的望向王霸,没有话语,但王霸理解了我心中的问题,王霸神色严峻,轻轻的点了下头。如果事情发展到了那一步,守护者组织会在天界的要求下出手击杀宁秋月。我清楚了。
  我明白了一件事,天界并不在意宁秋月,它们所在乎的只是撒旦。为了阻止撒旦觉醒,它们能做出任何事。
  “宁秋月同学消失后,撒旦会以另一个身份存于世间,并且宁秋月在世界的存在会被完全抹除,不会再有人记得宁秋月。如此一来,你也不会痛苦。”我久久没有答复,符瑾柔继续解释。
  是这样吗,宁秋月在天界眼中不过是一个可丢可弃的容器,容器损坏就打碎换一个。下一个还有李秋月,王秋月。不但如此,死后还会被遗忘,没人能知道她曾经存在,AVD团也会消失,就像从来没出现过。你们把宁秋月当什么了啊,混蛋!
  紧握双拳,冲冠怒意从心底喷薄而出,我的身体燥热不安,视线都因为怒气恍惚了一下,我能感觉到自己快要不受控制的大骂出声,甚至有冲到符瑾柔面前和她当面对质的冲动。
  “阿水同学!”王霸猛然发声。
  “控制情绪,不要被愤怒战魂影响!”
  我心中一惊,才发现自己变得如此愤怒,努力平复心情,体内的燥热感和冲动被慢慢压制下去。
  “阿水同学,你没事吧?都是因为我无能,没办法帮你们,不然事情也不会发展到这一步,我真没用。”符瑾柔带着悲伤的语调,有要哭出来的架势。
  听完符瑾柔的话,我暗骂自己不该。符瑾柔面对宁秋月总是很紧张,却努力的待在宁秋月身边,以免她心情失控。事情到了这一步她肯定也很着急难过,我不但不理解她,还有质问她的想法,实在是不该。
  我带着歉意的轻声说。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我没事。”
  “阿,阿水不用向我道歉的,该道歉的是我,想到我要对宁秋月同学做那么过分的事…………”
  “不,事情还没到那一步。瑾柔同学,只要宁秋月的情绪平静下来,撒旦已突破的封印就能修复对吧?”
  “嗯。”
  “封印被修复,你就不需要对宁秋月出手,对吗?”
  “……嗯。”
  “交给我吧。”我说。
  “…………”
  “不管是封印还是战魂,我都会解决。”
  “…………”
  “所以明天见,在宁秋月,悦晴,王霸,符瑾柔,阿水存在的AVD团总部。”
  “真的……可以吗?”符瑾柔抽泣的声音传来。
  “绝对。”
  “我相信你。”符瑾柔发出低低的声音。
  “事不宜迟,我现在就去找宁秋月,明天见。”
  “明天见。”符瑾柔挂断了电话。
  将手机送还给王霸,我下定了决心。
  “是时候发起总攻了,我们下去找宁秋月。”
  “好。”王霸回答,悦晴轻点头。
  事不宜迟,我立刻走起来,前往约定的停车场。距离宁秋月下去有一段时间,宁秋月可能已经在停车场等了。
  走到后门处,眼睛突然瞟到了一本被翻开的本子,看起来很像是胡云龙的“校级美女详细信息册”,放在教室最后排的一个桌子上。距离我不远,我便走过去拿起来看。
  布亚男,c级,附:戴眼镜等级,摘眼镜等级未知。
  我立刻想到了胡云龙请求布亚男拍照的理由。
  云龙兄这家伙,怕还是没放弃。
  “怎么了?”王霸见我停下来问。
  “哦,没事。”想了想,这本子放在桌子上不太好,要是被外人拿出去乱传可不得了,于是我把它塞进我的书包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