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农场主 >第154章逼宫
    那么猖狂吗?
    跪下或者死。
    赫子杰居然敢要鬼医神针,赫千帆当即就怒了。
    “卧槽,赫子杰,你怎么不直接要了我们整个回春堂!”
    赫子杰的话刚说完,赫千帆就怒了。
    “是这样的,我这位朋友啊,是一位中医爱好者,听说大伯的医术传承自天医界的神医之手,尤其是那鬼医神针,更是出神入化,所以,想借您的鬼医神针的针谱一用。”
    赫千帆坐在赫子杰的对面,一副不耐烦的样子说道。
    “我说赫子杰,有事就说事,磨磨唧唧的。”
    赫子杰坐在下面,搓着手,有些不好意思张口。
    “大伯,我今天来,除了看望您之外,还有一件事想要求您!”
    赫海龙说话有气无力的,让赫子杰心里暗爽,有门。
    “子杰来啦,咳咳咳,还行吧,就是最近身体有些不舒服。”
    赫子杰手里拎着大包小包的营养品,走进来一副谄媚的语气说道。
    “大伯,您身体还硬朗啊?”
    而此时,在别墅里,赫子杰带着豹哥和杰西邦也来到了别墅里。
    江城催促道。
    “赶紧的吧,咱们还得去回春山庄呢。”
    江城无奈的说道。
    “唉,现在说实话都没人信,非要撒谎别人才信,唉,信任危机啊。”
    洗漱好之后,小莫一边吃着包子一边嘲讽江城道。
    “呸,吹牛都不打草稿,赫神医已经是花甲之年,你是他师叔,当我三岁小孩呀。”
    江城拽拽的说道。
    “嗯,我还是他师叔呢。”
    小莫有些不相信的说道。
    “你认识赫神医?”
    江城笑着说道。
    “那你怎么知道我就不能带你去见赫神医呢?”
    张小莫穿好衣服,瞪着江城,生气的说道。
    “都怪你,昨天晚上我都和那人谈好了,他说能带我去见赫神医的,被你给破坏了!”
    张小莫嘟囔着嘴,用手指着江城,似乎又拿他没有办法,只能赶紧把衣服穿上。
    “你……哼!”
    江城走到桌子面前,拿起豆浆一边喝一边忍着没笑出声来。
    “都看过了,赶紧的吧。”
    张小莫猛地从床上蹦起来,不过发现自己还穿着内裤和小背心,吓的又赶紧躲回被子里。
    “是啊,我还要去找赫神医呢。”
    江城咬了口包子说道。
    “穿上衣服,起来吃早饭吧,你今天不是还要去见赫神医嘛。”
    安静,此时屋内相当的安静。
    “你自己脱的!”
    “那我衣服……”
    江城一副无辜的样子摊摊手。
    “我啥也没做呀。”
    张小莫用手指着江城,大声的吼道。
    “你对我做了什嘛!”
    张小莫醒了的时候,发现自己身上只穿了内衣,忍不住大声狂叫。
    “啊!”
    然后江城就坐在沙发上吃包子。
    起来之后,去外面给张小莫买了早饭。
    但是江城才不管他呢,直接躺下来呼呼大睡,一直睡到第二天早晨八点多。
    但是江城知道,她有个习惯,就是蹲守,看自己是否会露出什么马脚。
    。
    江城把令牌拿在手里晃了晃,借着外面的灯光,刘诗雨看了一眼令牌之后,翻身从窗户里出去了
    “看,这就是证明,天医界的使者令牌。”
    江城说完,还故意拿出自己的天医界标志。
    “我是天医界遗脉,之前一直在深山之中修炼医术,最近医术小有所成,才出世行医。”
    刘诗雨向前一步,手中出现三根银针,只要江城说谎,她立刻就和江城兵戎相见。
    “那你是谁?大衍国内,根本没有关于你的资料,你的名字是假的!”
    江城靠在沙发上,看着刘诗雨说道。
    “不知道,上次他给我准备好秧苗之后就消失了,而且我也找不到他人到底在哪。”
    刘诗雨话语中不带丝毫感情的问道。
    “我是谁不重要,江城在哪里?”
    江城故意假装不认识她。
    “没错,你是?”
    刘诗雨站在屋内,虽然一片黑暗,但是两人却仿佛彼此可以看到对方一般。
    “你叫江心?”
    但是,江城现在实力还无法与刘乾抗衡,所以,他打算等两道真气融合之后,再解开刘诗雨体内的那道枷锁。
    而通过继承天医界的传承后,江城发现,里面有可以治疗刘诗雨这种被人洗脑的方法,也很简单。
    江城看到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刘诗雨、
    “诗雨!”
    而这时候,窗外突然一阵窸窣声响起,江城眯着的眼睛睁开了一点,手中一根银针瞬间飞出,结果却和对方所打出的银针撞在了一起。
    自己则坐在一旁的沙发上修炼。
    直到小莫的身体恢复了正常体温的时候,江城才拉过被子给她盖上。
    江城心里一边骂赫子杰,一边用针为小莫解毒。
    “这个万恶的赫子杰,不知道用这招骗了多少小姑娘。”
    但是最后还是克制住了。
    江城被这丫头搞的也是一阵火热,此时有一种口干舌燥的感觉,让他突然就想把小莫给扑倒,一顿收拾。
    “我热!”
    江城正出神的时候,突然一个光滑的身体从后面扑了上来,一把从后面抱住了江城,在江城的耳边说了两个字:
    江城对小莫对于奶奶的那份爱很感动,他决定,明天再给赫海龙行针之后就立刻回去救张奶奶。
    “唉,我一不小心忘了去给张奶奶治病,反而让你受了那么多苦。”
    不过,小莫唯一的缺点就是平,脱到最后,甚至都没有内衣,只是一件小背心。
    江城有些无奈的说道。
    “祖宗,不带这么玩的,你怎么每次见我,都脱的那么快呀。”
    脱完裤子,然后就开始脱上衣。
    看的江城心里也是一阵火热。
    小莫刚进房间,就热得开始脱衣服,深秋季节,天气渐冷,小莫穿的是一件加绒的打底裤,躺在床上,直接就自己脱了下来,露出她那双细长且直的大腿。
    而江城带着小莫随便在酒吧街附近开了一间酒店,前台小姐姐带着你懂的的表情看了江城一眼,然后把房卡交给江城。
    杰西邦看着江城远去的身影,嘴里喃喃自语道。
    “看来除了那两个老家伙,在蓝星,还有天医界的余孽,有趣!”
    赫子杰没有发火,反而是十分恭敬的双手合十,给杰西邦还礼了。
    “是。”
    这杰西邦身上的袈裟不过是五条布所缝,就已经那么恐怖了,赫子杰真不敢想当初自己对那七衣袈裟的和尚如此态度,自己居然还活到了现在。
    杰西邦做了一个双手合十的姿势看着赫子杰,那眼里的神情,和当初来找赫子杰的那位七衣和尚一样恐怖。
    “主持让我来,不是听你的调遣的,赫施主,你似乎把我们的身份搞反了。”
    原本赫子杰就丢了面子,还被人在酒吧里当众抽了一巴掌,让他直接懵在了原地。
    杰西邦直接反手一巴掌抽在了赫子杰脸上,让他感觉火辣辣的疼。
    “啪!”
    赫子杰看着杰西邦竟然没有拦着他们,那自己的面子往哪搁。
    “杰西邦,你怎么能让他们就这样离开!”
    然后扶着小莫,离开了酒吧。
    江城体内的天医真气本身就克制这些阴邪之气,手中真气一动,直接就把那道阴邪的黑气震散。
    犹如一道无形的爪子将江城的手缚住一般。
    江城用手打开僧人拦着自己的手臂,而从那手臂之上,散发出一股黑色的气息,直接将江城的手缠绕起来。
    “嗯,是有些不妥,因为还有人能站在这拦着我,说明仅仅伤人还没有那么大的威慑力啊!”
    那僧人盯着江城,语气不善的说道。
    “伤人之后,就这么离开了吗?似乎有些不妥吧。”
    但是,那泰国僧人却伸手拦住了江城的去路。
    说完,江城就要带着小莫离开。
    “有理没理,我现在都不想理你。”
    那脚上穿着人字拖,身上穿着一条由几条布缝起来的,听他说小僧,江城看着他穿的还真的有点像袈裟,就是人太黑了,果然是泰国人。
    “小僧杰西邦,有礼了。”
    是那个穿着人字拖,穿着一身条形长袍,就像是几条长布缝在一起的人接住了他。
    而豹哥飞出去的时候,一只手从后面托住了他,让他不至于那么狼狈。
    那年轻人不知道是在嘲讽大哥还是在说着真心话,因为看他的表情,是一本正经的。
    “大哥,是不是因为豹哥没喝那十瓶人头马才飞出去的?”
    看着当年酒吧街上的霸主豹哥竟然连这小子身都没进,就被打飞了,让刚才的那个老炮脸上有些挂不住了。
    江城一拳打在豹哥的墨镜上,把他镜片都打碎了,同时打成了熊猫眼。
    “嗯,动作倒很敏捷。”
    豹哥这一跳,还没有扑到江城的面前,人却已经飞了出去。
    “砰!”
    那老炮吐了一口烟圈,看着他,一副年轻人,你还是太年轻的表情。
    “那还用问吗?肯定是豹哥啊,你啊,还是太年轻。”
    “哥,你说他俩谁能赢?”
    一旁的老炮抽着烟,看着豹哥仿佛看到了当年他大杀四方的模样。
    “豹哥变得更强了,这小子完了!”
    豹哥说完,直接凌空而起,犹如一头愤怒的豹子一般扑向江城。
    “那我就帮你选一个,打断你的腿,跪在我面前!”
    江城看着豹哥,无所谓的说道。
    “我要是都不选呢。”
    来酒吧玩,你让我做选择题呢?
    江城还真没想到,这家伙居然给出自己这两个选项。
    “一步一步来嘛。”
    赫子杰站起来,冷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