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为什么高中不能有趣 >AVD团调查会2


  “宁秋月,你……!”韩明美的话在半途停下,因为苏新谣站起来了。
  “宁秋月同学,韩明美同学,茫茫人海中相遇成为同学本就是幸运,何不和睦相处呢?”苏新谣分别看了眼两人道。
  “哼。”身为班长的苏新谣出面调停,韩明美咬了咬牙,狠狠跺了跺脚,坐回位置。既然她已经安分下来了,宁秋月也懒得理会她。
  “唉。”低低的叹息了一声,苏新谣道。
  “我以班长的身份保证,宁秋月同学的话句句属实。这件事真的会对女生产生很大的困扰,我希望能有男生主动站出来,向女生道歉,不然我只有报告老师来插手了。”
  等了一会,并没有男生说话。
  “我的话就到这里,谢谢。”苏新谣坐回原位。
  我注意到在苏新谣说要报告老师的时候,不少男生,包括胡云龙在内,脸色越发难看,一动不动的身体代表着他们的紧张。让我不禁怀疑跟踪的事不止一人参与其中,如果真是这样,实质可就严重了,单人作案和团体作案,性质更加严重,特别是对待这件事上。
  “最后我要说的是,我已经掌握了关键性的证据,之所以没有直接说出犯人是谁,就是为了给你们一个知错能改的机会,莫要让我失望。”
  宁秋月锐利的目光扫视着教室,她散发出的无形气势居然压倒了班上的所有人,每个和她目光对上的男生都会不住飘忽,不敢和她对视。教室内气氛很是安静,只能听到隔壁班发出的打闹嬉戏声。
  “今天教室很安静,不错,不错。”沉寂的气氛不知过了多久,方眼镜老班的身影出现在门口,脸上因为安静的教室露出难看的笑容。
  “就这样,想好了就来找我。当然AVD团会解决这件事,不管选择是什么。”宁秋月说完后,对老师鞠躬,随后走下讲台回到座位。
  “这是?”方眼镜老班看见黑板上的字,疑惑道。
  “老师,是学习调查会,通过它来调查同学们的学习情况。”宁秋月明显就准备好了一套说辞,很冷静的说。
  “原来是这样,不错,学生还是该以学习为主,这种调查会以后可以多多展开,让同学们知道自己的学习弱项和优势,能够对症下药,提高成绩。除这之外,学习…………”方眼镜老班滔滔不绝的说教又开始了。
  宁秋月坐在我旁边,我一边听着讲台上方眼镜老班的话,一边压低声音和宁秋月说。
  “在班上公开这件事好吗,虽然你没说具体的情况,但同学间聊着聊着总会知道事情的真相,布……同学怎么办?”我有些忧虑。
  “难道我不说就不会传出去?再说这件事的过错全在犯人身上,和她有什么关系。”宁秋月没好气的道。
  “话是这样说,可听到别人在背后议论自己总归是不太舒服吧,特别还是对待这件事上。”
  就算是没有恶意的评论,对于身为受害者的布亚男也会造成伤害,要说是对性格开朗的人,也就一笑置之。可布亚男显然不是这种类型的女生,沉默寡言的她是那种内向的人,有什么事情很容易憋在心里,让自己难受。
  我的脑海闪现出宁秋月和布亚男两个人在教室里谈话的场景。
  当时宁秋月正用手比划着什么,坐在她对面的布亚男脸色苍白,嘴巴紧紧地闭着,不发一言。
  “所以说要犯人快些自首,谁还敢说她的坏话。放心啦,我是经过了她同意才决定这么做的,她自己也说没事。”宁秋月解释道。
  我想她是不懂怎么拒绝人,才答应你的。
  没说出这句话,我正想着要不要告诉宁秋月我对犯人身份的猜想。
  “对了,那只鞋子呢?”我突然想起放学在路上找到了那只鞋子,没见到宁秋月放在身边。
  “我把它放在家里了。你问它干嘛,难不成你想到它的主人是谁了?”宁秋月扁着嘴问
  “呃,还不知道。”想了想,我还是决定先确认了再给宁秋月答复。
  “呵,是吗。”宁秋月转过身子坐正,斜撇了我一眼,带着意味不明的语气道,不过有一点很清楚的是,她现在很不开心。
  “你对犯人的身份有猜想吗?”以为宁秋月是因为我不说鞋子主人是谁才生气,我小心的问。
  “有啊,鞋子是谁的犯人就是谁。”
  “你并不知道鞋子的主人是谁?”
  “不然我为什么要问你!路人甲,你脑袋秀逗了?今天晚上不要再和我说话,这是命令!”宁秋月横了我一眼,翻开放在桌面的一本书看了起来。
  咳,也是。不过你也不用这么生气吧?
  晚自习时间过得很快,在做完作业后的发呆过程中,不知不觉就到了第三节晚自习。
  一个晚自习,宁秋月真的没和我说过话,就算我向她搭话她也当做没听见的样子,看着姿态是打算将自己的话贯彻到底了,她就是这么一个人。本想在下课的时候和胡云龙聊聊,可一下课一众以胡云龙为首的男生整齐的走出教室,不知去了哪里,直到上课才回来。问还在班上的男生,但他们的回答都很模糊,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更没参与过他们的活动。没得到有用的信息,只能是再找机会和胡云龙打听下情况,至少要确定他是不是那个犯人。
  放学的铃声响起,在老师走出教室的同一时间,早就背好了书包的胡云龙立刻冲出了教室,我甚至没有出声阻止的时间,就看他从我眼前溜走。还好,我抓住了走的比较慢的翟小天,拉着他坐在了座位上。
  “小天,到底怎么回事,胡云龙像是躲着我一样,还有其它男生今天晚上的行为都不太对啊。”
  “那,那个,唉,”翟小天无奈的低了低头,随后说,“云龙兄会和你解释的。”
  “你不会说?”
  “抱歉。”
  “好吧。”我放开了抓住翟小天肩膀的手。
  “明天见。”翟小天朝我挥挥手,走出了教室,脸色显得忧心忡忡。
  “明天见。”我也同样做了这个动作。
  云龙兄,你到底瞒了我什么啊。
  回过头,发现宁秋月以及AVD团的其他人都不见了。教室里也只剩下零零散散几个人,还有打扫卫生的值日员,别的不说,我们班放学跑路速度在年级上绝对是数一数二的。
  “我也该走了。”对自己说了一声,我收拾了下东西,拿好车钥匙走出了教室。
  今天路上难得的清静,原因是少了胡云龙和翟小天。宁秋月她们的话,恰巧她们回家的方向都和我家岔开,基本上出校门就要分开。
  “那是,布亚男同学?”人行道上,一个娇小身影走在光线昏暗的街道上,我经过她身边时看出了她是布亚男。
  原来她是走路回家。
  我这还是第一次注意到布亚男上学放学都是走路。
  还是不打扰她了。
  想了想,我决定先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