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为什么高中不能有趣 >第14章回答2

    房间的陈设很是简单,一床一柜一桌一凳而已。单调的白色是墙壁的主旋律,没有任何粉饰的成分。我正襟危坐,坐在松软的床上,粉色系的被子被整齐的平铺着。整个房间飘散着一股淡淡的少女清香,如荷香,如梅香般幽然。
    这里正是悦晴的卧室,她此时正坐在我的对面的凳子上,如果不是她强烈要求的话,坐在凳子上的应该是我。
    “阿撒兹勒和你是什么关系?”这个问题一直萦绕在我心头,我希望得到解答。
    “我就是阿撒兹勒。准确的说我是阿撒兹勒的化身之一。”
    “之一?”
    “我是为了更好的待在撒旦大人身边而被主体分离出的个体意识,我精通人类世界的所有东西,同时我体内的魔能量对比本体来说很小,不会影响到撒旦大人。在空境中出现的是继承了本体一部分力量的个体意识,她体内的力量足以颠覆这个世界,是保护撒旦大人的后盾。”
    不知是不是因为亲身经历过这些事,我对于悦晴所说的事深信不疑。
    “撒旦和你为什么会来到人类世界?”整理了一下思绪,我又接着问道。
    “恶魔与天使的战争已经持续了无数岁月,我们都想着吞并彼此的领域,却从来没有成功过。直到以人类时间一年前,在撒旦大人的带领下大破天使军团,却依旧无法突破天使的固守。恶魔军团也损失了大半。撒旦大人说‘我不想再继续这场无意义的战争,也许创造一个恶魔与天使共存的世界会更好’于是撒旦大人与天使们达成协议,撒旦大人必须自愿接受封印,并且将源魂下放至人界,天使才同意和解。在地狱中这件事引发了很大的争论,大部分认为应该趁胜追击,不能和解。”悦晴突然停顿了一下,抿了一口x羊羊杯里的冰红茶,她又把杯子给满上了,我都不知道为什么悦晴能喝这么多饮料。
    “撒旦大人接受了。于是撒旦大人被封印,源魂也被下放至人界。失去了撒旦大人的地狱,实际上已经很难抵挡天使们的进攻。但撒旦大人的力量不是一个封印就能够封印住,撒旦大人想要创造一个恶魔与天使共存的世界才自愿被封印,如果天使们撕毁约定,向地狱发起进攻,撒旦大人必然会苏醒。最大的危险在于撒旦大人的源魂一旦被毁灭或者控制,将会对整个世界造成不可逆的影响。我被派来保护撒旦大人,但过于强大的天使之力或者是魔力都会对源魂造成刺激,从而让撒旦大人苏醒。所以我作为意识体被分离出来,对撒旦大人进行保护。”
    “那你同意撒旦的做法吗?”
    “只要是撒旦大人想做的事,我都会同意。”
    明白了答案的我轻吸一口气。
    “撒旦……是谁?”
    虽然心里隐隐已经有了答案,但是我想听悦晴亲口说出。
    直直的看着悦晴的眼睛,悦晴只是淡淡的望着我。
    我的身体因紧张而紧绷了起来。
    “撒旦大人在人界的化身是……………宁秋月。”
    不知为何我紧绷的身体突然放松了下来。
    果然是她。
    我的心头如释重负。
    不知什么时候我就已经在心底认定了她不是普通人,在她的身后一定有什么秘密。在悦晴这得知真相后,有种猜谜猜不出,最后谜底被揭开恍然大悟的感觉。
    “那片奇异的无人空间是什么地方,为什么和街道的景色一样?”我继续问。
    “是天界和地狱来到人界所活动的场所,人类将它称为空境。空境和现实相互影响,不管那一边发生变化,另外一边都会以恰当的的方式体现出来。普通人类无法进出空界,只有拥有特殊才能的人能够做到。刚刚的王霸就是其中之一。”悦晴一脸平淡的解释。
    “空境?那袭击的巨大蜘蛛怪物又是什么?”我摸着在空境中被击断的手臂,这里完全看不出有什么问题,但那股深入骨髓的疼痛感在我的肩膀处隐隐作现,提醒我之前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战魂,人类这样称呼它们。它们本质上是人类各种情绪的结合体,快乐,悲伤,仇恨,喜爱,痛苦。情绪化为能量在空境中扎根,聚集,达到一定程度形成战魂实体。有人类的地方必然会有战魂,它们的存在就是为了吞噬,吞噬其它战魂,或是进入空界的能量实体壮大自己的力量。因此它攻击你。”
    “我能进入——空境,是不是说我也有王霸的超能力之类的?”
    “可以这么说。”悦晴有点模糊的说,但她确实是肯定了我的猜测。
    我不再出声,房间内的气氛沉默了下来。听见悦晴的呼吸声,她的呼吸轻柔而缓和,散发出如兰气息。穿着丑不拉几的蓝白相间的校服,悦晴的容颜轻松掩盖这一缺陷。唯一不足的地方就是悦晴的脸颊上应该带着笑容才对,我自顾自的想着。
    “不敢确定我是不是听错,在空境的时候,你说过我是被撒旦选中的人?”须臾,我再度出声问。
    “没错。”
    “被撒旦选中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是要我去继承魔王之位,我无端的想。
    “不知道。”悦晴说出了让我惊讶的回答,不,这根本就不算回答。
    “不知道的意思是?”
    “我不知道撒旦大人为什么选中你,要用你来做什么,我只知道撒旦大人选择了你。我请求你做一件事。”悦晴道。
    用?这词有点危险啊喂。我斟酌着词语,看着面前自称恶魔——阿撒兹勒,或者说是和阎罗王的手下的黑白无常相当的悦晴,缓缓出声。
    “如果我能做到我话。”
    “保护撒旦大人,只有你能做到,也必须由你做到。”悦晴郑重的说,却还是一动不动,表情上看不出任何波动。
    保护撒旦,宁秋月。我平端着放在腿上的手掌突然一紧,握成了半个拳头。虽然不清楚自己脸上的表情,但微缩的视线让我知道我估计是在微皱眉头。我在担心些什么事情,我自己都没意识到这一点。
    “需要我怎么做?”我没有去想保护的难度,而是直接问该怎么做,我有些焦急。
    “你要让撒旦大人保持平静,不能产生太多负面情绪。”
    “保持平静?我具体应该怎么做?”我有些摸不着头脑。
    “我不知道,”悦晴摇头道,“最好的办法是让撒旦大人感到开心,不产生负面情绪就没问题。”
    自己平常遇到的烦心事都一大堆,还要让别人开心。难度有点大了啊。
    “开心——吗。”我喃喃道,苦笑了一声。
    “只是这样的话,我会尽力的。”我答应着。
    “谢谢,我会帮你。”
    我点点头。
    “还有问题。”带着一如之前似问非问的语气,这次是悦晴先出声。
    “没有要问的问题了。”我想了想,该问的差不多都问完了。
    “你可以回去。”悦晴似是下着逐客令,但实际上只是语气如此,她只是简单的陈述着自己想说的话,不带任何藻饰。
    我站起身来,看了眼墙上的钟,时间已经是9点多:“很抱歉打扰你这么久,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家了。”
    悦晴点点头。
    我走到门口,想要穿鞋,突然发现自己的鞋沾满水湿透了。
    “我,我的鞋!”我拿起鞋一脸的呆然。
    “很抱歉,有时候天花板会渗水滴下,你可以穿我鞋子。”悦晴和我一起出来,对我解释道。
    “不用了,不就鞋子湿了,到家就可以换。”我连忙拒绝,要我穿女孩子的鞋子不到万不得已是不行的,现在明显还不到那万不得已的时候。
    我掰开湿漉漉的鞋带,把脚给塞了进去。不得不说,穿湿鞋子是真的难受。我微叹一口气,目光瞟了瞟一旁的鞋架。原本有两双一样的白色运动鞋,是悦晴穿的,但是现在少了一双,只剩下孤零零一双躺在上面。
    收起来了吗。我也没在意,穿上鞋,回头一看,悦晴正站在我的身后:“还有什么事吗,悦晴同学?”
    悦晴摇了摇头。
    “那我走了,天花板记得要修好,总是渗水还是挺麻烦的。”我朝着她摆摆手。
    悦晴没有回应,我也没在意,打开门,朝外面走出。
    “这件事情请不要告诉其他人,特别是撒旦大人。路上小心。”悦晴的声音突然传出。
    我回头一看,悦晴还是面无表情。
    “我明白。”我关上了门,走出了小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