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农场主 >第69章黄色真气

江城感觉自己快要撑不住了,而灵光也将自己所能聚集的气释放到了极致。
如果江城还能撑着的话,那他今天也拿江城没招了。
但是,江城那么年轻,不可能有那么深厚的气吧。
灵光不信,距离江城只有四步的时候,灵光感觉自己抬脚都有些吃力,但是他还是咬住牙,额头在灯光下,那层细密的汗珠被掩盖着,但是这一步,确实十分的艰难。
而江城知道,只要灵光这一步迈过来,那股压力足够将他彻底压垮在地,自己今天,也将彻底被他击败。
而按照他们这群人的尿性,江城不知道到时候自己将会受到什么样的对待。
年轻,自己还是大意了。
不应该仗着自己学了一个入门的武学,就直接过来找人家算账,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永远不落时。
恍惚间,江城感觉自己是在一场比武当中失败了一般。
“砰!”
四步,双方的气的较量,灵光拼着自己受重伤,也要迈出,而迈出这一步的时候,灵光的后背以及被汗水浸透了,而且他此刻浑身都在轻微的颤抖。
而且这一步,他绝对支撑不到五分钟。
不过五分钟已经足够了,因为在他看来,这一步,江城连半分钟都坚持不到,因为双方的气在较量的时候,林光感受的到他的力量。
灵光此时也有些狰狞的看着江城,跟我斗,你还是嫩了点。
果然,江城只坚持了十秒钟就开始感觉自己身体已经坚持不住了,只要再犹豫片刻,他感觉自己肯定会吐血。
是真的吐血,很奇怪,江城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有这种感觉。
“认输吧!”
灵光笑了,露出自己嘴里的银牙,在灯光下,格外的闪亮。
江城感觉自己的脑袋很晕,自己已经坚持不住了,身体开始晃悠,马上就要倒地。
而这一切,也都在灵光的意料之中。
“他怎么站在那就好像要倒了似的?“
一旁观望的年轻人有些好奇。
江城脚下趔趄,马上就要到底,而这时候,在他的身体之中,有一道黄色的光束从丹田之中,瞬间涌入江城的身体,让原本已经摇摇欲坠的江城,瞬间充满了力量。
而这还未结束,紧接着,又有一条黄色的光柱冲起,接着又是一条,一共三条光束,直接将江城的身体发生了几近神奇的变化。
“有点爽啊!”
江城伸了个懒腰,向着灵光的方向迈了一步,这一步,将灵光逼向自己的气全部碾碎,接着,江城又向着灵光的方向迈了一步,这一步,让灵光感觉自己想要收回刚才迈出的那一脚都已经不可能了。
此时,仿佛有一个气球,夹杂在两人中间,气球即将被捏破,而这爆破出来的力量,要灵光一个人承担。
“不……不。“
灵光想说不要,但是此时他已经没有办法说出口。
江城对着他的方向,又走了一步,两人之间仅剩下两步的距离。
“噗……“
一口鲜血直接从灵光的嘴里吐了出来,江城一个闪避,直接躲开了那口老血,而灵光则犹如烂泥一般瘫在了地上。
“徐臭,该你了。“
徐臭还没明白他光叔是怎么倒的,江城猛地转过身来,将气锁定他的时候,徐臭直接跪在地上。
他现在算是明白灵光为什么吐血了。
这特尔么也太吓人。
徐臭直接就跪了?
这特么和大家印象中的徐臭,完全是两个人呀。
这人到底是谁呀?那么猛!
江城走到徐臭的面前,蹲下身子,拍了拍他的脸。
没有说一句话,但是江城打脸的这个动作,却是比任何一句话对徐臭的伤害都大。
小莫看着江城的身影,突然之间无比的伟岸,而且帅气。
那个把江城引进来的酒保现在躲在酒吧的一个谁也看不到的角落里,他怕江城看到他,同时,他也怕别人知道,是他把江城引进来的,那自己就有理也说不清了。
江城出门的时候,刚好碰到林浩带着林风过来。
“浩子,走吧,搞定了。“
江城笑着说道。
“搞定了?城哥,你一个人?“
林风还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
“咋地,不相信你城哥我实力啊,你城哥好歹也算半个练家子呀,在家里苦练过蛤蟆功。“
江城笑着说道。
“真搞定了?“
林浩再次确认了一遍。
“真搞定了,走吧,张哥不是说要给我引见什么重要的贵人吗?啥时候来呀。“
江城赶紧把话题引到别的地方,生怕这两兄弟再继续问下去。
“后天,听说是从京城江家来的。“
林风小声的嘀咕道。
“京城江家?“
江城是听过江家了,但是还真没见过。
“叮铃铃……”
手机微信声音响起,是盛心怡。
“我在省城医院了,带我爸来看病,不过遇到点事,唉,明天再说吧。“
盛大心怡语音里支支吾吾的,也没清楚,江城听的也有些糊涂。
“去省城医院了了?谁呀,严不严重?“
林浩皱眉,他知道发消息的人是江城的女朋友。
“林浩,我今晚要去一趟省城,后天我尽量赶回来。“
江城有些着急,他对于盛心怡是真的想和她有属于自己的以后,他也不希望将来让盛心怡有遗憾,能够治疗她爸爸病的话,他花多少钱都会帮忙的。
“我送你去车站吧,现在晚上不好买票。“
“啊风,你打电话让车票刘搞一张,我送城哥先过去。“
“放心吧浩哥。”
“谢了!”
江城坐上林浩的车,然后直接奔着车站的方向去。
还别说,有这些兄弟帮忙,自己做什么事都显得容易了许多。
“咕噜,咕噜。”
突然,江城感觉自己丹田之中好像吃饱一样,打嗝了。
“嗯?”
江城有些奇怪,自己刚才丹田里的那三道金光都让江城没弄明白是咋回事,现在这又冒白,就更让江城糊涂了。
难道是自己饿了?
不饿呀。
先不管了,先去省城再说吧。
很快,江城把身份证号给林风一报,林风十分自就给江城搞到了一张今晚去省城的车票。
卧铺,睡一夜,第二天早上到。
江城躺在卧铺上,发现自己丹田之中的那股咕噜咕噜的叫声,似乎和当时心怡爸爸身上的那股寒气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