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农场主 >第19章传奇江先生

三文靓汤这个名字是张有道临时起的,因为江城离开的时候也没有说这汤到底叫什么名字,而张有道刚才又差点把这汤整锅倒掉,他也有些不好意思去问江城这汤的名字,就自己随机给起了一个。
不过,张有道不知道的是,这道三文靓汤,今后将成为君悦酒店的招牌汤品。
无数厨师争相模仿的几道招牌之一。
“各位,这是我店中新推出的以三文鱼为底的靓汤,也是为了给对面一直想要比试的清鲜阁的同仁一个交代。“
张有道说完,服务生们已经陆续端上几十碗的三文靓汤,清一色的纯汤,没有任何别的东西,只能闻到淡淡的三文鱼味。
但是汤入口之后,却有一种特别的味道,让人齿舌见回味无穷。
有一些食客是从清鲜阁那边过来的,喝了这碗三文靓汤之后,有一种被这汤驱除了清鲜阁三文鱼的油腻。
“就一碗白色的不知道是不是汤的东西,有那么厉害吗?“
清鲜阁的大堂经理看着服务生从对面买来德几碗所谓的“三文靓汤“,脸上仍旧挂着不屑。
“闭嘴。“
清鲜阁的主厨光明瞪了一眼大堂经理,然后用汤匙轻轻的舀起一勺汤,放入口中,细细品尝。
然后久久没有说话。
“光明老师……“
大堂经理看他们的主厨光明喝了一勺之后半天没有说话,便试探性的凑到面前问了一句。
“我输了。“
光明说完,仰头将这碗三文靓汤一饮而尽,然后将碗恭敬地放在桌子上。
“什么!“
大堂经理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光明主厨竟然说自己输了。
而三文靓汤的主角三条三文鱼却迟迟没有出现,这让那些喝了汤的食客心里馋呀。
尤其是那些富豪老饕们,更是一个劲的催促张有道,将三文鱼弄出来让大家尝一尝。
至于这三条三文鱼,张有道从中赚了多少钱,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我就知道江先生是逗我的,他怎么可能是第一次做三文鱼,真好喝。“
小葛又偷偷喝了一口三文靓汤,然后小声的说道。
“没想到江先生如此年轻,竟然已经达到了化腐的境界,那他的老师岂不是……“
李德瘦真不敢往下想,以这位江先生德年岁,将来的成就必然是不可限量的。
海大赖不敢相信发生的这一切都是真的,自己四十多岁的人了,海鲜造诣还在临门处徘徊,他竟然化腐了,二十出头,化腐了!这还是人吗?
“哈欠!“
正做面的江城突然打了个喷嚏。
“谁在骂我呀?“
揉了揉鼻子,江城继续做面。
“二哥,这肉还能吃吗?“
二子烧烤店的烧烤工看着那羊肉上面都长毛了,但是老板还坚持让自己继续用。
“多加点料,咱们徐市人,就是重口味,辣椒、胡椒、孜然多加点,就把坏的羊肉味给盖住了,放心吧。“
二子十分熟练的说道。
“行,听二哥的。”
烧烤工憨笑着说道。
“二哥,昨天买来的面,咱们都是派陌生人去的,那小子肯定没发觉,咱们今天用什么价卖出去?”
烧烤工一边给那羊肉串上猛加孜然和辣椒面,一边笑着问道。
“五十,少一分也不卖,咱们就说那是自己做出来的面,他不是能耐吗?做出来的面好吃吗。咱们这么也做出来了吗,,而且是一个味,看他还牛什么。”
二子老板店的老板依旧嗑着瓜子,经过他的努力,暂时保证妈妈的味道有十碗面是属于自己的。
明天自己就开始卖面,再加上店里的烧烤,还不信干不过这家妈妈的味道了。
江城自从种起了这老三样之后,发现致富之路好像也没那么困难。
小麦、稻米,加上西红柿、香菇、竹笋,最让江城欣慰的是这片竹林,已经越长越茂盛。
那些新长出来的竹子,都自己开辟新的土地,这倒是让江城省了事。
小日子,书夫呀!
“江先生在吗?”
第二天一大早,江城还在睡梦里,就听到外面有人轻轻拍着卷帘门喊话。
“谁呀,一大早的,还让不让人睡觉啦。”
江城起身,伸了个懒腰,走出屋门,然后到店里,打开卷帘门。
“张总啊,那么早有事吗?”
江城伸了个懒腰,开门之后,撒着拖鞋往里屋走。
“江先生,以前我没发现,原来您是大隐隐于世啊,以后君悦酒店就是您家的后花园,兄弟我也希望能和您长期合作。”
张有道这次亲自过来,就是要向江城展现自己的诚意,将来才有机会进行更深入的合作。
“嗯,你说了算。”
江城迷迷糊糊的在那刷牙,对于张有道的话他也没细听,但是也听出了个大概。
反正江城本身对这位张总也不反感。
“江先生,您知道那份三文鱼汤吗?完胜对面的清鲜阁呀,简直完美,而且江先生的名字现在已经在徐市的厨师界名声大噪,不过我可是一直遵循着你的意思,江先生的神秘面纱,我可是一直留着呢,到现在徐市所有人只知道有一个江先生,但是不知道就是你!”
张有道自认为这次对江城的心思拿捏的死死的。
“嗯,其实我还是挺想出名的,毕竟出了名来钱快嘛。”
江城打开水龙头洗了一把脸,整个人算是清醒过来了。
“兄弟你缺钱?缺多少跟我说,分分钟搞定。”
张有道虽然年纪比江城大许多,但是遇到江城之后,仿佛又唤起了他当年的激情。
四十多岁,还是可以继续奋斗的嘛,男人四十一枝花嘛。
这是从昨晚开始,张有道就在给自己说的几句话。
现在想起来自己能想出这些话还真是个天才。
“不了,用自己双手赚出来的钱,踏实。”
江城笑着说道。
“行,那以后有事就说话,君悦酒店永远是你的家。”
卧槽,你搞rap的吗?
江城洗漱完毕之后开始准备中午的食材。
“那我以后就叫你一声张哥了?”
毕竟两人年纪差着近二十岁,江城总感觉叫张哥占了别人的便宜。
“感情好着呢,张哥好,就叫张哥,我说阿城,你先忙,张哥我先撤了哈。”
张有道拍了拍江城的肩膀,以后江城就是君悦公司的直接供货商了。
张有道心里美呀,传说在京城君悦酒店总部的厨师长,也是一位化腐的厨师。
现在自己这个刚晋升的三线城市徐市君悦,竟然也有了一位化腐的厨师。
“嘿,说他是第一次做三文鱼,谁信呀。”
张有道心里美滋滋,坐在迈巴赫上都感觉无比的书夫。
虽然,它本来就是顶尖舒服的轿车。
“中毒啦,有人食物中毒啦。”
在下午的时候,二子烧烤店的方向传来一声妇女的吼叫声,也瞬间吸引了在收拾桌子的江城的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