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为什么高中不能有趣 >第13章回答1

    我没进来过XX小区,门口的门卫尽职尽责的守在门口,避免有人乱闯小区。悦晴走在我前面,熟练的伸出手从背着的小小白色书包中拿出一张通行卡,在门口的仪器上扫了扫。只听叮咚一声紧锁的门被打开,悦晴先我一步走了进去,我也赶紧跟上。
    一路走到三栋,小区环境优美,不时有遛宠物的男女走在青石铺砌成的曲折小径。明亮的灯光照射在小区中,绿荫环绕,几声虫鸣在附近的花坛中传出,不管是树木还是绿化带都被修剪的极好。
    原来这就是高档小区的样子,环境比我家小区好太多。我边走边看,对于未知的地方人总是会好奇,我也不例外。
    悦晴打开楼下的验证门,带着我乘坐楼梯一直上了六楼。一路上我和悦晴都没有说话,实际上是没机会说话。闲聊的人,散步的人,溜宠物的人,乘坐电梯的人,一路上遇到不少人,在他们面前聊天使,恶魔什么的在他们看来很奇怪吧。也许看着我和悦晴会想,“这两个人在说什么,难道是基督教徒吗?”不,很抱歉,我不信神,我是无神论者。
    悦晴把我领到一间房门前,走廊长长的,两侧有着房间。
    503,是这个房间的房门号。门比较普通,是很常见的那种门。
    悦晴拿出钥匙把门打开率先走了进去,我站在门口张望着房间内,掌心因为紧张冒出了些许汗水。被女生邀请进家,我是很少遇到的,何况是悦晴这样的清纯美少女。任谁都会紧张的,放轻松。我在心里这样安慰自己。
    “请进。”悦晴已经脱掉鞋子,换上了一双x羊羊款式粉色拖鞋,套在她的脚上显得很是小巧。
    “打扰了。”我移开不太礼貌的目光,向前走了两小步踩上了门口的踏垫道。
    踏垫正面摆着一双蓝色拖鞋,是悦晴刚刚放过去的。我脱鞋穿上拖鞋,把自己的鞋子放上鞋架上。鞋架上的鞋不多,但是我看到有两双一样的白色系运动鞋,是悦晴平时穿的鞋子。
    踩进悦晴家,我的心跳加快了不少,腰杆也在不经意间挺直了起来。
    “没关门。”悦晴站在我的身前,面无表情的指了指因为我的紧张而忘记关上的大门。
    “哈哈。”我尴尬的笑了一声,转身将门给关上。
    悦晴盯着我看了一眼,没有任何话语的,悦晴转身走进房间。我站在原地四处望了望,挪动着步子走进房间。门的右边是厨房加卫生间等地方,中间摆着一张普普通通的桌子。左边是客厅,里面东西不多,三面围着沙发的茶几摆在中心位置,一个大屏电视机安在墙上,初此之外几乎没有任何装饰。四面墙都是白色,是雪白色,凄凉的颜色。宽阔的房间里还有大半位置空空如也,孤零零的茶几摆在中心处,有种莫名的寂寞之感。
    悦晴一步步的走到两侧的沙发上端正坐下,像是古时候领军统帅的大将正襟危坐,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
    “请坐。”虽是说请,但悦晴那毫无感情的语气还有眼神,像是在表达“快给我坐下,要不你就死定了”这样。
    “好,你家挺大的。”我低低的应了一声,坐在茶几的另一侧和悦晴相对而坐。
    “谢谢。”悦晴回了一句。
    我坐在沙发上,悦晴毫无感情波动的眼睛看着我,好几十秒没有任何其余动作。被悦晴盯得心里有些发毛,我感觉毛茸茸的沙发像是长了刺一般,想要站起来缓解下紧张的心情。
    “你这样盯着我,弄的我怪不好意思的。”我好生忐忑了一会,才出声道。脸上表情倒没有变化,我是这么感觉的。
    “等你问问题。”
    “哦哦。”
    原来是这样,说清楚点嘛。我清了清嗓子在脑海中盘算着要问的问题。
    “我给你倒杯茶。”不知道从哪里领悟到的,悦晴突然起身走向厨房的冰箱,想要给我拿喝的。
    “麻烦了。”我刚想说不用,感觉到喉咙有些干涩。是因为紧张的原因吗,我有些口渴,于是我改口道。
    悦晴踏着轻快稳重的步伐走在房间内,我只能是再度挺起腰杆当一个客人,静静的等待悦晴忙活完。脚步声哒哒的,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别的噪声。声音回荡在房间内,细细听去竟有淡淡的回音,这是房间很开阔的关系。
    悦晴推过一个杯子放在我面前,是一个印着x羊羊里人物的杯子。手上拿着一罐大罐冰红茶。轻松扭开盖子,悦晴往杯子里倾倒着饮料。
    冰红茶,也算是茶了。我在心中道,嘴上说了句谢谢。
    悦晴同样给自己倒了一杯,将剩余的饮料盖上盖子放在桌子上,她轻巧的坐回原位。双手捧杯,悦晴先喝了起来,从我的视角来看悦晴的姿势很是优雅,细细的将杯中饮料全数喝完,很快。我注意到悦晴的杯子上印的是x羊羊的图片。
    悦晴真喜欢x羊羊。我也端起杯子,发起不太礼貌的咕噜喝水声,不过一声之后我马上反应过来,让自己喝饮料的速度稍微慢了些。
    悦晴比我早喝完,她放下杯子看着我,似是在等着我喝完。杯子挺大的,说实话喝完一口后我就想要放下了。但是我看着悦晴的眼睛,明明没有任何感情,我却能感觉到一种期待感。本已经离开了嘴边的杯口被我送回,不顾喝水喉咙发出的咕噜声一口气将剩余的冰红茶全数灌了下去。
    我在逞强什么。感受着因为喝太多而有些发涨的肚子,我努力让自己不表现出来。
    “好喝。”悦晴出声问,话语中只是带着些许疑问的语气,更多的是陈述,或者是说肯定。
    “挺不错的。”我回道。
    “要再来一杯。”悦晴微不可查的点了下头,如此发问。
    “不,下次,下次一定。”我连忙回答,生怕悦晴真的又倒一杯,我的肚子可受不了。
    悦晴刚喝那么一大杯,看起来一点事没有。
    “跟我来。”悦晴站起来,对我说了一句就是朝客厅外走去。
    “去哪?”我疑惑的发问。
    “我的房间。”悦晴头也不回的说。
    我张着下巴看着悦晴逐渐远离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