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农场主 >第213章山雨欲来


能够看到刘诗雨和周思雨,江城感到很开心。

“美女,啥时候再帮我揉面去?”

江城笑着说道。

“那就等你啥时候开餐馆再说呗。”

周思雨也狡黠的笑着说道。

“轰隆…”

这时候,突然发出一声巨响,似乎整个大衍国都为之震动。

或者,整个蓝星,都为之震颤。

“二十五年之期,没想到第二个我要吞噬的精神,还在这里,蓝星!”

一个声音,仿佛从天外传来,穿透了天地之间,传达到所有人的耳朵之中。

而那个声音一出现,被捆绑在大丞相老宅之中的江天紫瞬间激动了起来。

“老祖,是老祖,你们这群蝼蚁,还不快点放了我,要是老祖亲临,你们全都得死,而且死无葬身之地!”

江天紫表情狰狞的向林浩吼道。

啪!

林浩一巴掌抽在江天紫的脸上。

“卧槽,都这样了,你小子还挺狂!”

林浩看着这家伙,都成阶下囚了,还那么狂,真搞不懂他是咋想的。

“行,你叫林浩是吧,我记住你了,等老祖来了,我要把你千刀万剐!”

江天紫瞪着林浩,眼神阴冷的向他吼道。

而此时,就在老祖的声音传出来的瞬间,在徐市的一个杂货铺里,一个正躺在摇椅上乘凉的老人闭着的眼睛猛然睁开。

眼神之中闪露出一股精光。

然后从摇椅上慢慢悠悠的站起身来,背负着双手,抬头睥睨且鄙夷的看着天空,看着那个声音传来的方向。

然后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号码。

“喂,楚琪啊,可以动手了!”

说完,老者那佝偻的腰背,慢慢的挺直了起来,变得不再是那苍老的六十岁的老头,而更像是一个健壮的中年人。

“哎,树爷?你的腰,不弯啦?”

来买蔬菜的熟客看到一直弯腰算账的树叔今天竟然挺直了腰板,简直不可思议。

“嗯,该弯的时候弯,该直的时候,挺的比谁都直!”

江树笑着说道。

“额…好吧。”

买菜的熟客挠了挠头,虽然搞不懂树爷的意思,但是以树爷的个性,他就不是一个弯着腰的人。

而几乎就在同一天之内,大衍国所有的清鲜阁全部清零,要么是房屋主人不再租赁,要么就是在晚上的时候,人被抬出来,整个酒楼被夷为平地。

总之,整个大衍国的清鲜阁,就在一夜之间,全部消失。

当初如火如荼的清鲜阁,誓要取代君悦酒店,成为整个大衍国第一的存在,消失了。

“清鲜阁全部消失了?是谁有这么大的手笔,竟然能在一夜之间搞定,就连四大家族恐怕都没有这个实力吧。”

所有人议论纷纷,都在猜测,这件事到底是谁主谋。

而第二天早晨,一个身影出现在蓝星之上。

花白的胡子,一张国字脸,眼角带着笑意,显的有些阴森。

“二十五年没来了,不知道这里的人,是否还会因为见到我而恐惧,颤抖,桀桀。”

那老头一个人十分的自信,而他此刻的目标也很明确,江家。

此时的江家,在听到那个声音之后,就召开了全家紧急会议。

因为,二十五年前的事情,他们家,是以主角的身份参与的。

“林儿,你来说一下,迎接流程吧。”

江家已经隐退的老太爷,江镇天亲自出来主持,而江家现任家主江林则负责执行。

“好,那我来说一下!”

江林走出来,有些紧张的看着众人,然后长出了一口气。

“想必大家也应该知道,前天的那个声音,也就是天厨界江家的声音,天厨界是我们蓝星的直接掌控人,而那个声音,也是天厨界的实际掌控着,江家老祖。”

江林一说,那些年轻一辈的江家子弟瞬间激动了起来。

“天厨界掌控者,江家老祖,那,我们江家,是不是和老祖有什么亲戚关系呀?”

此时,江家的一个旁支弟子有些激动的说道。

“是啊,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们江家子弟是不是就可以进入天厨界修炼了!”

“但是为什么天厨界扶持的是张家,而不是我们江家?”



一瞬间,下面议论的声音突然就多了起来。

“没错,其实我们江家,是天厨界江家的分支,只不过,这个分支,有点太过于遥远,可以说,双方的共同之处,也就只剩下一个江字了!”

哦…

众人一听江林说完,又全部都像泄气的皮球一样,坐在那里。

“但是,这次江家老祖声音传到蓝星,那也就说明,他不日就会前来,老爷子已经收到了他的传音,来蓝星,要住在我们江家。”

哗…

一瞬间,原本消沉下去的江家弟子,又兴奋了起来,江家老祖要下榻于江家,那自己的机会岂不是又来了。

“所以,江家必须得戒严,所有江家年轻一辈的弟子,暂时全部离开京城,不得留在江家。”

江林的话音刚落,下面有些人就开始炸锅了。

“家主,这有些不公平吧,我们虽然是江家堂亲,甚至更远一些,但是我们都是江家子弟,不能老祖来临的好处,都让嫡系子弟占了吧?”

说话的坐在下面,按辈分和江林同辈的堂弟江道。

“这不是出于这方面的考虑,实在是为你们的安全考虑。”

江林知道,今天既要在不告诉他们原因的基础上,又的让他们离开,要做好这项工作是非常困难的,肯定有许多人不理解。

“安全着想,家主,如果不想让我们这些非嫡系弟子得到老祖的青睐,你就直说,还非说什么是为我们好,当我们是三岁孩童不成?”

江道仗着自己和江林同辈分,说话根本不给江林留情面。

江林本来是一个随和之人,家主之位本应让兄长江树担任,因此,江家家族大会,每次都让江林感觉被动。

“这是家主之令,违者,赶出江家!”

老太爷江镇天坐在后面,平淡的说了一句。

瞬间,下面所有人都不在敢说一句话。

江老爷子在家里,虽然已经退居二线,但是还是说一不二的存在。

而且,江镇天一说,家族成员只能选择接受,老爷子的威严他们还是领教过的。

“爸,我在家里的威信还是不行,唉,要是大哥在的话…”

“闭嘴,这种时候,能说这话吗?”

老爷子呵斥了江林一句之后,江林赶紧闭上嘴。

“随时派人查看,务必让江家子弟全部出京,有任何一个人还留在京城,我唯你是问。”

江镇天对江林命令道。

“是,父亲。”

等老爷子一走,江林才发现,已经已经满头大汗了,而江圻赶紧过来扶住自己的父亲。

“圻儿,你一定要好好锻炼自己,以后当了家主,决不能像为父这样,没有果决之心。”

江林用手帕擦了擦头上的汗,语重心长的和儿子江圻说道。

“是,父亲,您先去歇息吧,其他的事情,都交给孩儿去办。”

“嗯,好。”

江林最近这几年,几乎都是将任务交给江圻去做,一来是江林自认能力不行,二来也是要赶紧把江圻锻炼出来,以后接手家主之位才更加的轻松。

“父亲,江家老祖驾临,这等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我们家一定不能错过,飞黄腾达,在此一举了。”

京城的一栋别墅里,一个阴冷,脸色苍白的年轻人看着自己的父亲,表情决绝的说道。

“放心,我已经找好了和我们父子两极为相似的两个人,让他们替我们出城,而我们,则悄悄的前往江家,等待老祖的到来。”

说话的正是在江家和江林抬杠的江道,而站在他旁边的,责任他的儿子,京城有名的花花公子,江浪。

“还是父亲英明,江林他们想独吞了江家老祖带来的好处,把我们都当成傻子,没门。”

江浪一副你想得美的表情,似乎自己已经成为了天厨界的天骄,回来对江家一顿收拾。

而这时候,江树和自己的妻子也坐上了前往京城的列车。

江城的妈妈今天特地梳妆打扮了一下,取出了那身多年没有穿的大衣,洗净,熨烫平整之后,穿在身上。

再加上她那犹如魔术一般转换的气质,一股大家闺秀的姿态直接显现。

“老江啊。这次咱们回京城,要先回父亲那看看吗?”

江家的子弟,本身在京城,在结婚之后,家里都会送一套别墅,有一个自己的小家,而在众多别墅中央,是家里的老屋别墅,开会之类的都在那里。

“嗯,先回去吧,我要告诉全天下的人,我江树回来了。”

江树握着妻子的手,十分坚定的说道。

“以后,咱们再也不用东躲西藏了,我们要光明正大的活在太阳底下。”

江树已经好久没有这么激动了,他此时握着自己妻子的手都有些颤抖。

这也是她好久没有在自己丈夫身上感受到的情绪了。

想起当年的那一幕…

江城的母亲都不愿意回忆,但是前天,在那个声音再次出现的时候,江城的妈妈知道,该来的,一切终究会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