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为什么高中不能有趣 >第8章秋日午后2

    夏日,不,秋日的洪阳高挂在头顶上,阳光打在我的身上,打在整个校园里。如果不是我知道从开学到现在过了两个多月,我会以为还身处在酷暑季节。
    校园空荡荡的没几个人影,只有学校的篮球场上五六人顶着烈日欢快的奔跳着,篮球打在地面上发出哒哒哒的声响,不时会爆发出一阵惊呼和笑骂。我不擅长运动,篮球,足球,甚至是乒乓球,基本上只有是球类活动就于我无缘。我不是运动白痴,体测跑一百米十六秒没问题,不快却也达到了及格线。至于引体向上——算了,我没那方面天赋,一个就是极限。需要助跑,否则就是直挺挺的像是晒腊肉一样挂在杠上。
    我试着远离球场,朝着另一边走,虽然走球场的路离我的目的地要更近。我很少打篮球,唯一的机会还是别人给的,胡云龙硬拉着我去打。打完球后一定是又渴又累,身上排出的汗水使得我的衣服紧贴在皮肤上,黏糊糊的很难受。所以我一般都会选择绕开篮球场走,避免被正在打球的胡云龙强推上场。
    我偏着脑袋往篮球场望,没有发现熟悉的身影。咦,云龙兄今天没来打球?按理说放假的话胡云龙总是会拉上四五个人来学院打球,今天我却没看见他。对我来说也不是什么坏事,至少不用担心被拉去打球了。
    我继续朝学校里走,目的地是位于正中心的教学楼。教学楼分为两边,右边是高二的教学楼,左边大概也是一样,但因为人数不够的缘故左边大部分教室都是处于荒废状态,AVD团的据点设置在三楼的一个教室。
    我擦着头上渗出的汗水走上中间的阶梯,进入两栋楼连接处的大厅。清凉的风在大厅吹拂,风是从一个方向吹过来,进入大厅后则是围绕着厅中环绕。阳光落在距离我几米远的地方,大楼遮挡了阳光,形成了一条泾渭分明的分界线。外头酷暑,里头深秋。
    现在是星期六,下午一点时分。对于一个星期有六天半都待在学校上课的苦逼高中生来说,这个下午有如甘露,能够尽情的玩耍,做自己想做的事。除此之外就是一月一次的月假了,两天半的假期足以做很多事。去电影院看电影,逛街,购物,或许还能来一次短途旅行等等。上述事项与我无关,不管是平常的半天假期还是久违的月假,我做的只有一件事——在家里瘫着。真要说起来我也不是什么都没干,看电影,玩游戏,上网购物,用聊天软件闲聊,和出去玩也没什么分别吧。可能是安慰,我如此想着。
    教学楼内无一人影,只有我孤独的站在大厅。这么急着叫我来到底有什么事,我还想打会游戏。我抬起脚往楼上走,楼梯不算长,加上只是在三楼,没多久我就到了一个房间前停下。
    喂,喂,这是搞什么。我微张着嘴看着门上被油漆喷上的几个飘逸的紫色大字,“AVD”。A字比较大,中间的一横左窄右宽,像是开始写错了又加了几步。V字落在AD两字稍下方,怎么看都像是个U字,虽然两边确实是往外翘出去。D字就很正常了,端正的写在上面。不是一个人写的,我的第一印象冒出。
    刺鼻的油漆味从门上散出,是不久前涂上去的。我低头看落在我脚边的小小油漆桶,刷子还立在油桶内,盖子没被关上。我蹲下身子把盖子给盖上,把油桶往旁边靠了靠,防止有人踢到它。洒一地的话会很麻烦。
    在我盖上盖子的时候盖子发出了滋啦的折动声,声音不小。门内传来哒哒的脚步声,我没还来得及起身门就被打开。我抬头望去,是宁秋月站在门口。
    “迟到了,你太慢了。”宁秋月不开心的说,指着手上亮着的手机屏幕,上面的时间是一点零七分。约定是时间是一点整。
    我蹲在原地愣住了,不是因为宁秋月的指责,而是她的衣服造型。
    宁秋月脱掉了蓝白相间的校服,穿上了一件淡红色花纹的连衣吊带短裙,里面穿了一件黑色的短袖。说是短裙也不短,裙摆到达了她的膝盖上方三四厘米。直直的黑色长发和往常一样披散在肩头,微怒的表情没有威胁的意味,反而是显得有些可爱。
    一时间我没有从宁秋月的变化中解脱出来,仍是蹲在原地抬头看着她,脑袋不会转了。
    “你要蹲多久,还不进来,油漆味要进房间了。”宁秋月双手环胸道。
    “哦哦。”我回过神,连忙站起身来应道。在宁秋月的注视下走进房间,门被咔嚓一声关上。
    “嗨,阿水。”符瑾柔坐在中间被八张桌子拼接起来的大桌旁,带起绝美的笑容朝我挥了挥手。我面露惊讶之色的看着熟悉的脸庞,却是有种不认识的感觉。
    符瑾柔换了身衣服,出于视线原因我只能看见她的上半身,穿着一件淡蓝色不透明的半肩轻衫。扎起的头发被松开,微曲卷的头发落在半腰,不再露出光滑的额头,青丝搭落在额前。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在一瞬间我都没认出她是符瑾柔。
    “符瑾柔同学?”我带着少许疑惑的谨慎的问。
    “啊,在。”符瑾柔像是被吓了一跳,动作霎时可爱。
    我脸色微红,视觉和心理的双重刺激让我有些把持不住,我害羞了。好可爱。
    “好可爱。”我以为我只是在心里说,但事实上我说出了声。不好,说出声了。
    “诶,诶。谢,谢谢。”符瑾柔看了我几眼,脸色红润的低下了头,低低的感谢声传出,细若蚊蝇。
    我回之以微笑,脸上不知露出了何种表情。
    “喂,阿水,你看瑾柔的表情就是个变态。”宁秋月不知何时走到了靠窗的那一侧位置坐下,眼睛发出不悦的光芒。
    至少加个好像啊,我单纯是对美的欣赏。我脸上的笑容好像更深了几分,同时也是移开了望着她的目光。
    随便坐在一个位置上,和悦晴,符瑾柔相对。悦晴坐在距离宁秋月很近的地方,她的样子没有变化,穿着校服,一头短发。
    似乎是发现了我在望着她,悦晴回过头来,向我轻点了点头。
    “下午好。”这算是在打招呼吗。我想着悦晴的动作。
    符瑾柔的位置则是在另一端,相当于是悦晴相对位置,距离宁秋月很远。
    房间里的装饰比较简单,没太多时间来布置,这个星期我们几人合力将整个教室打扫了一遍,光是这样就已经忙的不行。饮水机,衣架,还有不知道宁秋月从哪里搬来的落地电风扇,配合着头顶上吱吱呀呀的转着的老式吊扇,驱散着房间内的热意。教室很大,光是几个人坐在里面未免显得很空旷,所以宁秋月想了一招。她将剩余不需要的桌子搬到教室一边,拿来一件帘布挂在中间,完美的隔开了两边,这下给人的感觉就好多了,既不拥挤也不显得冷清。动手的是我,宁秋月美其名曰是锻炼。中途悦晴和符瑾柔看我太累想来帮我,不过我拒绝了。这是男人的自尊心啊,决不能丢了。好在最后喝到了符瑾柔亲手买的汽水和关切的问候,光是这个就让我的疲惫一扫而空啦。
    从家里走到学校有些口渴,我站起身来想去接点水。
    “阿水,给我倒杯水!”宁秋月发现了我的目的,像是带着气的命令道。
    “好。”求人的态度未免也太差了吧。我还是决定给宁秋月倒杯水。
    装水的是一次性水杯,我看了看剩下的杯子,正好只剩两个了。我接杯自己的,又帮宁秋月接了一杯。宁秋月大大咧咧的坐在位置上,嘴上还抱怨着。
    “太慢了。”
    我不想去触宁秋月的霉头,自从我进来起她就很不高兴的样子。把水放在他面前,我跑似的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咕噜咕噜的喝掉了一杯水,宁秋月完全不在意所谓淑女的形象——她本来也就不是,在我的印象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