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为什么高中不能有趣 >第20章王霸的解释2

    “天使,恶魔和人类之间的关系是怎么样的?”
    “简单点说,天使和人类关系较为密切,恶魔和人类的交流很少。”王霸想了想说。
    “为什么?”
    “天使更善于和人类交流,在过去也帮助过人类,所以被代表为正义。恶魔作为天使的敌人,经常不计后果的对空境造成破坏,辐射到人类世界,自然而然变成了邪恶的代名词。不过从本质上来说天使和恶魔是一样的,他们都是源的结合体,只是存在的形式和能量不同。”
    我大概明白了一些。
    “源?”
    “你可以将它理解为元素的基础,世界万物皆是由源演变而来。天使和恶魔也是如此,但它们拥有大部分人类不具备的能力——源的控制。通俗些来说就是超能力,能做到几乎任何事。强大的天使或恶魔甚至能透过空境控制人类的思维,以一种另类的方式降临人类世界。在它们的力量面前,人类的武器,科技,不过是小孩子的玩具。移山填海,翻天覆日,挥手间便能做到。曾经就有一个在海洋上的国家,因为触怒了它们连国家带大陆尽毁,泯灭于海底。”说到这里王霸的语气郑重起来。
    “那它们不就算是,神?”我背脊一凉,内心深处深埋的恐惧感流出,我无法想象挥手间就毁灭一片大陆,一个国家的存在。
    “在某些宗教内它们早已被奉为神灵。对知情者来说,它们和人类一样是生灵。”
    “不用过于担心,除少数天使,恶魔外,大部分只能在空界活动。因为三界签订的协议缘故,即使是那些强大的天使和恶魔也不能随意降临人类世界,我们很安全。”王霸努力的轻松道,但他的语气中不住的会有严肃的色彩,他紧握的拳头很好的说明了这一点,他并不轻松。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协议只是一纸空话。交易和协定是实力相当者的调和手段,弱者永远处于被掠夺,欺压的一方。
    “这样吗。”我停下了摇动的手,杯内近乎满溢的咖啡逐渐平静下来,升腾的咖啡热气不再飘出,在我听王霸解释的这段时间里冷却了。在问完这几个问题后,我脑袋卡壳,思绪如麻,种种疑问和猜想浮现在我的脑海中,我却不知道该问什么。
    我学着王霸的样子端起咖啡,将杯沿送到嘴边。
    好甜。咖啡温温的,对我来说正合适。小小的喝了一口咖啡,一股暖流通过我的喉咙进入我的胃中。
    放下咖啡,我的思绪依旧很乱,满肚的疑惑不知该从何问起。抬起眼,我的目光和王霸的目光相触。是认真的眼神,我想。平日的轻浮之意无法察觉,虽然也是如平常一样的笑着,却让我感觉他的认真。王霸静静的望着我,在等我下一个问题。
    “呼。”轻轻的吐口气,我像是要把内心的问题全数排出。
    “你真的是高中生吗?”我十分认真的提问。
    “诶?”王霸愣了愣,职业化的笑容都是一僵,“对,我今年十六岁,正好升上高中,这也是我被派来执行监视宁秋月的原因之一。”
    “十六岁?你给我的感觉像是在社会摸爬滚打了四五年的社会青年,太早熟了。”我说出了自己心中所想。
    “怎么会。”王霸还是笑着,语气不是反驳,也不是困惑,而是默认和随和。
    “就是这样才像啊。”我身体放轻松了不少,紧绷的大腿松弛了下去,背也不再绷直,我第一次向着座位后的靠背靠了上去。
    王霸再次端起咖啡,但这次仅仅是轻抿一口,视线一直和我接触。嘴角微微勾起,王霸放下咖啡说。
    “你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
    “身边认识这样的人,感觉上和你很像。”我说。我有个大我五岁的表哥,高中辍学出去工作。原本作为校园一霸的他作为混世魔王在当时也是很出名,属于经常被叫家长的一类人。经过几年工作最近越发稳重,在我们从小玩到大的同辈面前还能吹吹牛,一遇到长辈或是陌生人,那叫一个正经和热情,挂着和王霸一样的职业化的笑容,语气随和稳重。每次我们打趣说他是阴阳人,当面一套背面一套时,他总是会语重心长的对我们说,“哥也是迫于无奈,等你们以后工作后就明白了。”
    王霸笑着,没有答话,只是盯着我,片刻后他开口。
    “其实我有件事想验证,你可以帮我吗?”
    “不是很麻烦就可以啦。”我回答。
    “很快。”王霸笑眯眯的伸出一只手,直在身前,“抓住我的手。”
    “这是要干嘛。”我略带疑惑的眼睛望着他,一只手说话间搭上了他的手掌。
    “你进去了吗?”王霸几乎是在我搭上他手掌的同时出声。
    “去哪?”我不知所云。
    “空境。”王霸解释。
    “没有吧?”我不太确定的出声。
    “我有在你面前消失过吗?”王霸问。
    “没有,我手才刚放到你的手上。”我确定的说。
    “果然不行。”王霸抽回了手,一只手抵在下巴上,微低着头露出了思考的神情。
    “什么果然不行?”我在王霸收回手后收手。
    “我和你手掌接触的同时发动了能力进入空境,如果你拥有能力的话也应该随我一同进入。可我在那边没见到你。”
    “你没有守护者的能力,也就是说你不能自由进出空境。”王霸说出了这个结论。
    “我不能进去?可那天晚上我确实在空境中,甚至还被战魂袭击,那些难道是假的?”我试着扭了扭手臂断裂处,虽然没有伤痕,但我还记得那股钻心的疼痛感,那是不想再尝试第二次的感觉。
    “不,那些事都是真实发生的,至于为什么你当时进入能空境,我也没想到合理的解释。”王霸说。
    “不过让普通人进入空境的方法是有的,你想试试吗?”王霸突然笑了起来,像是引诱旅人犯下错误的魔鬼。
    “不会有大蜘蛛怪物吃我吧?”我警觉的问。
    “附近的话…….”王霸闭上眼睛,几秒后睁开笑着说,“正好在不远处有一只即将凝形的战魂,其它守护者正打算消灭它,要不要去看看?”
    “不会有危险吧?”
    “这种程度的战魂我一人就能对付,又有其它守护者在的话不会有危险。”王霸自信的笑道。
    “好吧,那我就去看看。我怎么进空境?”我问。
    “好。”王霸听到我的回答后微笑点头,他从校服内衬衫的口袋拿出一包普通纸巾,抽出一张停在我的面前。
    “把纸巾放在鼻子下闻一闻。”
    我伸手接过干纸巾,快速的放在鼻子下轻吸口气。好香的味道。香气扑鼻而来,一股很浓郁的香味。
    “就这样?”我放下纸巾询问。
    “对。”王霸微笑着。
    “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难道我们已经在空境了?”我疑惑的说,眼睛朝四处张望,呼啸的车声从拉起的窗帘外面传出。我没有感觉到周围有什么变化。
    “需要点时间生效。”
    “要多久?”
    “很快。”
    很快是多快,一秒也是快,一分钟也是快,就没有参照时间?等待生效期间,我打算问个问题。
    “说起来你们守护者怎么消灭战魂,用枪还是专门用来对付它们的特殊道具?”
    “枪无法对战魂造成伤害,也没有对付战魂特殊道具。”王霸微笑着解释。
    “那你们是怎么——唔。”话到半路,我的脑袋变得昏沉,视线开始模糊,王霸的影子在我眼前分裂为四五层。
    “你给我闻的——是什么?”我强忍着身体发出的罢工警告,强行提起精神。然而我的视线逐渐变暗,意识开始模糊,身体无力的靠上桌子。
    “睡一会吧。”最后出现在我视线的是王霸职业化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