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为什么高中不能有趣 >福尔摩斯·秋月·宁的问话2


  咔嚓。
  门从里面被拉开,背轻靠在门上的我脚下一个踉跄,被不高的门槛绊了一下,直接摔倒在地。上半身在教室内,下半身在门外。还好摔的不重,也没有磕到头什么的。
  “哎呦。”视线翻转间,我惊呼出声。躺在地上的我能看见的是灰白色的天花板,还有宁秋月略带惊慌的脸。
  “阿水,你怎么样!”宁秋月立刻蹲下,贴近的身体散发出淡淡的清香,说不出的好闻。
  “哦,不要紧,没受伤也不痛。”我一时间忘记爬起来,只是呆呆地看着从未在宁秋月脸上出现过的表情,惊慌。
  宁秋月蹲下的身体停了停,四目相对,最后是我先移开了目光。宁秋月的身体在的眼角的余光中站起,她的手伸在我的面前,没好气的声音传来。
  “你还要躺多久,还不快起来。”
  “哦。”我无意识的伸出手,握住了宁秋月小巧纤细的手掌。凉,是我的第一感觉,细腻如玉的手感令我爱不释手,丝丝暖意从她的掌心传来,冷热的温度融合在一起,交织在我的手掌中。一股向上的力量出现,小手想要抽离我的手掌,我下意识的用力紧握,阻止她的离开。掌心的温度更高了。
  “哦哦哦哦哦哦~”一阵惊呼声响起。
  “路人甲,你到底起不起来!”宁秋月泛着怒气的声音进入我的脑海中,让我的脑子瞬间清明。另一只手撑着地,脚掌和身体用力,有向上支撑的情况下,我很容易就站起身。
  “抱歉,刚刚走神了。”我站起来就立刻道歉,同时手中柔弱的小手迅速的被抽走。
  “哼。”宁秋月愤愤的冷哼一声,从她的语气和表情来推断,她的心情很不好。她洁白的脸颊带上了些许淡淡的绯红,但搞不好是因为生气所致。
  “阿水同学,你还好吗?”王霸话是对我说的,我却觉得他的目光并不在我的身上。
  “好着呢。”我说。
  “阿水,你受伤了吗,有什么地方疼吗?”符瑾柔跑到我身边,还转到了我的背后,“呀,你的衣服都脏了,我来帮你拍拍。”
  “我没事的,瑾柔同学。”被一个女生拍衣服上的灰,我不好意思的说。
  符瑾柔没有回话,还在帮我拍着因为倒在地而沾满了灰尘的后背。像是一个妈妈对孩子所做的那样。
  “不会吧,符瑾柔同学居然!”
  “混蛋阿水!”
  “哦哦哦哦哦~”
  ………………
  “那个,瑾柔同学?”我有些受不了同学们的混合目光,转头道。
  符瑾柔认真到一丝不苟的神情进入了我的视线,我压制住身体想要逃离的冲动。
  至少再忍一会就好!
  不忍心打断符瑾柔的心意,我选择了顶着同学们的目光等她的工作结束。
  “呼,好啦。”不多久,不断在我背上轻扫的手掌停下,符瑾柔满意的说,“很干净了哦,你的衣服。”
  符瑾柔的笑容纯净到不带一丝杂质,不掺杂任何其它感情,只有源于内心的喜悦,纯洁,完美,这是天使的笑容。
  “谢谢。”在我的眼中符瑾柔真的如同天使般,背后是一片洁白的光幕,隐约间能瞧见从背后折起的翅膀。
  “要小心哦。”光幕似乎又亮了几分。
  一只手掌用力的搭上了我的肩膀,阴冷又不甘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阿水,被符瑾柔同学拍背的感觉怎么样?”
  是胡云龙的声音,我不假思索的回答。
  “还不错。”
  察觉到胡云龙话里的另一层意思,我们关系很不一般,我立刻补充道。
  “你在想什么,瑾柔同学只是见我摔倒帮我拍背上的灰。你该关心的是我有没有因为摔倒受伤吧?”
  “你受伤了?”
  “没。”
  “那我问干嘛。”
  “…………”
  好像是这么说的?不对啊,有什么地方怪怪的。
  符瑾柔也察觉到了门外同学们略带奇怪的目光,紧张的缩到门的角落,脸色微红。在她的背后是通透着阳光的窗户。
  “我们可以进教室了吗?”最前面一个女生发问。
  “当然可以,我的调查工作结束了,非常感谢各位的配合。”宁秋月站在原地,伸出一手拉过躲在旁边的符瑾柔微笑道,符瑾柔惊慌了一下,摆出了僵硬的笑容。
  同学们鱼贯而入,不一会儿全部进入了教室,还有人时不时的往后看,切切私语些什么。在同学们进教室的途中,我看见悦晴站在靠座位一端的墙边,我想起来悦晴在我摔倒后立刻就进入了教室,就站在哪里一动不动。悦晴的视线和我交织了一下,她灵动冰冷双眸眨了眨,轻点额头,像是在询问我的情况。
  “我没事。”在同学们全部进入教室后,我回答悦晴。
  “你在和谁说话?”宁秋月斜着眼睛,松开拉着符瑾柔的手,不爽样的环胸而抱。然而还不等我解释,宁秋月下一句话如连珠炮一般再度说出。
  “无所谓啦,就当你是在自言自语。”
  好歹给我点解释的时机会吧。我无奈的想着,宁秋月脸色如翻书般一变,先前的不爽神情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兴奋的表情。
  “犯人的情况我已经问出来了,只要再实施下一步方案,就能让他主动认罪。”
  “那真是太好了,下一步方案是什么?”王霸才踏进教室,听到宁秋月的话后微笑着问。
  “下一步方案——”宁秋月的话突然一停,她紧盯着我,一刻也不移开目光,那是带着审视意味我目光。我被她盯得心里发慌,出声道。
  “犯人是谁,不可能是我吧?”我有绝对的自信,这件事真不是我干的。
  “倒不是你。”宁秋月立刻打消了我的自我怀疑,当然,不可能是我做的,就算宁秋月不说我也知道。
  宁秋月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下,用着不容反驳的语气道。
  “本侦探决定了,接下来的行动目标只有我一个知道,各位助手还有路人甲只需要听我安排就行了。”
  “为什么——”
  “嗯~?”宁秋月用危险的目光盯着我,我只得咽下了心中的疑惑。
  “本侦探,福尔摩斯·秋月·宁,在这里教你们作为侦探助手最重要的特性。多听多看,观察细节,少驳少疑,服从命令。明白了吗。”说着明显是临时编出的话,宁秋月摆出一副老前辈的样子说。
  侦探助手也有成为侦探的心,要教的是如何成为侦探,而不是如何当好侦探助手吧。
  巧合的是,宁秋月接下来的话正好回答了我的疑问。
  “只有先当好助手,才有机会成为侦探。所谓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路人甲是没有机会当上侦探的。”
  死在沙滩上的前浪可是你,福尔摩斯大侦探。再说了,我可没想要当侦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