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能看见长生进度 >第42章送药

项云结合这情报一看,那天去碧湖村打秋风的鱼妖明显就是背叛老鳖,同鲤鱼精勾结的一批,余生则是没有背叛老鳖那一批。
难怪他们互相看不顺眼,这不是天然的敌对吗。
既然鲤鱼精可以策反对老鳖不满的鱼妖,那对鲤鱼精不满鱼妖自然也是可以策反的,始作俑者其无后乎。
目前他只知道这余生,伪装成人类,这郡城萧副将手下任职,是一名伍长。
找个机会,联系上他,试探他对鲤鱼精真实态度。
经过这次玉简使用,项云发现这玉简并非一次性物品,根据品质可以多次使用。
像长公主那个剑诀玉简,品质优秀,他用神念查探,损耗几乎没有,而这次这个,就比较严重了,还能输入输出一两次。
……
翌日。
上陵郡龙风镖局临江县分号。
院子里面陈镖头带着镖师趟子手等人在练武。
镖局不大,只是分号。
虽然龙风镖局在大陈大名鼎鼎,但临江县这小地方是不屑建他们镖局的。
陈镖头只是靠着年轻时候在里面做过镖师的关系,每年孝敬钱财才挂上这个名头。
最近跑镖虽然没有出大事,但大陈要出兵的消息甚嚣尘上。
对此总镖局提醒,暂时短线的没什么影响,长线的走镖,特别是在大陈境外,能不接就不接,如果客户加钱,先上报总镖局做风险评估,违者后果自负。
陈镖头为此也是殚精竭虑,他们分号本就业务少,靠长线生活,这临江县不大短线不多。
“啪啪啪!”镖局大门罕见响起。
他叫来镖局一位武艺不错镖师,带着其他人继续练习。
本来开门这中事有镖局雇佣仆人的,最近都被陈镖头暂时遣散,能节约一点是一点。
他开门一看,一个颤颤巍巍老人,拄着拐杖,身上粗布衣裳,浆洗的很干净,另一只手扶着肩上的布包裹。
“老人家,你敲的门吗?”见只是陌生的老人,他有点失望。
“哒!”老人似乎脾气不好,拐杖重重敲击青石板反问:“难道敲的是人?”
“老人家消消气,这里是镖局,是不是找错地方了。”陈镖头可不敢触他霉头,老人和大娘这俩类人的战斗力,是神鬼莫测,他远远不敌的。
“这里镖局啊,就对了,就是送东西的地方,没有错。”
既然老人家这样说,陈镖头连忙搀扶他到会客厅,让院子里停下练武,去烧水沏茶。
“哧溜,哧溜。”老人喝了茶,说明来意:“这个包裹是给郡城的大侄子的,他出息了好久没看完望他老舅了,老舅十分想念他,但这个腿脚不便,就找过来,递送点特产。”
“老人家,镖局主要押送大宗贵重物品的,你这托老乡去郡城时候顺便带带就行。”
“那怎么放心,每次老乡都是不收俺们钱,过意不去。”
陈镖头没想到这个老头竟然不是刁民,还挺讲究,除了脾气暴躁。
“老人家,也行,镖局去郡城顺便给你稍稍,没有贵重物品吧,有的话可要投保钱,出了意外好处理。”
老人家听这个明显楞了一下:“还要额外的保钱?”然后拿出钱袋,将里面不多的十几二十个铜板数了数。
“俺们就这些了,可够。”
见到这个陈镖头哭笑不得道:“这个得看稍的东西值不值钱。”
然后,两人打开包裹,里面都是晒干的大红枣,个大饱满,香气扑鼻。
陈镖头不免暗道:“好枣。”想起了家乡的枣树,感伤起来,现在故乡成了他乡他国。
见都是不值钱的东西,保费就此打住,陈镖头意思意思一下就收了老人五个铜板。
“狗剩,狗剩,你明天不是要去郡城,带上这个。”待老人走后,陈镖头叫来一个镖师。
“师傅,就几个铜板,现在您也接。”他一点也看不上这。
“哦,你是看不上了,叫你师弟专门跑一趟送吧。”
“别介师傅,我有没说不送,这个有什么名堂。”见他师傅陈镖头还挺重视他疑惑道。
“郡城萧将军手下一个叫余生的伍长,你不能出错,记住了。”
“原来这样,一定送到。”作为一个老镖师,他一点即通。
镖局讲究的就是一个人脉广,这郡城行伍是不能得罪,要交好的,能攀上关系,对走镖大有裨益。
此时此刻,镖局上空。
褪去老人易容的项云坐在法器上,确认陈镖头安排妥当才离去。
这次作为一次尝试,扮演老人家,让项云觉得这个真的辛苦,毕竟体型身态,动作语言上,他同老人天差地别。
……
第二天。
天刚蒙蒙亮,临江县的龙风镖局的大门就吱呀开了一个缝隙。
一个人影飞快出来,向郡城方向而去,依稀可见,那人身上一个布包裹。
作为陈镖头大弟子,陈会不是武功最高的,不如他天赋满满的师弟,但在人情世故上他是最佳人选,而且他轻功也是镖局里数一数二的。
一想到到了郡城就可以见到他朝思暮想的小桃红,他速度又快了几分,竟然在天黑前到达郡城上陵。
精疲力竭的他本想马上找客栈休息,但同守城士兵套近乎了解到,包裹好像顺路,就在不远地方。
他来到余生驻所门口,同守卫通告目的。
不一会,出来一个小头目样的人,告知余生出任务了,可以交于他,给陈会看了一下腰牌,也是一名伍长。
见这位长官如此要求,包裹东西也不贵重,他便将包裹交予这伍长。
没有同余生伍长搭上关系,他有些失望,但想到一会儿去翠红楼找小桃红,那温柔体贴,心中的遗憾就烟消云散。
拿到包裹的伍长萧山,也疑惑这小余不是孤儿吗,虽然不体面,还是翻看了一下他的包裹,发现只是一些大枣才放心。
“你们别到处嚷嚷。”警告了一下手下后,他将包裹收好,准备等余生任务回来交给他。
此时,余生正在街上执勤巡逻,他们小队上次去临江县任务,发现密室立功,获得褒奖,也调动到了城卫军,事少油水多。
但余生心中却高兴不起来,虽然升迁了,更接近上陵郡核心,但鲤鱼精给他的任务也会更危险,更困难。