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被一块石头流放之路 >第5章百堰城





  昨晚沈岩就已经问清楚附近城镇的情况,离这里两百余里,有一个小城,名字叫做百堰城。沈岩他们的目标就是这里,沈岩与林如雪走出了5里地后,终于看到昨天孟惜婉所说的驿兽站。这里的灵兽是玉虚门圈养的一些性格温顺,耐力强,好喂养的灵兽。专门用来拉载进出云梦山的客人,每辆车能拉10个人,每人一块灵石,拉车的是一头不到两丈,四条长腿的蜥蜴,叫做路蜥。沈岩肉痛地拿出两块灵石给了车夫,没一会,车就坐满了人。沈岩向其他客人看去,有三个是穿着一样的青衣白衬,黑鞋白底,看起来都不过20岁左右。还有四人穿着各异,可能是从红涯谷那里出来的。还有一人,全身黑衣,头上带着斗笠,罩着黑纱,一动不动,颇是神秘。众人上车不过随便瞅了瞅其他人,然后在车上找了个位置随便坐下。沈岩他们坐在最里边,看见其他人没有人关注自己,也就放下心来。
  人坐满后,车夫一声吆喝,长腿蜥蜴拉着车厢在大道上飞驰而去。沈岩心中估算着,大概半个时辰后,车终于停了下来。等其他人下车后,沈岩先跳了下来,然后扶着林如雪也下了车。抬头看去,一排排整洁的瓦房鳞次栉比,各色幌子看的眼花缭乱,沈岩他们没想到百堰城竟如此繁华。沈岩和林如雪一起朝着街道中心走去。走了几十丈后,看到一间卖灵兽材料的店,沈岩拉了下林如雪,一起走了进去。
  沈岩看到柜台后是一个略胖的中年男人,头戴黑色帽子,身穿一身米黄色大褂,上边绣着各色飞禽走兽。满脸含笑地问沈岩:“客官是要买什么东西?”沈岩接口道:“你们这里兑不兑换灵石?”掌柜说道:“一百两银子一块,客官要兑换几块?”沈岩道“先兑换一块吧。”说着,伸手拿出一块黄色的灵石。掌柜伸手接过,拿出十锭元宝来,每个有十两。“这是一百两,客官您拿好。”沈岩用手颠了颠,感觉差不多,然后随手拿出五锭银子给了林如雪。“先花我手里的,这五十两你先拿着,以防意外。”林如雪点了点头。两人走在街上,沈岩说道:“虽然昨天孟姑娘说了一块灵石能兑一百两,我还是觉得不可思议,灵石竟然这么贵。”林如雪说道:“我昨天和孟姑娘聊起时,她说,那是因为,普通人想要请修士治病救灾,驱鬼去邪,只能用灵石才能请得到,拿银子去,修士看都不看。我们这里还好,周围的红涯谷,和云梦山附近的山脉,有许多灵兽灵药存在,灵石有不少。其他中部地区,周围又没有灵兽灵宝的,那灵石更是稀有。”沈岩看了林如雪一眼“她什么时候说的,我怎么不知道。”林如雪抿嘴一笑,向前走去。
  一个上午的时间,沈岩他们找到了一家还不错的客栈,开了两间房。价格也比较实惠。然后一人买了两身换洗的衣服。虽然这里穿奇装异服的人很多,但是像他们两个,穿着T恤长裤,带着一堆口袋拉链的,还是引来其他人的注视。走了半天,沈岩他们找了家安静的酒店,随便点了几个菜,开吃午饭。沈岩说道:“现在我们先在城里住一段时间,了解一下情况再说。说不定还得找孟惜婉一次,看能不能让长老指点我们一二。”林如雪说道“你不用担心,孟姑娘和我说了,三天后她和门内奚长老会来这里,她到了通知我们。”沈岩眼睛一亮,“她什么时候说的,而且她到时候怎么联系我们?”林如雪略带调皮的从口袋里拿出一枚三角形玉简。“她来了就能通过玉符来通知我们。”沈岩这才放下心来。
  吃完饭,两人回到客栈,林如雪要来了纸笔,洋洋洒洒写了十几页。然后递给沈岩,沈岩一看,原来是一篇名叫:紫府炼气诀的功法,而且最后还写着许多注解和心得。沈岩欣喜的说了声“谢谢”。然后仔细看了起来,林如雪也在床上盘膝坐下。凝神回想玉简中的内容,不一会儿就完全沉浸了进去。沈岩将手中的纸翻来覆去看了几遍,觉得理解的差不多了,也盘膝坐下,按照纸上所写的吐纳方法修炼起来。半柱香的时间过去,沈岩却发现自己一点感觉都没有,转头看了林如雪一眼,看到她的姿势略有变化,眉头不时的动下。有时候还轻咬下唇。沈岩有点郁闷了,难道自己真的走不了修仙之路?不信邪的沈岩深呼吸了几口,重新让自己安静下来,调整了下心态,按照功法继续修炼起来。一炷香的时间过去,沈岩终于感觉到肚脐下方有一丝的气息盘旋,近乎于无,若不仔细些都感受不到。心中一喜,然后按照紫府炼气诀的功法,用这一丝丝气旋去冲击仙窍,结果令沈岩彻底心凉了,就如同用蚂蚁撞大山一般。想要贯通仙窍,一百年都是做梦,估计一千年以后都做不到。沈岩睁开眼,缓缓呼吸,平息了下自己的心态。轻轻的走出房间。在客栈的回廊上,倚着栏杆吹着凉风。
  向下看去,正好看到一个全身黑衣,带着斗笠,笼着黑纱的男子。正是一起坐车时遇到的那个人。该男子抬头向沈岩这个方向望了一眼。然后就跟着店小二朝里边去。沈岩觉得无聊,就出了客栈,在街上闲逛。路过一个茶楼时,看到一个堂倌在那里唾沫横飞,一会儿说府中衙役如何吃拿卡要,欺压百姓,一会儿说渭白河上花魁艳姐风流逸事,一会儿又说豪商才子争风吃醋,大打出手。沈岩一听觉得有趣,就走了进去,点了壶茶,与众人一起听堂倌夸夸其谈。当暴发户王老虎的事迹讲完。就听堂倌说道:“大家听说了没有,今晚酉时,青狼帮的帮主和四鼎门的门主,在城北十字街牌楼处,进行决斗,生死不论。众人听罢,都来了兴趣,让堂倌快说说。堂倌兴致勃勃地说道:“青狼帮和四鼎门,都是城里数一数二的大帮派,实力本来相差不大,不过几年前,四鼎门的老帮主萧鼎天患了急症,突然去世,他的大儿子萧时才仓促当上了门主。青狼帮趁着四鼎门动荡之际,抢夺了四鼎门的大片地盘,就连我们茶馆从那以后也改成向青狼帮上供了。最近更是有一批重要货物也被青狼帮抢了,四鼎门门主萧时才忍无可忍,向青狼帮的帮主下了战书,立下生死状,青狼帮帮主刁青云接了战书,放言:‘先杀萧时才,再灭四鼎门。’青狼帮平时在这里作威作福,喝茶不给钱,桌子都砸坏了两张。四鼎门最好今晚把那刁青狼打残才好。”茶倌正说在兴头上,突然听见掌柜说:“柱儿,瓮里水不多了,再去井里打两桶上来。”茶倌嘟囔了一声:“不是刚打了吗,怎么又打。”只好走向了内堂。
  沈岩听得心中一动。既然修仙的路走不通,或许当个侠客也不错,如果真能得到一门厉害功法的话,那就好了。一边想着,问了掌柜多少钱,结了账,向茶楼外走去。
  回到客栈,林如雪也修炼完毕,全身香汗淋漓,沈岩问道:“你修炼的怎么样了?”林如雪说道:“很神奇,能感觉到那股灵气在体内窜动,不过我暂时还不能熟练操控,冲击几次就自行消散了。只能从头开始吐纳运转,再次冲击。”沈岩听闻,不禁点头道:“还不错,你应该很有修仙天赋。”林如雪说道:“出了一身汗,我先去洗个澡。”说着拿了木盆毛巾,换洗衣物关了房门向后院走去。那里有公共的澡堂。沈岩看了看天色还早,也回屋拿上洗漱物品也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