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农场主 >第75章张老的疑惑

“菜来了。”
江城刚落座没多久,林浩就亲自端着江城做的几道菜上来了。
江圻感觉今天的巧合有些多,来人也姓江,而且名字居然也是带着土的一个单字,这是他们江家这一辈人的算是独有的起名方式。
而且这个江城和自己有几分相似,再加上张老的神情,和说话的口气,介绍自己时的说辞,都让江圻怀疑。
张老肯定知道些什么,饭后自己可以问一问。
“嗯,有一股天然之味,于食材而言,应当算是极品了。”
江圻闻着这几道菜的香气,闭上眼睛仔细的品味道。
“不错,确实是不可多得的珍品,至于味道如何,就看厨师的做菜水准了,江先生,这些都是你做的菜吗?”
张老笑着问道。
“不错,还请江公子、张老指点。”
江城十分谦虚的说道。
毕竟在张有道都巴结的大人物手下,江城还是尽量稳重一些。
江圻首先动了筷子,将每一样菜都放入口中,入口之后,味道极佳,一股温婉气息,涌入喉咙,没有那股辛辣,只有小桥流水一般的柔顺感,让人仿佛置身于山水之间,无欲无求。
“好,好,好!”
江圻连说了三个好字,让张有道心里都有点小得意。
“江公子,张老,我这位兄弟,不仅菜种的好,而且手艺也是一绝,他现在正在做的一件事就是把种植的蔬菜能够推向全国,让大衍国的人都吃到好的蔬菜,以后在这方面,还希望江公子多多帮助啊。”
张有道提了一杯,笑着对江圻和长老说道。
“江先生种的菜全都是这等绝佳的上品吗?”
张老有些不敢置信的说道。
“不是,菜还是有一些细分,高端蔬菜和普通蔬菜还是有区别的,现在正在扩大种植面积,希望能让更多的人品尝到。”
江城实话实说。
“嗯,江家在这方面确实有些人脉,只要江先生的菜好,其他的都不是问题。”
江圻感觉,吃了江城做的菜之后,自己身体之中的那股气,竟然开始蠢蠢欲动了。
更何况江城做的菜味道绝佳。
“江先生,那么巧,你和大公子同姓,还没请教令尊高姓大名啊?”
今天张老真的是奇怪异常,说话也是东一句,西一句的,让江圻都有些摸不清头脑了。
“我爸叫江树。”
江城对自己家人的信息还是不愿意公开的,毕竟前段时间老妈的事情已经给江城敲响了警钟。
“江树。”
张老皱了皱眉,虽然名字都不一样,但是这江城长得确实和江圻太像了。
要说他们没有关系,长老自己都不信。
“还是得亲自去看看才能知道。”
长老在心底暗下决心,今天要跟在江后面去见一见江城的父亲,看他是不是自己心中所想的那个人。
“面来了!”
林浩像是一个店小二一样,给他们把最后一大碗面上来。
“还有主食呢。”
长老笑着说道。
“主食和菜的区别,还是很大的。”
江圻说的话让张老频频点头。
“是啊,主食,关键就是以它为主,这是厨师造诣,也是一般美食家会忽略的地方,但是作为四大家族的人,是绝不会忽略这一点的,张总,你说呢。”
“那是,那是。”
张有道很早就被赶出了张家的主流圈子,对于四大家族,他是知之甚少,至于这些东西,他仅仅知道一些皮毛而已。
不像其他长期在京城的家族子弟,更不像江圻这样京城子弟之中的领头人物一般了解。
而这也是张有道对江圻和张老如此恭敬的原因。
未知的上层秘辛,才是张有道心中想要知道的东西。
那对自己竞争张家家主的位置十分有利。
但是今天看来是得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了。
“如此好吃而有劲道的面,我还真是第一次吃到。”
长老对江城的面真的是赞誉有加。
今天江城所做的一切,都将这两位彻底征服了。
最关键的还是江城和这位京城大人物长得真的是太像了。
“兄弟,厉害呀,这几天是不是偷偷去整容了,怎么和人家那么像?”
结束之后,张有道偷偷的问江城。
“整个屁容,小爷天生丽质。”
江城说完,还特意摸了一下自己的脸。
吃完饭回家,江城一直睡到第二天早晨。
今天的事有两件,上午让王帅带自己去买辆车,下午等心怡下班,带他去买衣服。
周日晚上,老爸就已经回县里了。
毕竟第二天早上还得上班。
而张老问了江城家的地址之后,就神不知鬼不觉的来了,而且他是等江城开车出家门的时候过来的。
而吃完早饭之后,老妈也准备去田里浇地了。
当老妈拉着那辆老爸给她改装的浇灌车出门的时候,张老算是看到了江城的家长了。
“是……是吗?”
张老看着江城的妈妈,眼前的这个黑瘦的妇人,真的有些不敢认了。
但是,她的样子,老了,黑了,瘦了。
“玉琴!”
张老有些不敢,但是却又强忍着此刻的心情,叫了一声。
“哎。”
老妈习惯性的应了一声,但是立马感觉到不对,然后就看老妈的神情好像是犯了大错一样,有些慌乱的想躲起来,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地方可以躲避。
“玉琴,别怕,是我,家里人没来。”
老张打扮的非常严实,衣服也换成了普通的运动服,头上戴着一个老大的鸭舌帽,而且还戴着一副墨镜。
一般人看他根本就认不出来。
“你是?”
江城老妈有些紧张的问道。
“张发财!”
老张此时哪有什么大长老的架势,就像是一个被巡警通缉的小偷一样,小声的和江城妈妈说道。
“张发财,发财!”
老妈不敢相信的从水罐车后面伸出头来,看了看来人。
两人就像是在对接头暗号一样,都格外的谨慎。
“是啊,我是发财呀。”
张老说话声突然有些哽咽了,这个自己认识几十年的女人,当年是何等的倾国倾城,没想到现在变得如此的黑瘦,真不知道她这些年都经历了什么,受了多少罪。
“他呢?”
张老低声问了一句。
“就当我们死了吧,发财,我们宁愿平平安安的过完这一生。”
老妈十分感慨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