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为什么高中不能有趣 >福尔摩斯·秋月·宁的问话3


  轻缓的上课铃声响起,教学楼和校园内少有人在外,大部分人都在教室准备上课。
  今天星期三,体育课是下午的第二节课,第三节课是班主任,方眼睛老班的语文课。这是下午最后一节课,大部分人的心思都难以集中在课堂上,心绪早已飘到外头,想的无非是放学了要吃什么,老师会不会拖堂,有没有时间去外面玩下之类的。我大概也是如此,象征性的拿出书本等待上课,想着回家爸妈会弄什么好吃的。
  宁秋月到头来也没说她从布亚男口中知道了什么,她不说我们也不能强行去问,至于布亚男那边,我自认是没有这种让女生敞开心扉跟我聊天的能力,何况这对她来说也是很不好的回忆,让她一次次去回忆总归是不太好。
  我偏头看着坐在教室靠窗第一排,埋头写着作业的布亚男。教室内上课前的喧闹氛围不管老师怎么教育都没用,上课不是以打铃为准,而是以老师来到教室才算开始。
  叽叽喳喳的喧闹声一点点落下去,不用说,肯定是老师进来了。我看向门口,果然方眼睛老班正拿着书往讲台走。
  “上课,起立!”苏新谣首先站起来,高昂干练的声音落在教室每个角落,每个人都清晰可闻。
  “老师好!”所有同学齐刷刷的站起来,声音很好的配合在一起,形成极为洪亮的一声,这就是十多年的教育让学生习得的一项技能,不管来自哪里,以前认识不认识,总是能很容易的配合起来。
  “同学们请坐。”方眼镜老班露出他那凶恶可怕的笑容,但在我们眼里却显得和蔼可亲。嗯,背景配合上一块甜美的滤镜就好多啦。
  “教学进度比起另一个班快了些,所以这节课改为自习,明天继续上新一课。”方眼镜老班推了下躺在他鼻梁上的方眼睛说。
  “哦哦哦哦哦。”
  “耶……”
  教室内由寂静无声,瞬间爆发出惊人的欢呼声,不但没有占其他副课,还能得到一节自习课,对苦逼的高中学习生活来说确实是不得多得的好事。
  “自习课也要保持纪律,我会在教室里,不能说话,有什么学习上的问题可以来问我。”方眼镜老班提醒道。
  “是,老师。”就算是这样也足够了。
  “在自习之前,告诉同学们一个好消息,这个星期天到下个星期三,我们学校要开运动会。”
  教室内的气氛诡异的沉寂下来,随后是要掀翻屋顶的欢呼声从每一个人口中脱出,等这个消息,我们已经等得太久了。
  “终于要开运动会了,欧耶!”
  “为什么是星期天开啊。”
  “怎么了,星期天不也是要上课?”
  “是啊,我还想着初中星期天只要上晚自习,草率了,草率了。”
  “都十二月了,我还以为不开运动会呢,吓死我了。”
  ………………
  久逢的惊喜和期待的情感,点燃了同学们的喜悦之情。运动会作为学生唯一有理由在学校尽情玩耍几天的活动,比起国庆的七天假,或是觉长却短的寒暑假,意义是不同的,后者更让人觉得兴奋吧。
  议论声持续了五六分钟,终于是在方眼镜老班的示意下停下来,在得到如此的好消息后,就连声音消失的速度都要快了不少。如果说之前需要五秒钟教室才能完全静下来,刚刚只用了两秒不到就安静下来。高中生得到满足的条件就是这样简单。
  “我知道同学们很激动,老师也一样。玩要玩的痛快,学习也要认真学,切不可顾此失彼。”方眼镜老班教育道。
  “是,老师。”声音整齐洪亮。
  “同学们先把运动会的比赛报名表填一下,希望每一个人都能参加一项比赛。”
  “好。”这时候声音就零零散散的了,并不是每个人都想要参加比赛。
  方眼镜老班发下运动会比赛报名表,要选报名项目的话,自然少不了和朋友,同学相互讨论。开始方眼镜老班还想让讨论的声音小点,不过声音总是小了又大,如此几次下,方眼睛老班便是放弃了,随班上同学说话聊天。加上有同学问题目,方眼镜老班更是无暇顾及纪律的问题。
  在各种讨论声中,我接到了传到我这里的运动会报名表,上面写着不少同学的名字,胡云龙和翟小天的名字也有。胡云龙选了一百米短跑,翟小天也是一样,估计是胡云龙拉着翟小天报的名。可惜运动会没有篮球这一项目,不然胡云龙肯定会参加。至于悦晴,符瑾柔,王霸她们三个,因为位置太后,还没传到那边去,自然还没选。
  “一千五百米长跑!”在一行空的表格下,只有一个孤零零的名字,苏新谣。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作为一个男生单是八百米体测的时候跑,就会累到直不起腰,胸口如火焰般的燥热,气喘吁吁的别提多难受。这一千五百米更不用想了,一个不好说不定会当场昏迷。
  瞄了一眼男子的最长跑,我选择了拒绝。
  人和人的体质不能一概而论,有人曾在极度愤怒的情况下拯救世界,我跑八百米就半死不活。
  随意浏览了一遍可以参加的项目,从小学到初中,再从初中到高中,项目基本没有变,变的只是运动的强度。没找到感兴趣的,这些项目我都参加过,我问坐在的身边的宁秋月。
  “你想要参加什么项目吗?”
  “给我看看。”宁秋月收回望向远处的目光,拿起报名表快速的看了一眼。她失望的放下表格,嘴里嘟囔着。
  “无聊,来来去去就这么几个项目,不知道学校在想什么,需要有趣的项目才能激起学生的参赛欲啊,不然运动会和麻烦的体测有什么区别。”
  项目少也不能怪学校吧,这可是全国的统一标准。
  “你不打算参加比赛?选一个没参加过的比赛体验下也行吧。”我说。
  “这里所有的项目我大部分都参加过,跳绳第一,女子男子百米跑第一,四百米跑第一,跳远第一…………反正都太简单啦。”宁秋月视线落在我的正前方,我也不清楚她在看谁,也许只是眼睛随意的一瞟。
  “这个呢,也参加过?”我指的是下面目前只有一个名字的项目,一千五百米跑。
  “这倒没有。”
  “要不要去试试?”我玩味的笑了笑。
  “哈?”宁秋月看向我,却是很快露出了笑容。
  “好啊,哼哼。”宁秋月不怀好意的笑容让我感觉不妙,却没来得及阻止。宁秋月一把抢过报名表,提起笔在属于一千五百米下的表格中写上了一个名字——阿水。
  “等等!”我想要拿回报名表改掉自己的名字,宁秋月先我一步移开报名表,我扑了个空。如此试了几次,我没都没能拿到。
  “写好了就传给下一位同学。”方眼镜老班此刻正好闲了下来,对我们说。宁秋月递给了后面的人,老班还在往我这边看,我不得已坐正在原位。
  等方眼镜老班从我身上移开视线我连忙转头,却是发现后面的同学已经传给下一位同学了。
  只能等下课再改一下了。
  “你干什么啊,我不想去长跑。”我语气中不带责备,低低的声音充斥着无奈的意味。
  “去试试呗,反正没你没参加过。”
  “你怎么不去?”
  “又累又辛苦,跑完肯定一身臭汗,谁要去啊。”宁秋月理直气壮的说。
  “那我——”
  “你加油,到时瑾柔和我们一起给你当啦啦队,穿啦啦队服的那种哦。”宁秋月一言直中我的要害。
  哦哦哦,穿啦啦队服的瑾柔同学,光是想想就很美好。还有悦晴,宁秋月,还有……他就算了。
  “果然是啊。”宁秋月的声音将我拉回现实,她嘟着嘴巴,双颊微微鼓起,像是含了一口气在嘴里。
  “什么果然是?”
  “变态萝莉控!”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