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第一仙 >第1720章优势



当初十万年闭关,张扬可以说把自己从内到外能够想到的,可以提升的东西都给达到了所认为的圆满地步,尤其是道方面,是以大寂灭仙界和天罡仙界也早已被淬炼的非凡绝世,其中的两条宙级天道同样被推演的相当高度。
整体来说,十九条宙级天道就是张扬目前道之力量的最极限,也是他最极致的力量。
相较于十七条宙级天道,多出来两条宙级天道,看上去也不是多出多少,但是在他们势均力敌,可以说平分秋色的情况下,多出来两条宙级天道,也就意味着,双方的实力终于拉开了差距,哪怕是一丁点,都是会让一方占据上风的,何况是两条宙级天道。
那一瞬间,张扬暴击的力量都凭空增长了一截。
他们仍旧是以快打快,以力对力的状态。
砰砰砰……
那密集的交锋持续不断。
起初,陈北玄还没觉得什么,渐渐地,他感到对方的力道始终如一,不但没有损耗,反而在增强,他则是相反,这么打下去,身为大禁忌的他,力量居然有损耗的迹象,更重要的是,道似乎被慢慢地压制了。
这种压制,很微妙,也就是他这种层次能够察觉出来。
这让陈北玄感到不妙。
要知道,这可是仙道天。
旁边还有一个与他不相上下的赵如意在虎视眈眈的盯着。
如果他死了,如果龙无极又被冰玉颜斩杀的话,那么仙道天就有绝对的理由,将他们的死,推脱出去,诸天联盟想要为他们报仇都不行的。
所以,他不能输,绝对不能落败。
他已经注意到赵如意眸中涌动的杀机,还有这涅王宫内孕育的杀伐力量。
一旦赵如意出手,他就有大危险。
是以,陈北玄厉吼一声,强行振作精神,禁忌元神在禁忌仙宫内施展可怕的秘法,使得他的战力强行提升一小截,再度与张扬保持不分上下的状态。
这让张扬都对陈北玄刮目相看了。
当然,他也知道,以陈北玄的心态,若是正常的力量,早就该拿出来了,而不是秘而不发,这只能是被迫动用的手段,那就意味着难以维系太长久。
那么……
张扬攻击更凶猛了。
他绝不给陈北玄任何喘息的机会。
两人就像是比拼耐力一样,看谁坚持的更久。
由于他们的战力都太强,也意味着速度太快,仅仅打了不过片刻,就厮杀三五千招。
都是全力以赴的力量对决,使得他们碰撞产生的力量冲击波不断地向外,也让赵如意不得不更加谨慎。
“一直不分上下,若是大禁忌出手,是否可以助张扬杀了他。”赵先天问道。
赵如意哼道:“不行!大禁忌的生命力之顽强,超出你的想象,想要杀他,除非张扬能够占据更大的上风,能够打的陈北玄非常狼狈,才能够创造出必杀的机会,否则他就有可能脱离我的限制,一旦如此,我们仙道天就可能暴露张扬和冰玉颜了,这对我们更不利。”
赵先天愕然道:“这岂非是,必杀陈北玄才行?”
赵如意面色凝重的点头。
赵擎天喃喃自语的道:“杀大禁忌啊,我们仙道天上次杀死过大禁忌,还是在几千万年前吧,那时候,至高尚在。”
众人沉默了,感到了压力。
可是在那压力的后面,还有一丝异样的激动,期待,渴望眼前初来乍到的男人能够创造诸天古今唯有之神迹,他可以吗?
厮杀在继续。
张扬与陈北玄杀的愈发的激烈。
上万招了。
他们仍旧是狂杀不止。
两万招了,还在狂杀不休。
三万招了,两人已经不知道第几次双拳对轰彼此,四个拳头无差别的碰撞在一起。
轰!
依旧是拳光肆虐。
偏生,这一击后出现了变化。
张扬身体猛烈的晃动,却没有后退,他冷哼一声,韧性,坚持,意志力让他生生的止住。
可是陈北玄却被震荡的低吼一声,喉咙发甜,胸膛起伏的厉害,想要吐血不说,那股子可怕的力量更是重装的他后退了两步,而且他握拳的双手微微的颤抖,外人不知道的是,禁忌仙宫内的禁忌元神痛叫一声,那维系如此长时间高强度杀伐的秘术在消耗过度后,终于出现反噬之相,让他的禁忌元神仰面摔倒,继而再度影响到他的本尊本体,浑然剧烈颤动,精气神,血肉之躯仿佛被抽掉力量似得。
“机会!”
一股激动,狂喜从张扬心头涌起。
两人厮杀的激烈,他很清楚,这是真是假。
“杀!!!”
张扬狂吼,双臂摆动,掀起漫天的光潮,伴随着他,又一次的向陈北玄杀去。
他如猛虎下山,那越战越勇的样子已经显而易见了。
十九条宙级天道狂舞,呼啸,进入他的两条臂膀,使得双臂如龙,双手搅动万千风云,轰爆空间,带着那可怕的光潮一股脑儿的向陈北玄轰砸过去。
这一变化也在陈北玄的预料之中。
虽然他自己无法接受,堂堂大禁忌居然在比拼耐力,意志力的时候,会输给一个仙皇,可一个仙皇能够跟他厮杀,本身也意味着盖世非凡,所以他不能接受,也要咬着牙认了。
是以在他后退之际,就做好了准备,那就是……游斗!
不再正面厮杀,否则消耗下去,他就真的危险了。
大禁忌是冷静的,是理智的。
只是,他仍旧低估了张扬的杀伐之心。
陈北玄的元神在禁忌仙宫内栽倒的瞬间,张扬起势扑击。
陈北玄强忍着痛苦要做出反应之际,张扬杀到。
陈北玄要发力躲避的时候,张扬来了一招简单至极的双峰贯耳,两只手左右拍击向他的头部。
陈北玄仍旧展现出大禁忌的绝对实力,倏然向后仰头,避让过去。
啪!
张扬的双手在他的脸上方拍击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响声,却也有一股可怕的力量光潮从他的双手间爆发出来,径直向下,或者说覆盖这片区域的冲击陈北玄。
陈北玄双手于胸前捏出手印,生成大禁忌仙光逆流而上的封挡。
轰!
再度交锋碰撞的力量,发出闷响。
这样的力量就让陈北玄承受下来了,他扛得住,毕竟他还只是稍许的被动,但是,接下来却是陈北玄最不愿意面对的,张扬跟着双手虚抓,左右一扯,无形的力量凝聚成两个手掌般,抓住陈北玄的手腕,要去扯断。
陈北玄猛地震荡双臂,崩开这抓摄。
张扬的右脚业已抬起,狠狠的向陈北玄的胸膛踏杀下来。
陈北玄迅速向后滑去,再一次避让开去,这次却非常惊险,也导致张扬进步跟身的一拳,紧随而至,逼迫的他终于无法再躲闪,只能又一次硬碰硬。
砰!
他也挥拳对决。
陈北玄登时被震的后退。
张扬跟着飞起来,人在空中,与地面平行,双手双臂狂舞,疯狂的向陈北玄攻击。
落于下风,隐藏元神反噬痛苦的陈北玄又一次不得不与张扬开始硬桥硬马的对轰,这是他最不愿意见到的,这样的结果将是他可能被活活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