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为什么高中不能有趣 >决斗4


  “我的回合,抽卡!等了这么久,终于让我抽到它了,这场决斗的胜利,是属于我的!”胡云龙暂时忘却了烦恼,哈哈一笑,开始他的表演。
  “召唤【星骸龙】,当这张卡召唤成功时,把自己墓地一只攻击力五百以下的怪兽特殊召唤,我选择召唤的怪兽是【涡轮同调士】。”
  “发动墓地【螺丝刺猬】的效果,这张卡存在于墓地,自己场上有调整怪兽时能够特殊召唤到场上!”
  “还没完呢,翻开里侧表示的怪兽【盾翼怪鸟】,将【星骸龙】,【螺丝刺猬】,【盾翼怪鸟】进行同调召唤!”
  “聚集的祈愿将成为新生的闪耀之星,化作光芒闪耀的道路吧!同调召唤,飞翔吧,星尘龙!”帅气强大的星尘龙再次从卡组中被唤醒,不过只凭它两千五百的攻击力,无法击败我场上两只两千八百攻击力的两只怪兽,我胜利的结局没有改变。
  “呵,接下来是我最后的绝杀!”胡云龙还没停下,它的行动还没有结束。
  “还没完?可你只剩下最后两张牌了,而且本回合不能再进行通常召唤,下回合我的两只超量怪兽能轻松解决你的【星尘龙】,场上没有怪兽的你必输无疑。”我冷静分析着场上的局势。
  “好好看着,胜败皆在此一举。发动墓地【星尘小龙】的效果,当同调召唤【星尘龙】时,将其在场上特殊召唤。”也是之前调律进入墓地的一张卡牌。
  “它是什么时候进入的墓地,对了,是发动【调律】的时候,从卡组上方进入的墓地!”我突然想起之前胡云龙使用的魔法卡【调律】。
  “难道说你是想召唤【流星龙】!”我惊呼道。看到这两只一星怪兽的瞬间,我就想到了强大的同调怪兽【流星龙】。
  “没错!用【星尘小龙】和【涡轮同调士】这两只怪兽进行同调召唤,出来吧,【方程式同调士】,发动它的效果,从卡组抽一张卡。”【涡轮同调士】为一星调整怪兽,【星尘小龙】为一星效果怪兽,正好召唤出非常特殊的同调怪兽,二星同调调整怪兽,【方程式同调士】。唯有用同调调整怪兽,才能用加速同调召唤出【流星龙】。【流星龙】召唤条件很苛刻,首先需要一张同调调整怪兽,还需要一张【星尘龙】,加上属于同调召唤,【星尘龙】星阶为八星,所以另一只怪兽一定是要一只二星同调调整怪兽,这张卡牌在整个游戏中只有一张——【方程同调士】!
  “聚集的梦之结晶将开启全新的进化之门,成为光芒闪耀的道路吧!加速同调,诞生吧,流星龙!”额外卡组中,胡云龙拿出象征着强大的十星同调怪兽,【流星龙】。
  【流星龙】,星级十,攻击力:3300,防御力2500,同调/效果怪兽,①:1回合1次,可以发动。从自己卡组上面翻开5张并回到卡组。这个回合这张卡可以作出最多有所翻开之中的调整怪兽数量的攻击。②:1回合1次,要让场上的卡破坏的效果发动时才能发动。那个效果无效并破坏。③:1回合1次,对方的攻击宣言时以攻击怪兽为对象才能发动。场上的这张卡除外,那次攻击无效。④:这个③的效果除外的回合的结束阶段发动。这张卡特殊召唤。
  “你还真有这张卡!怎么得的,我抽了一两箱的卡,从没有抽到过这张卡。”我没想到胡云龙还真有这张卡,这算是一张很稀有的卡了。
  “嘿嘿,前几天和一个朋友换的,后来才凑了这副卡,怎么样,哥强吧。”胡云龙嘿嘿笑道。
  “卡倒是很强,不过我的怪可不吃你的效果,等下回合我发动我两个骑士任意一个的效果,你的【流星龙】也得下场。除非……”我犹豫道,想着不会吧。
  “除非我能做出多次攻击对吧。”胡云龙知道我想说的话。【流星龙】有一个效果,翻开卡组上方五张牌,以其中的调整怪兽数量为准,【流星龙】能在一回合做出同样数量的攻击。也就是说如果胡云龙能翻到两张以上的调整怪兽,做出两次攻击的话,就能化解【流星龙】被击败的命运。
  “来吧,让我看看你能翻到几张调整怪兽。”我说。
  “我的确在卡组里放了不少调整怪兽,可在卡组上方究竟能摸到几张,我也不敢保证。也许一个没有,也许是五个。”胡云龙紧张了起来,在最后关头,这一次翻牌基本就决定了这局的胜负。
  胡云龙的手放在卡组上方顿了顿,终究还是一咬牙,翻开了最上面一张卡牌。
  【光之护封剑】。
  胡云龙脸僵了一下。
  “出师不利,你带了几张光剑?”我问。
  “两张。”胡云龙手放在卡组上,嘴巴轻轻蠕动,似乎在祈祷着什么。
  “开!”下一张被翻开。
  【废品同调士】,三星调整怪兽。
  “yes!”胡云龙脸色兴奋了一下。
  “这只是保本,继续吧。”我有点紧张了。
  “开!”
  【涡轮同调士】,一星调整怪兽。
  “噢噢噢噢。”胡云龙兴奋的大喊。
  “……我还有机会,继续。”我有些不好的预感。
  “再来!”
  【星骸龙】,四星调整怪兽。
  “不会吧,不会吧,难不成下一张还会是!”胡云龙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沉默了。
  很快的,胡云龙翻开了下一张牌。
  【星骸龙】,四星调整怪兽。
  “哈哈哈哈哈,阿水,你洗牌的技术不错啊,居然把我的调整怪兽全洗到一起去了,哈哈哈哈哈。”胡云龙拍着我的肩膀,控制不住的大笑。
  “真没想到,四次攻击………我不会直接输了吧?”我盯着场上的三只怪兽,比起对面能连续攻击四次的【流星龙】来说,显得太脆弱了。
  “诶,我算算。五百——一千二………我c,阿水,你真的死了啊,哈哈哈哈。”胡云龙知道了结局后又笑了起来。我也算了算,突破的怪兽后溢出的攻击力是一千二,五百和五百,直接攻击是三千三,我一共四千八的血,这样算算还溢出了不少伤害。原本抱着必胜的信心,结果在最后时刻被翻盘,我还真没想到。
  “你这运气也太好了,先不说翻到了四张调整怪兽,能连续发动四次攻击。但凡前面两张【调律】丢的不是【螺丝刺猬】和【星尘小龙】,你都召不出【流星龙】。”我无奈的说,这局胡云龙的运气真的是太好了。
  “嘿嘿,这就是真正的决斗者的实力。在决斗这一方面,你还不到家啊,骚年。”胡云龙笑眯眯的拍着我的肩膀,绝境翻盘的感觉总是不错的。
  “再来?”我收起自己的卡组,在胡云龙面前晃了晃。这局输的我是心服口服,但我不相信胡云龙下局运气还能这么好,我还想再来几局。
  “好吧,骚年,我给你挑战的机会。”胡云龙同样收起卡组,双方交换卡组洗切。
  教室安静下来,只剩下端牌声,门外不时有着学生走过。
  我抬头看了看黑板上方的挂钟,一点二十分整。这个时间点,已经有学生赶来教室了。
  “阿水,如果,我是说如果,那犯人主动向宁秋月坦白道歉的话,宁秋月会做什么,她会向老师打小报告吗?”我正想停止端牌,胡云龙的声音传来,于是我手上的动作继续下去。
  “她的话不会吧,既然已经认错道歉了,只要不再犯,也没有追究下去的必要。但道歉的对象不是她吧,她说的是其它女生。”我说。
  “也是。”胡云龙声音低了下去。
  “要我说,这件事越早解决越好,拖久了反而会变得麻烦。只要犯人肯自己坦白道歉,我相信会得到她的原谅。”我说的“她”是指布亚男。
  云龙兄,你可要快点想通啊,空境的安危,学校的安危全在你手上。
  “。。。。。。。。。”胡云龙没有说话,默默的将洗好的牌堆交给我。
  我接过自己的牌组,将它放在一旁,拿起旁边的一枚硬币说。
  “正还是反?”
  “正。”胡云龙说。
  硬币丢出,我伸手,它稳稳的落在了我的手上。
  “哈,我猜对了。”
  硬币是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