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为什么高中不能有趣 >第23章空境中4


  在我重新将视线放在破坏的大厦附近,空间中那一点深邃的暗金色消失,大厦四周浮着几个小黑点,是和愤怒战魂正面对抗的守护者。
  小球被收走了吗?没有出声询问王霸,是被收走亦或是湮灭于天地,都和我没什么关系。
  小黑点身上浮现淡白色的光芒,因为是白天,从我这个方向看去没有参照物的白光团融入天空的背景中,很难察觉到。
  吱吱呀呀的声音自稍远处传来,像是摇晃的破车行进时发出的噪音。地面上一团团白光物体升起,那是大厦之前落下的碎片。碎片填补着大厦的缺口,如拼接积木,又好似倒放的电影,大厦的修复工作有条不紊的进行。在如此有效率的工作下,只不过十几秒的时间,最后一块碎片拼接上大厦。原本破败不堪的大厦焕然如新,拦腰处因愤怒战魂撞出的大洞观察不到,虽然看不见大厦内部和附近设施的情况,但也能猜到和被破坏之前没什么差别。
  大厦外的镜子折射太阳光,体现出通体通透的蔚蓝色外壳,亮却并不刺眼。再看大厦附近,几个小黑点已经不见,他们离开了。
  “这是怎么做到的,也是你们能力的一部分?”我惊奇的问。
  “对,修复工作并不困难,并不需要重新搭建,我们通过修复大厦的源,使它回溯到未被破坏之前的模样。”王霸保持着微笑解释。
  “又是源,源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不能很好解释源,源的存在很微妙。如我之前所说,源是万物之基,不论是空境亦或是人类世界,一草一木,甚至人类本身都是由源构成。”王霸打了个响指,肉眼可见的淡白色光泽从脚下天台中飞出,在他身旁环飞着,一个人形自下而上的缓缓浮现。光芒消散,我非常熟悉的身影双目无神的立于地面。
  “宁秋月!”我不由得惊叫,在空境中穿着校服的宁秋月站在我的面前,“你怎么在这?”
  “宁秋月”没有答复,她空洞的目光平视前方,身体一动不动。
  “喂,你怎么了!”我试着去抓“宁秋月”的手臂,当手掌握到她的手臂时,我的手掌毫无阻碍的穿了进去。在我的手掌周围,她的手臂散为一点点白色光芒。
  “发生了什么,宁秋月怎么了!”我略带惊恐意味的收手,抓住王霸的双肩急切的问。在我收回手掌后,“宁秋月”的手臂恢复成原本模样。
  “冷静点,它并不是宁秋月同学,是我用源构建出她的样子。”
  “抱歉。”偏头看“宁秋月”,模样什么的和真正的宁秋月没有区别,但她那无比空洞的眼神和略显虚幻的身体,让我明白她不是真正的宁秋月,我放开了抓住王霸的手。
  “看来你很关心宁秋月同学。”王霸微笑,眼中神色莫名。实际上只要他想的话,我哪里有机会抓住他,就算抓住了他也能轻易挣脱。
  “哪里啦,正常人遇见认识的人突然出现在这种地方都会关心的。”我试着辩解,我自己都不知道辩解的理由。
  “说的也是。”王霸似信非信的笑着说——实际上笑容没变。
  “真像啊。你变出这东西,好巧不巧还是宁秋月的样子,什么意思。”我话是对王霸说,视线一直放在栩栩如生的“宁秋月”身上。
  “为了更好的说明。”王霸轻移脚步,站在“宁秋月”身边,比我更近。
  “源存在形式千万,如你所见,我能在空境中利用源制造任何人的外貌模样,或是物品。”王霸伸出手,光芒自空空如也的空气中凭空出现,飘散聚集于他的手上。一本《语文》随着光芒的减弱躺在他的手上,是我们这个学期学的书。
  “但也仅限于空境,在人类世界我做不到这些。”王霸把书丟给我,我很轻松的接下。
  我触摸书页,封面纸张的顺滑感很真实,翻动书页,里面密密麻麻写满了我熟悉的内容,粗糙的触感一度让我认为这是一本真正的书。
  “我为什么摸不到她?”合上书本,我说的是“宁秋月”。
  “人体的结构很复杂,凭我的能力目前只能做到复制人的模样,做不到制造实体。”王霸苦笑一声,“这不是重点吧?”
  “还是很重要的。”
  “你的能力只能在空境发挥?”我问。
  “是的。空境和人类世界源的存在形式有很大不同,只有空境中的源才能被分解重塑,人类世界的源异常稳固,即使是最强大的天使和恶魔,也只能通过改变空境的方法影响人类世界。”
  “从结果而言还是能对人类世界产生影响,这本书能带出空境吗?”
  “不行。想要维持源制造物必须持续注入源,一旦停止就会回归于源,在人类世界我无法控制源。”
  噗的一声,我手中的书本化为点点洁白光芒消散。我试着去抓光芒,光芒却透过我的手掌,隐匿于空气。
  “这样不行啊。”我带着些许遗憾的说。
  “算是一个限制吧,在空境中我能做的事情可不少。”
  “是无所不能吧。”我白了他一眼。
  王霸微笑。
  “我们怎么回去,在这里待了挺久的。”空境中寂静的氛围我不是很喜欢,在这里待的也够久了。
  “是吗,该回去了。”王霸一手顶着下巴,似是自言自语。
  “在离开之前,我有一件事想要拜托你。”王霸放下手,带着恳求的神色。
  “是和宁秋月有关?”我立刻就想到了悦晴和符瑾柔的话。
  “是。”王霸点头。
  “你先说说看吧。”没有立刻答应,我想先听王霸会说什么。
  “宁秋月同学是撒旦在人类世界的化身,这件事相信你在瑾柔同学和悦晴同学的讲述中知道了。”
  “你知道我们聊过?”我可不记得有和王霸说过。
  “不通过她们之口了解到一些事,你不可能在我面前如此镇定,不是吗?”
  确实,自从那天听完悦晴的话,之后再听超现实的东西没有第一次那样手足无措。不管是面对瑾柔同学还是现在的王霸,我反而能镇定下来,能思考要问些什么。可能也是亲身经历过的缘故,导致我容易接受这些,不会感觉太过虚幻。应该说是体验到了真实感吗?
  沉默了一小会,王霸似是明白我内心的变化,等待着没有出声打扰。
  “我没问题了,你继续说。”
  王霸颔首,双手笔直的贴在两腿侧面,脸上是说不出的庄严味道,笔直的立在原地。受他的影响,我微屈和略显懒散的站姿挺了挺。
  王霸弯下腰,表情肃穆,语调也不似平常的轻松,非常严肃。
  “守护者组织亚洲部王霸,在此谨代表守护者组织向阿水先生发出请求。请您保护好撒旦在人类世界的化身宁秋月,并阻止撒旦的觉醒。请您接受。”
  我不住扶了扶额。
  我的名字不叫阿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