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农场主 >第101章杀手

这一点,让简少原本瞪的老大的眼睛,瞬间又瞪大了一倍。
砰!
一根手指,面对刘少冲过来的拳头,江城仅仅伸出一根手指,然后就看到那根手指,犹如一把李剑一般,直接穿透了刘少的拳头。
“啊!”
瞬间,一股撕心裂肺的嘶吼声从刘少的嘴里喊出来,那种声音,就像是一头刚被宰杀的活猪一般。
“啧啧,拳头还挺硬,把我手指甲都给震疼了。”
江城从桌子上抽了一张纸,擦了擦自己手指上的血迹,然后有些恶心的把纸扔向一旁。
“刘少!”
刘春雷此时躺在地上,抱着自己的右手声嘶力竭的在那里叫着。
简少和华子赶紧跑过来,他们发现刘少的手掌直接被那小子一根手指给穿透了,关键他穿的不是刘少的手掌,而是当他握拳时候的状态。
“现在,我能带他走了吗?”
江城笑着说道。
“走,您请便。”
简少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的说道。
刘少的实力,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也没有人比他更崇拜刘少的空手道水平。
但是今天,刘少的空手道,尤其是那记冲天炮,居然被对方的一根手指就给破了。
“嗯,记得,你还欠我一声爸爸喔,我等着呢。”
江城右手直接一把抱起躺在沙发上的张小莫往外面的走。
然后把张小莫往车子里一放,自己睡了一觉也醒酒了,开车送张小莫回家。
“电话,把电话拿给我。”
刘春雷捂着自己的右手大声的喊道。
“是,是,刘少,您的电话。”
华子有些紧张的把手机拿到刘少的面前。
“拨,给我拨刘一手的电话。”
刘春雷表情狰狞的吼道。
“叮铃铃,叮铃铃……”
正在南市和精品一坊的赵连生谈合作的刘一手的手机这时候突然响了起来。
“不好意思赵总,我接个电话。”
刘一手笑着站起身来,接通电话向外走。
“喂,又犯什么事啦?”
刘一手接通电话第一句就问道。
“刘一手,我手被人给废了,你要是还想要你儿子,就赶紧派人帮我把那家伙给我杀了!”
李春雷在电话的另一头大声的吼道。
“嗯?手被人给废了?在徐市,谁敢对我刘一手的儿子动手,我现在不在南市,你打电话给你李叔人,让他把伤你的那个人给我做了!”
刘一手说完,直接把电话挂了,长出了一口气。
“居然有人在徐市敢动我刘一手的儿子,难道是张有道?还是周森?”
刘一手此时眯着自己的小眼睛,眼神里充满了杀机。
“李叔,我被人砍了,我爸让你把他做了。”
刘春雷把电话打给刘一手说的那个李叔。
李叔名叫李天豪,是自己老爸手底下的打手,平时自己老爸有什么不方便做的事,甚至是杀人,都由李叔动手。
“春雷,谁他妈敢动你,活腻歪了是吧,跟叔说,立马废了他。”
李天豪那边,声音很嘈杂,但是李天豪对刘春雷却非常爽快。
“他叫什么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跟他一起的女孩叫张小莫,我这还有视频,你看一下,或许在徐市道上,你手下认识他。”
说完,刘春雷让简少把在别墅轰趴的视频复制一份,交给李天豪。
而李天豪看到视频之后,直接带人,去刘春雷说的张小莫的家边上去蹲守。
江城把张小莫送回家之后,又被老兔子拉着喝了几杯,江城看着大妈的身体,那身体里的病,自己看的出来,但是要自己治,却根本无从下手。
术业有专攻啊!
“大爷,凭您在宿市君悦的收入,给大妈治病做手术的钱应该足够的吧,怎么还让小莫出去赚钱给大妈治病呢?”
江城在喝酒的时候,有些不解的问老兔子。
老兔子听江城这么一问,一直都是轻轻抿一口酒的老兔子,这次却直接一口把杯子里的酒一口全干了。
“嘶……”
老兔子被这酒烧的整张脸瞬间泛红了,然后用筷子夹了一粒花生米放入嘴里。
“要说这事啊,谁也不怪,只能怪你大妈命不好。”
老兔子有些感慨的说道。
“你大妈这病,不是别的,是癌,而且已经到晚期了。”
老兔子说完,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但是小莫不知道她奶奶病的那么重,只知道老太婆的病,做手术需要一大笔钱,只要钱够了,就可以去做手术,所以她才这么拼命的去赚钱。”
老兔子又端起酒杯。
而江城也把酒端起来,和老兔子碰了一下。
“肯定可以治好的,大爷,您放心吧,大妈吉人自有天相。”
江城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人,但是现在,他想和老兔子一起,把手里的这杯酒全干了。
男人之间的愁闷,或许无法用言语表达,但是却可以用酒。
“我想,有机会的话,还是和小莫说说大妈的情况,毕竟她一个女孩子,在外面赚钱不仅辛苦,而且有危险。”
江城没有说明,而是点到为止,老兔子也明白江城话中的意思。
“行了大爷,我走了,今天就不开车了,每次来您这,我都不该开车,因为肯定得喝酒。”
江城笑着说道。
“好,下次我去接你!”
江城从家里出来,打算坐车回去。
但是刚走到路口,就有一辆车直接奔着江城就撞了过来。
“我去!”
江城看着车主就像是喝多了一样,赶紧闪向一旁。
而那辆车也来了一个九十度的大转弯,最后稳稳的停在了江城的面前。
“小子,是你伤的刘少?”
车窗落下,一个带着墨镜,脸上有一道长长的刀疤的男人对江城问道。
“嗯?那么快就来了?”
江城还真的有些出乎意料,这刘少办事的速度,还真够快的。
“做了事,就应该知道,出来混,早晚要还的,上车,敢吗?”
那男人把墨镜用手指一勾,盯着江城冷笑着说道。
“正好我想打车,走吧。”
江城直接打开车门,坐在车后面的位子上。
嘿。
豪哥还以为这家伙不敢上车呢,没想到这么横,说上车直接就上车了。
倒是省的自己动手了。
“去城北郊外!”
豪哥对自己小弟说道。
得,这人是不是来之前打听过江城家住在哪,就是城北,这是要给自己送回家呀。
“小子,你知道你惹的人是谁吗?”
江城坐在车上,左右两边都有一个穿着花花绿绿的青年坐在那里,用手揽着江城的肩膀。
“不知道,不就是一个喜欢暴露的暴露狂吗?还能是谁。”
江城没好气的说道。
“得,小子,死也让你死个明白,刘少是刘一手先生的独子,平日里刘总对刘少宠爱有加,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你竟然敢把他手给废了,今天,你得用命来还。”
夹住江城的那两个青年说话语气非常的横。
“哦。”
江城点了点头。
在他们的眼里,江城已经完全被他们给吓蒙了。
这种愣头青小子,他们见到了,但是一遇到真正道上的人,瞬间就会变成那种乖宝宝,这次做了他,也方便。
很快,他们竟然把车开到了江城家村里后山的山神庙附近。
这里距离江城的家,可以说是相当的近了。
“要在这里动手吗?”
江城看了看周围的环境,笑着问道。
“就在这了,死了你还能给山神当个童子,舒服着呢。”
那个豪哥打开车门,对江城笑着说道。
“把他给我带出来。”
豪哥大声的喊了一句,他这一声,就是要把江城吓住,让他乖乖的就范。
不过,他这洪亮的一声喊完之后,发现自己的手下竟然没有一点动静。
“卧槽,怎么回事,赶紧把他给我带出来。”
豪哥敲了敲车门,对里面自己的两个兄弟吼道。
“他们带,估计是不能把我带出来了,还是我自己走出来吧。”
江城打开车门,把坐在自己左边的那个青年一把从车里推了出去。
人已经晕了,江城就是把他推出去倒在地上,也没有醒过来。
“嗯?”
豪哥有些惊讶,他是什么时候解决自己两个手下的。
在车里的时候,他可没见到这家伙动手。
“刘一手的儿子,看来沈虎你也认识了?”
江城看着他,冷笑着说道。
“沈虎?那小子我确实认识,不过我看不起他,做事一点也不果断,甚至杀个人都别别扭扭的。”
豪哥说话的时候,一点也不紧张,而是从自己的怀里拿出一把手枪,然后把消音头慢慢的装在枪口上。
“哪像老子,杀人越货,做事,就要快准狠。”
豪哥说完,举其手枪,对着江城。
“说吧,小子,你还有什么遗言。”
豪哥现在无比自信的看着江城,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下次,不要带我爬山!”
江城说了句让豪哥感到莫名其妙的话。
“你说什么?”
豪哥话音刚落,江城却已经动了。
整个人瞬间就消失在原地。
豪哥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了。
下一瞬间江城已经出现在他的面前。
“枪不错,但是你不是一个合格的枪手!”
江城拿着豪哥手里那把装着***的枪,对准了他的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